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此子与我有缘 > 第一百四十章 老家来信
  送走了苏景松,苏缘就不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  不过他可能今日注定不得清净,又有人上门来找了。
  来者依然是苏家同族,是家主之女苏景兰。
  她早就得到了青阳道院的特招名额,如今趁着古城开放,正好来道院这边看看。
  显然,没有龙门大考的压力,她最近的修行有些懈怠了。
  现在还处在炼髓阶段,尚未突破练气期。
  甚至连那白沙武院的苏景林都已经超过了她。
  不过她这样倒是有一个好处,等到进入青阳道院的时候,一晋升就能够修行青阳道院的秘传功法,不用再经历转换功法的麻烦。
  苏景兰告诉他,青阳武院那边刚刚举行了一次誓师大会,为参与大考的考生鼓劲助威。
  他们英才班的同学们都去参加了,只是苏缘三人并没有出现。
  马高教解释说他们还有特殊修行任务,这时候不便回到武院中,并且以杨丰语为这次的学员代表进行了毕业演讲。
  在集训之前,青阳武院英才班中最杰出三人,也就是莫青青、秦念真和那个已故的刘同学并称“青阳三英”。
  不过现在,他们武院流传的排名是“一牛二苏三英四杰”。
  在龙门大考成绩未出之前,人们自然以现有成就或者战绩作为依据来排名。
  牛德已经被山海道院特招,毫无疑问是诸学员中已经能够确定的最好出路。因此被称谓一牛。
  二苏,就是苏缘和苏明。
  苏明觉醒灵体后,再接再厉,在最后几天成功突破练气四层。
  而且,他还获得了白象道院的青睐,成功被特招。
  算是此刻成就仅次于牛德的了。
  不过有心人发现苏明被白象道院特招后,才开始申请成为家族核心子弟,苏缘却早就有了核心子弟待遇。
  而且苏明曾亲口承认远远不如他。
  两人同出于苏家,因此并称二苏。
  三英还是原本的三英。
  因为除以上这些人之外,再也没有人有突破练气中期的修行进度了。
  四杰,就是他们之外英才班的几位最杰出者。
  杨丰语就是其中之一。
  原本这毕业生代表是想要选做苏明的,只是他不善言辞,给回绝了,这个风头就落到了郡守公子的身上。
  除了杨丰语,青阳四杰中还有一位苏缘的熟人,就是白沙徐家的徐兴道。
  他这一阵儿勇猛精进,已经晋升练气期。
  而且同样的修行功法,他的真气刚猛霸道,威能远胜一般学员。
  可惜他依旧没能得到白象道院的特招,后来一咬牙,一狠心,答应了济世禅院的邀请。
  济世禅院的修行习惯与其他道院不同。所以徐兴道已经于半月前回家探亲,这时候应该已经去禅院报道修行了。
  临行前,他还给苏缘留了口讯。
  他说济世禅院修行需要受戒,可惜以后无法与苏缘把酒言欢了。如果哪天苏缘来到白塔眉山,也只能邀请他下棋品茗。
  苏缘听了,微微沉默片刻,随即叹息了一声。
  阳顶天居然去了佛门禅院。
  如此也好,这样他就没有了后顾之忧。
  如若不然,人家这份善意他总感觉受之有愧。
  看到苏缘兴致不高,苏景兰劝说道:“你可不要小看净世禅院,它名声不显只是因为里面清规戒律太多,不受欢迎。可是里面所传的佛门武道和法术却厉害的紧。家族的一些长辈对那里评价极高。”
  “至于那些清规戒律,大不了毕业以后就还俗。反正只要不留禅院继续修行,他们只算俗家弟子,不需要受全戒的。”
  闻言,苏缘不由奇道:“这样啊,怎么没听说过我们苏家有子弟去禅院修行?”
