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四章 一个熟悉的手势(第二更)
  一家人说了一会话,姜药对事情的“来龙去脉”了解的更多了。
  玫玫是父亲邓九一个故人的女儿,从小和他就有婚约。可是她父母皆亡,被父亲带到这里。
  姜药不禁有些疑惑,他内心深处,觉得这种说法有问题。
  既然是逃难,为何还要带着故人的女婴?要是被仇家找到,岂不是连累了她?就算有婚约,也不至于吧?
  爹和娘,是不是还有什么隐情瞒着自己?
  玫玫也是武修。倘若她刚出生就被父母带走,那么她的修炼只能是爹娘教的。可是,为何教她的时候,不怕增加暴露风险?
  却又因为担心暴露,不教自己?
  父母说,玫玫带着家传武道心法,不教她会让她家的武道心法失传,对不起故人。但姜药还是觉得说服力不够。
  总是觉得有些蹊跷,可也得不出什么结论。
  邓九和卫容倘若知道“儿子”其实是个思维缜密、城府很深的文物贩子,有个老狐狸般的师父,一个狡诈的师弟,而根本不是一个没有见识的农奴少年,一定会后悔编出这么缺乏诚意的谎言。
  这倒不是他们傻,而是出于骨子里的傲慢和对凡人的藐视。能耐着性子编出一个谎言,屈尊降贵做出一副父母慈爱、姐弟情深的样子,还坚持这么多年,真的已经很难为他们了。
  还要他们怎么样?他们可是武道真人!
  姜药出身不久,他们就和姜药在一起了。他们不认为姜药一个农奴少年,有识破他们的心智,更不相信姜药有怀疑他们的动机。
  他能有什么见识?
  当然,姜药也万万想不到,所谓的父母之情,姐弟之情都是假的,是一个可耻狠毒的阴谋。他只是觉得蹊跷,也就是留了心眼儿暗暗观察而已。
  很快,梅玫也赶了过来。
  今日的她当真风姿卓绝,更加丽色照人。葛裙荆钗也难以遮掩她的天生丽质。但见女郎身材婀娜生姿,星眸神华内敛,蛾眉清如晓月,青丝婉扬如云,单的一个玉骨冰肌的妙人儿。
  谁也想不到农奴之中,也有如此浊世佳人。倘若此时让她换一身配得上的衣裙,那岂非凡尘谪仙?
  之前,她还有意掩饰自己的容貌,可今日却懒得掩饰了。
  玫玫看见姜药,似喜还嗔,似愁欲叹的启朱唇、露贝齿道:“药郎…我很担心,也很高兴。”
  说完,女郎的目中已经泛起氤氲的雾气,一丝忧虑中带着一丝释然,淡淡欢喜。
  最难消受美人恩啊。
  姜药心中微微叹息,压住心中越来越多的疑虑,朗然笑道:“玫玫,无非是被仇家找到,一死而已。”
  姜药看似自然的盯着玫玫会说话的眼眸,慢慢露出很是迷恋的神色,“大不了死在一起罢了。”
  倘若有外人在场,就会发现姜药的眼神有些炙热,甚至可以说是有些…色眯眯。
  玫玫和温柔的点头,“药郎不怕,我就不怕。”
  她看似一副女儿家的情状,好像既享受姜药的目光,又有些羞涩。
  可是…姜药是谈过恋爱的。
  他绝非情场浪子,可对于女人,却也绝非迟钝。
  他没有对哪个女人付出过真心。
  但是,他懂!
  以前他从来没有用这种火辣辣的眼神盯视玫玫,只是遵守原主的人设,老老实实的隐藏自己。
  今日么…当然是试探!
  当他心中的一丝疑心生出,那么他立刻将找出答案的突破口,放在了玫玫的身上。
  女人往往很难对付,可很多时候,偏偏又是最好对付的。
  师父曾说,当你用鉴定文物的专注眼神来观察一个人,那么就能发现这个人细微之处的可疑。
  他感知到,玫玫的目中,有一丝厌恶的神色一闪即逝。虽然她掩饰的很好,一般人很难注意,但姜药还是很敏感的捕捉到,玫玫对自己“色眯眯”的目光…很不喜!
  甚至是厌恶。
  这一闪即逝的眼神和表情,简直和他之前在地球上装穷装low时,某些女人的眼神表情一模一样。
  只是,她的神色不太明显而已。不细心或者没有经验的人看不出来,可姜药不但是个细心的人,也有“经验”。
  她,是内心讨厌自己,还是仅仅讨厌自己刚才的眼神?
  姜药回想起和玫玫在一起的片段,细细回味一番,一颗心慢慢沉了下去。
  她掩饰的很好,但不是没有破绽。只是,之前自己压根没有深入分析。他曾经怀疑玫玫对自己的感情,但没有发现问题。
  但他现在仔细回想后可以确定,玫玫对他即便不是厌恶,哪也绝对不会是真的爱他。
  哪有无缘无故的爱?
  难道她仅仅是为了报恩,或者所谓的婚约,不得不嫁给自己?还是说…还有其他问题?
  姜药心中微微一黯。要是她内心厌恶自己,那自己干嘛要娶她?自己为何还要对她增加感情?
  呵呵,还是就此打住吧。
  梅玫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下意识的一个厌恶的眼神,竟然被姜药捕捉到了。
  她早知道姜药不蠢,可想不到姜药能通过一个眼神就知道自己厌恶他。
  梅玫心中有点后悔,暗骂自己沉不住气。她刚才不应该流露出厌恶的神色,虽然她很快掩饰过去,一般人不会往心里去,可毕竟是个破绽。
  她眉目含情的看着姜药,暗暗留意姜药的神色,却发现姜药完全没有异常,看自己的眼神还是那种迷恋。
  呵呵,还好。
  他能看出什么?真是想多了。
  这小子的眼神真是讨厌呢,恨不得挖出他的眼睛。
  想到还要和这小子同房,她心中更是恨得牙痒痒。
  该死的药引子,本娘子这身子,真是便宜你了!
  可恶!
  “好了,你们俩有的是功夫说话,眼下就开始修炼。”邓九说道,“药儿,你进来。”
  说完就进入自己屋子。
  姜药等人全部进去,姜母还关上了简陋的院门。
  “你坐下,双腿盘膝而坐。”邓九吩咐道。
  “是。”姜药很听话的坐下,心中却有些忐忑。
  总听到什么修炼,修炼,可一旦轮到自己修炼,他心中还是有一种光怪陆离的荒谬感。
  真要修炼了啊。
  “你看着爹的动作,先做出这个手势。”邓九坐在姜药对面,双手缓缓做出一个类似子午诀却又绝非子午诀的手势,然后再一变,换了另外一个手势。
  几个动作并不复杂繁复,可组合起来却行云流水,似乎道意流转,有种说不出来的玄妙美感。
  姜药一见到这两个手势,心中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  这两个连环手势,他见过!
  而且见过不止一次!
  那是当年在老师姜隐的书房最后见到的。
  最少又四五次,他无意间发现老师做出过这种手势,当时就觉得很美观。
  问题是,老师怎么会?
  而且老师的连环手势非常娴熟,显然对这种手势非常了解。
  难道老师…老师到底是什么人?
  真的只是一个文物专家?只是一个文物犯罪集团的幕后老板?
  PS:求追读哦!追读关系到新书期推荐,非常重要!求评论!在签约了,几天后改状态!蟹蟹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