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> 第二百零二章:紧张的检查
  嘭!
  沈西林一拳砸在方向盘上,冷着脸对搭乘他车的于京道:“武田弘一这个天杀的老东西,他这是要将我们逼死啊!”
  “话说谭兄弟,这次你还有什么计划没有?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不给那东西一点颜色看看,他还真是没完没了的了。”
  “计划当然有!”于京同样面色阴沉的道,“而且是大计划!这一次,要是不让武田弘一那老鬼子气得发疯,我都认他做孙子!”
  沈西林无语,于京这骂人的话,要是换着是平时,他也许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来,但现在这种情况下,于京给他的感觉就太不正经了。
  此时,车不知不觉间就要经过通利码头外的街道。
  “咦!”
  突然,于京面色一凝,却是发现邵老栓正坐在一辆卡车中,关键是,卡车被青木公馆的人给拦下了。
  “怎么回事?”沈西林也注意到了邵老栓,不由停下车来,“我下去看看,谭兄弟稍等一会!”
  说完,开门下车,叫住了两个正在搜查卡车的特务。
  于京知道,沈西林要是发现邵老栓的车有问题,很可能会出手帮忙。
  要知道,最近邵老栓和老周暗中接触莫燕萍,根本瞒不过沈西林。
  而沈西林也已知道邵老栓和老周的身份,因此才经常故意让莫燕萍盗取了一些情报。
  但眼下沈西林若是出手,必定会出现暴露的危险。
  想到这里,于京也开门下车,打算在关键时刻帮忙掩护一下。
  事到如今,他已经不打算在沈西林面前隐瞒太多。
  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沈西林向几个青木公馆的特务问道。
  “沈主任!”几个特务同时向沈西林行礼问好。
  “事情是这样的,”一个高瘦的特务回答沈西林的问话道,“早上我们搜查处的姜建姜队长打过招呼,说是中午有一辆客车会载着一些私货到码头,并通过码头运出天津。”
  “姜队长让我们不要查得太严,做做形式就行,可这事却被陈举陈科长知道了,而后陈科长暗中下令给我们,让我们不但要查,还要严查!”
  不等沈西林说话,这时邵老栓下了车,老脸上堆起起令人感到亲切的笑容,“几位长官,我们这次运送的货物真的只是一些特产。”
  “只是有些东西不能打开,不然就会变味了。所以我们才提前与姜队长打了个招呼,就是希望各位长官不要将所有货物箱子打开。”
  “而且,姜队长也很负责人,在上车之前,所有的货物他都仔细检查过,不信你们大可打电话一问。”
  “这个……还请各位长官问过后,通融通融一下!”
  说话间,邵老栓拿出了一沓钞票,迅速分成几分,就要塞给沈西林、于京,还有那几个特务。
  “拿回去!”沈西林冷眼瞪着邵老栓喝道,“车上的货物只要真的如你所说,那就什么事都没有,但若是装有违禁品,你说什么也没用。”
  几个特务原本还笑眯眯的伸出手,抱着那钱可以,但该怎么搜查还是要怎么搜的心思。
  可沈西林这么一喝,那一双双拿钱的动作,立即就变成“推拒”了。
  有几个特务想在沈西林的面前表现一下,挽起袖子便要上车搜查,却被沈西林出声拦住。
  “等等!”沈西林冷着脸道,“最近中统、军统、地下党活动猖獗,是应该仔细搜查,就让我亲自来看看这卡车上到底装了什么。”
  说着,戴起随身携带的皮手套,一下子跳上了卡车中,直接撬开了几个箱子查看。
  这一下,直让邵老栓看得心如死灰,再也不觉得沈西林会是什么自己人了。
  箱子一打开,他肯定沈西林马上就能查到藏在底下的药品。
  可以说,此刻邵老栓几乎已经是抱着牺牲的准备。
  只是……他心里很是不甘,觉得自己没能把这批救命药品送出去,便是辜负了组织的信任,也间接害了无数革命战士的性命。
  一想到即将有成百上千个战士,因为没有消炎药治伤而牺牲,邵老栓就对沈西林恨之入骨。
  此时他不仅摸了摸左手腕处,那里有着他的秘密暗器,只要在出其不意之下,必定能将沈西林这个大汉奸当场除掉。
  如此,就算是死,也死得有些价值了。
  一念及此。
  邵老栓再不迟疑,眼中杀机闪现,右手贴着左手腕一翻,就要向车上的沈西林出手,一击绝杀!
  然而……
  “妈的!”沈西林突然转头看向邵老栓,冷声道,“你神经病啊!”
  “一车的茶叶、羊肚菌、麻花,还有些煎饼,这又不是什么违禁品,你发什么神经,搞得如此紧张?”