  苏景兰摊了摊手:“小缘哥,咱们可是符法世家啊。佛门修咒法和印法,与咱们家传符道是有大冲突的。谁敢加入,怕是老祖要打断他的腿。”
  “徐家就不同了。他们无此底蕴,又迫切想要在家族中培养出仙师,才会生冷不忌。”
  “咦,景兰姐。你怎么叫我小缘哥?”苏缘有些诧异。
  “哦,口误,我是想叫小缘子的……”
  苏缘讪笑一声,得,还不如不改呢。
  人各有志,对徐兴道,苏缘只能祝福。
  他私人拜托苏景兰,在他去三国联考时,关注一下苏正非父子的行径。
  他这是担心自己逼迫太过,他们别失了智,做些狗急跳墙的事情。
  苏景兰却告诉他,根本不需要特别关注,他们什么都做不了。
  苏缘成为核心子弟的那一刻,与他有关的一切都被家族重点保护。
  尤其是他寄存五百灵石,指定邵勇一家受益的时候,他们家的待遇更是大大提升。
  如今邵勇在苏家已经享有一般苏家子弟的待遇。
  甚至家主已经签下了特令,允他改性苏,入苏家族谱。
  不过前提是,他需要与苏家的一位小姐先定下婚约。
  等到他于修行无碍了,再行完婚即可。
  听说苏家有多位小姐对这小子有意,说媒的已经快踏破他家门槛了。
  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有苏缘这个核心子弟照顾。
  还有就是这小子最近在白沙武院表现的异常抢眼。
  短短两个月,他修为突飞猛进,现在都已经开始炼血了。
  要知道他才十四岁,离着龙门大考还有两年呢。
  白沙武院从未出现过如此惊艳学员,他们甚至怕武院教育不好,开始向苏家求助了。
  他要娶苏家小姐的风一传出去,就变得十分抢手。
  其中一些苏家嫡脉小姐,都心动了呢。
  说到这里,苏景兰突然面色一红。
  然后,她递给苏缘一封信,说是老家有人捎过来的。
  没等苏缘仔细看,她说还有其他事情,匆忙告辞就跑掉了。
  看着苏景兰离去的背影,苏缘有些莫名其妙。
  他感觉这位大小姐最后有点怪怪的。
  苏缘拿起桌子上的信封,就看到上面“小缘哥亲启”的字样。
  苏缘打开一看,洋洋洒洒数百字,都是一些无用的问候和客套。
  苏缘随意的扫了一下,就把信纸翻转过来。
  他轻笑了一声,然后去对面莫青青宿舍借了一瓶碘酒。
  用棉签蘸着,轻轻在纸张反面上涂抹起来。
  不一会儿,反面的纸上就出现了蓝色的字样。
  为了保证信息安全,不被人从中作梗,这是苏缘临走时与邵勇约定的书信往来方式。
  正面只是掩人耳目,随便写写就行。
  反面的内容,才是真正的干货。
  邵勇这小子,看上去表面在诉苦,可是苏缘却在其中读到了显摆的味道。
  他的处境,大致和苏景兰描述的相差不多。
  不,应该说还要更加精彩。
  他说,他按照苏缘传授他的“吃货神功”修行,果然修出了特异体质。
  凭借特异体质,只要有食物,他就是个不怕受伤、不知疲倦的修炼机器。
  如此,修行自然突飞猛进。
  仅仅不到一个月,他就晋升到白沙武院精英班。
  精英班里,有一位来自青阳武院的特聘教员执教。
  为了让大家上课集中精神,他传给学员们一套提神醒脑的小诀窍。
  咦?邵勇惊讶的发现,它居然和苏缘传授给他的“吃货神功”一模一样。
  可是他后来发现,同修吃货神功,然而此类体质只有他与小缘哥有。
  这让他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  不过他并未过多纠结这个问题,最近他遇到了一点儿小麻烦。
  他表现出色,身边各色各样的人就多。
  因为最近提亲的人多,他也免不了被相熟的朋友打趣。
  有一次他跟人喝多了,被人家一激,就冒出一句“娶妻当娶苏景兰”来。
  这一句不知道怎么就传开了,现在整个白沙县都传遍了。
  苏景兰的两位哥哥,已经去武院打过他不知道多少回了。
  他还是凭借吃货体质撑下来,跟人家死扛了一段时间。
  后来不打不相识,开始称兄道弟起来。
  偶尔也妹夫大舅哥这么乱称呼。
  可是他还是自觉出身低微,有些配不上人家景兰小姐。
  写这封信,就是想让苏缘给出个主意。
  问问他还有什么神功秘法,能不能再教给他一两个,好让他扬眉吐气。
  可不能在苏家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啊!
  “这小子……”
  看完信,苏缘不由摇了摇头。
  印象中,他还是个孩子。
  没想到也到了春心萌动的年龄了。
  娶妻当娶XXX,这句式有点熟悉。
  好像是这次农假,他聊天讲故事的时候,引用的某位王者的话。
  可是现在被这小子用起来,怎么却感觉有些青铜了呢。
  酒后失言……呵呵!
  别人可能不知道,他苏缘能不知道么?
  这小子有着他的吃货体质,根本就是喝不醉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