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猫医 > 第二百九十六章 关系缓和
  她是被蒙着眼坐汽车来到这里的,按照时间算,这处民居离码头大约十分钟的路程,还在清水镇内,周遭很安静,空气清新,应当是远离闹市的位置。
  悦糖心基本确定了位置,心中稍安。
  她很看得清局势,两人的实力悬殊,若是想要出去救助澄县的人,只能等到跟林溪岑的关系再缓和一些,让他自己松口。
  吃罢饭,林溪岑也去洗澡,他洗得很快,穿了件单薄的新衬衫出来,脖子上搭了条雪白毛巾,头发湿漉漉的,眼睫也是湿漉漉。
  余光一扫,便看到悦糖心已经在沙发上躺好了,沙发宽敞,她的身躯瘦小,面对着墙壁缩成一团,拿被子把自己裹成个雪人儿,正用手指逗弄着猫儿玩耍。
  猫儿扑腾起来就有些没轻没重,时不时被跌在她脸上,惹得她轻轻叹息。
  林溪岑看得入神,她的状态比想象中乖觉不少,乖乖吃饭,乖乖睡觉,她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好了。
  林溪岑把床铺理好,被子掀开一半,大步去了沙发边,投下庞大的阴影,随后倾身,手臂穿过她的脖颈和膝弯,一把抱起她,往床边走。
  被子滑落了大半,悦糖心急忙扯住,往自己身上裹。
  他身上的气息浓烈,带着侵占性,悦糖心定定地看着他,眼里的警告之意明显。
  “你这样直白地看着我,莫非是有点儿期待?”他的声线慵懒,带着调笑,如愿以偿看到她的紧张之后,又轻笑一声解释道,“你睡床,我睡沙发。”
  温柔地把她放在床上,又细心盖好被子,林溪岑总觉得还应该做点儿什么,想抱一抱她,看她全身绷直的模样只好作罢,摸了摸她的发,道:“快睡吧。”
  发顶的触感是很熟悉的,从前,他似乎也很喜欢这样。
  黄铜色的金属床架冰凉,悦糖心紧紧靠着,等他走远了才放松下来。
  相比于悦糖心的紧绷,若雪则显得欢畅又轻松,由沙发转移到绵软的大床上,它高兴得滚遍了一整张床:“太爽了,还算他有点良心。”
  安稳下来之后,若雪舔着身上的毛,它也想洗澡,在船上这些天,洗澡都不舒服。
  悦糖心抱着它进了浴室,在浴缸里放了热水,耐心地为它洗澡,太久没洗得这么舒服,若雪难得有兴致玩水,在浴缸里扑腾着溅起水花,山竹似的小爪子攀着浴缸边沿,溅了悦糖心一脸的水。
  “我看你就是太舒服,也太调皮了些。”
  一人一猫竟是在浴室里互相泼水玩了起来,她忍不住笑,笑声银铃一般清脆,面颊染上了淡淡绯红,。
  林溪岑侧耳听着,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能笑得开心,可见她是真的放松。
  洗完猫之后,最难的便是为它擦干,悦糖心在这件事上有些懒,再加上天气冷,她出了浴室便钻进被窝里看书,由着它在火炉子旁边抖来抖去,抖得一地水渍。
  猫爪留下一排足迹,似梅花点点。
  那样近的距离,林溪岑倒是有点儿看不下去了,拿了毛巾把它裹成一团儿,还悉心拿梳子为它梳理整齐,眼神柔和。
  猫儿乖乖顺顺地趴在他的腿上,咬着他的衬衣扣子玩儿,有种说不出的相称。
  悦糖心斜斜地瞟了一眼,轻轻摇头,暗道猫儿会享受。
  等若雪身上全部干爽起来,林溪岑便放下它,关了灯,躺在沙发上,沙发相较于悦糖心的体型是宽敞的,但于他而言,也不过正好而已,他双手交叠撑在脑后做枕头,长腿完全伸展开来。
  大约是感念他为自己擦干的耐心,若雪这晚没有跟悦糖心一起,而是钻进了林溪岑的臂弯。
  他们也是能传音的,林溪岑逗弄着它的下巴,笑得愉悦:“终于知道理我了?”
  猫儿是很好的动物,会随时随地跟着他,黏着他,害怕寂寞的人无法拒绝黏人的猫儿,林溪岑亦是。
  若雪咬着他的手指玩儿,却很有分寸,没有咬破皮。
  它的心情跟糖心也是一样的,又爱又恨,林溪岑对它很好,糖心也对它很好,它夹在两人中间,最是难做,权衡之后发觉糖心更加需要它,所以便一直跟着糖心。
  但它私心里也是很喜欢林溪岑的,重生后的第一个主人,对它有很特别的意义。
  “这一次,西南的事情解决完,回去之后就不必再纠结,我会把顾司南季灵筠他们通通赶出夏城,你和小糖心都可以在我身边安安稳稳过日子。”
  猫儿这才开口,却是叹息:“太理想化了,糖心没那么容易原谅你。”
  后面这句,林溪岑听见了,但没回答,他摸摸猫头:“睡吧。”
  隔天一早,林溪岑起来的时候悦糖心还睡着,本该照旧给她上锁,可当他看到悦糖心手腕处淤痕未消的时候还是心软了。
  悦糖心这时候忽然醒了,被床前的人吓了一跳,道:“一大早在我床边做什么?”
  “今天便不锁你了,料想你顾忌着钟云,也不会轻举妄动。”
  又拿钟云他们来威胁,悦糖心垂着眼睫,没什么情绪,只是抱紧了手里的猫儿。
  “对了,你也别指望让若雪出去帮你传递消息,若雪也得乖乖的,我可不敢保证出了这间屋子不会有人捕杀它。”
  悦糖心怀里的若雪一个激灵,悦糖心替它说出了心里话:“捕杀它?那昨晚若雪陪你一起睡白睡了?”
  林溪岑从里面听出一股很轻微的醋意,心情愉悦:“若是换了你,说不定我们今天都可以一起出门了。”
  拿身体换自由,意思很露骨。
  悦糖心道:“罢了,我还是在这里待着吧。”末了,她附赠一个很淡的笑,“记得找个好厨子来,关在这里唯一的兴趣也就是吃东西了。”
  她的要求无有不应。
  林溪岑出了房间,外面天色不算明亮,是个灰蒙蒙的阴天,冷风刺骨,冻得人面色发僵。
  随行的张副官问道:“少帅,今天只怕要下雪,还要去那边吗?”
  “去找个好厨子来。”林溪岑答非所问,“你今天仍旧留在这里好好守着,这件事做好了,比什么功劳都大。”
  张副官点头道是,立刻着人去了。
  这位张副官是个熟人,正是之前在林清阁手底下做事的张副官,林清阁被抓之后他就改了名字投奔在林溪岑麾下。
  自处理掉青酒之后,林溪岑身边没什么亲信可用,索性就用着这位张副官,半考察半试探着,用到如今,还算顺手。
  屋子里温暖如春,里面不但有暖气,还生了炉子,悦糖心窝在床上研究治疗疫病的方子,以备不时之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