  说完,沈西林怕了拍手,一脸阴沉的跳下了卡车。
  “呃……”邵老栓先是手上一僵,继而眼皮剧烈颤了一下,这是极力控制眼球大睁的表现。
  但在一般人看来,邵老栓这是被骂的有些尴尬。
  主要是他的微表情控制得非常完美和到位。
  “那个……长官!”邵老栓转瞬间就露出了苦笑,“老头子平时就是帮人运送一些货物,搞点外快,养家糊口而已,人家老板要求这样,我一个跑腿的,也只能照办啊!”
  “实在……实在对不起啊!惊扰到长官了,这是我的错。我们这就把车开进码头,将货物运送到船上。”
  此话一出,那几个搜查处的特务眼珠一转,觉得这样不妥,就想找个借口爬上车再检查一遍。
  但于京却抢先了一步,向沈西林道:“沈主任,不会是你没有检查仔细吧,我看这老头着实可疑,还是让我再检查一遍为好!”
  说着,于京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直接就小跑而出,略显笨拙的爬上了卡车。
  这让邵老栓刚放松的心弦,又瞬间绑紧起来。
  此时他对于京,岂止是一个恨之入骨,简直就恨不得把于京给活撕成千万块,然后拿去喂狗。
  于是乎,他那右手又悄然摸到了左手腕上,也不见他如何动作,一根细细的带着蓝光的飞针,就这么出现在他右手的手指之间。
  这是见血封喉的毒针!
  唰!
  手腕一翻,邵老栓就要弹出毒针,准备在临死之前,出其不意的杀了“谭文化”这个可恶至极的汉奸。
  可是……
  “妈的!还真是如同沈主任所说的一样,全是一些喝的和吃的。”于京一阵粗暴的搜查,又踢翻了几个箱子后,才转头愤怒的向邵老栓大骂:
  “我说你这死老头儿,脑子真是搭错筋了还是怎么的?就是普普通通的一车土特产,你搞得如此紧张,这不是自找麻烦吗?”
  “赶紧滚蛋!”
  话落,人已跳下车来,还踉跄了几下才站稳身形。
  这回邵老栓反应奇快,连忙收起毒针,点头哈要的道歉几句,然后就爬上车,让司机启动油门。
  整个人看起来,就像是一个普通老百姓,一脸如蒙大赦的样子。
  可事实上,没有人知道,此刻邵老栓的心里就如同翻江倒海,那是激动,震惊,不可思议!
  而那几个搜查处的特务,这次也没有要自己检查的意思了。
  要知道,于京刚才搜查时,可是将一些箱子都踢散了,正好可以让所有人都看到了里面的茶叶,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土特产。
  如此严密的检查,别说是搜查处的几个特务,就是邵老栓和沈西林都有些怀疑,心想,莫不是就这么一会功夫,就有人将车上的药品都转移走了?
  显然,这是不可能的。
  唯一的解释,就是于京演戏太过逼真,骗过了所有人。
  可是……为什么?
  于京为什么要这么做?
  这是沈西林和邵老栓,都在绞尽脑计思考的问题。
  几分钟后。
  沈西林的车上。
  “那个……”沈西林欲言又止,但还是开口道,“刚才我只是觉得,被武田那老家伙怀疑不断,气愤之下,便暗中给他添点堵。”
  “你……谭兄弟,我想知道,你又是为什么?为什么要那么做?”
  “嘿!”于京怪笑一声,“老沈,我就知道你也是这么想的,我和你一样,明白你的心思后,也感觉这样做很爽,所以就顺着你的意思玩喽!”
  “那啥!老沈,这事咱哥俩知道就好,万不可传出去啊!”
  “对了,以后要是还有这种事,记得和兄弟我说一声。”
  “妈的!别说,和小鬼子对着干,还真他娘的痛快!”
  “反正,武田那老鬼子让我不爽,老子也让他不得安宁,以后有机会就给他添堵!”
  他这爆米花似乎吐出一连串的理由来,让沈西林都一阵恍惚,差点有些信了。
  “这个……”沈西林嘴角抽了一抽,旋即像是想到了什么,突然也露出了笑容,道,“对!以后就给他娘小鬼子添堵。”
  “嘿嘿!反正我们也赚够了钱,哪天要是混不下去了,闪人就是!”
  说完,与于京一样,皆是意味深长的笑出声来。
  “对了!”沈西林话锋一转,笑着向于京道,“谭老弟,我知道现在有一个发财的大好机会,不知道你可否有兴趣掺上一股?”
  “噢!”于略微诧异望着沈西林,“说来听听。”
  “是这样的,”沈西林组织了一下语言,道,“据我所知,天津联合银行里面的客户和股东,九成九都是外国人,尤其是日本商人居多。”
  “但最近里面却出了大批量的伪钞,我猜猜,这必定是日本杉机关要搞经济制裁那一套手段。”
  “这个时候,如果我们冒充成反日份子,将里面的伪钞全部烧掉,顺便把其中的真金白银抄了。”
  “啧啧!谭兄弟,你说,那得是多少钱?”
  “最关键的是,还不会被日本人查到头上来,这简直就是老天给的发财机会啊!”
  “如何,干不干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