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十三章 大山沧海,明月天音。
  邓九意气风发的说道:“药儿,你资质悟性俱佳,只要好好修炼,必定前途无量。将来邓阀大权可能由你掌控。我邓阀铁骑十万,兵强马壮,你要是当上阀主,那该是何等威风!”
  姜药闻言,不知为何心中反而有些不舒服。
  爹就算是邓阀嫡系子弟,可也不可能是未来阀主吧?倘若是未来阀门,怎么会被仇家逼得躲到南域,不敢回家?
  听爹的口气,他自己对阀主之位非常向往。这恰恰说明,爹距离阀主之位很是遥远。
  既然爹不可能是未来阀主,自己又怎么可能当阀主?
  父亲对儿子说出这番话有些奇怪。明知不可能的事,为何对儿子要宣之于口?这种鼓励难道不怕激起儿子的非分之想?不怕让儿子生出不该有的野心,卷进夺嫡的漩涡,酿成大祸?
  这不像是父亲对儿子说的话,倒很像是公司老板给员工画饼时说的话。
  正在姜药有些愕然间,母亲卫容也说道:“是啊药儿,你爹说的对。你只要好好修炼,尽快成长,以你的资质悟性,你外公也会喜欢你的。就是这卫阀的少主,你也有机会争一争。”
  什么?
  这次,姜药是彻底迷惑了。
  难道卫阀直系男子没了,需要他一个外孙继位?
  怎么可能?
  给侄子也不会给外孙吧。
  娘,鼓励儿子也不是这么鼓励的吧?我真的很难相信啊,您说出这么更不可能的事,那不是画饼不点芝麻吗?
  您为何要这么说呢?鼓励我拼命修炼?
  这么多年不教我修炼,怎么如今这么鼓励我修炼?
  联想起梅玫的异常,姜药心中品味着父母的话,越想越觉得不对。
  爹娘都是武修,真要躲避仇家,天下这么大,想用人才的武阀多得是,为何不找一家投靠效力?这总比当农奴强吧?
  还有,以爹娘的本事,打猎那是轻而易举之事,就算夜里悄悄打猎,家里也不会缺肉吃。可是这些年,日子很是清苦,十天半月也吃不上一次肉。
  放着本事不用,硬是吃了十几年的苦。
  难道害怕仇家,怕到这种地步?既怕害怕的不敢回家,又何来自己可能当阀主之说?岂非矛盾?
  两家乙等势力联手,面对甲等武阀,真的连一个子弟都保不住?送礼赔罪都不行?武阀不讲政治?不讲制衡之道?
  这又不符合政治逻辑。
  之前,姜药是没有怀疑父母的心思,内心深处也不愿意怀疑,所以他怀疑的只是玫玫。
  可是刚才父母的“鼓励”,激发了他对父母的怀疑。
  这无关感情,只关乎逻辑推理。
  逻辑推理上讲不通的事,偏偏发生了,难道不奇怪么?
  邓九和卫容怎么也想不到,他们无非说了几句“鼓励”修炼的话,竟然给姜药造成了莫大困惑。
  事实上,换了一个普通少年,也不可能从这几句看似正常的话中听出不妥。
  邓九和卫容足以哄骗少年人的话,在他耳中怎么听怎么不对劲。
  不过,姜药虽然心中疑云密布,却也没有形于颜色,而是选择了暗藏心底。
  只是,对父母和姐姐也留起了心眼,开始不动声色的观察他们的言行举止。
  ……
  邓九等人很是迫切,一暂时安顿下来,就立刻教姜药修炼。
  开拓玄脉的时刻终于来临。
  “药儿,这就是灵玉,不但是最常用的修炼资源,也是武修通用的交子(货币)。”邓九取出一枚白色玉石给姜药。
  姜药习惯性的用手捻捻灵玉,目露赞赏之色。他想不到,还有比羊脂玉更美丽的玉石。
  不对,这不止是玉石,而是一种储存灵气的“电池”。
  仅仅拿在手上,就有一种极度舒适的感觉传来,令姜药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。
  好东西啊。
  原来这就是灵玉,果然不愧一个灵字。
  这东西如此美丽神奇,应该也很珍贵。
  姜药不禁想起藏在自己识海的双鱼玉佩。
  相比而言,双鱼玉佩看上去就平凡多了。那东西灰扑扑的,没有光泽,也毫无美玉的温润之感。与其说是玉,还不如说是一种未知的石头。
  只不过,那双鱼玉佩的雕工浑然天成,线条高古,又布满古怪玄妙的符文,倒不是灵玉可比的。
  邓九又拿出四块灵玉给姜药,目光又看向其他三人。
  其他三人也不说话,每人都取出五块灵玉。
  这一幕看似没有任何疑点,可一直留了心眼暗暗观察的姜药,却再次起疑。
  四人都拿出一样数目的灵玉给自己,是不是太公平了?一家人吃饭AA制么?
  这账,是不是分的太清了?
  二十块灵玉堆在面前,邓九又取出一颗小小的丹药。
  “药儿,这叫玄脉丹,专门辅助开拓玄脉所用。你吞下此丹,同时运转云水诀,吸取灵玉之气…”
  邓九细心的教导了几遍,“你记住了么?这个过程,你大概需要三到四月之久。这是破大关,你一旦进入修炼状态,就会不知白天黑夜。”
  姜药点头道:“记住了。”
  此时,他心中很是忐忑。因为他对自己的父母,竟然起了一些堤防之心。
  但是他眼下也无暇多想,也没有选择,只能修炼。这是摆脱凡奴命运的唯一出路,他必须赌一次。
  接下来,姜药就进入修炼状态,按照邓九教的法子,全力拓展玄脉。
  玄脉丹一吞下,刚开始没有异常。可姜药一开始运行心法,就感觉腹中轰的一声,丹气直冲灵台。
  与此同时,手中的灵玉也被吸纳,汩汩进入灵穴。
  很快,一股来自心灵深处的撕痛感传来,初遭此事的姜药,痛的差点叫出来。
  “药郎挺住!痛不了多久的!”玫玫貌似关心的喊道。
  姜药咬牙忍着剧痛,拼命按照心经运行功法,感觉身体快要爆炸了。他手中的灵玉,也在飞快的失去光泽。
  也不知过了多久,姜药似乎看到了一座让心灵感到震撼的大山,山上隐隐传来天籁般的道音,一轮明月从山中升起,照亮大荒。
  而他自己,置身于一片沧海之中。大山沧海,明月天音,天地之大观,俱在咫尺,又远在天涯。
  姜药感觉自己羽化登仙,身子漂浮间游离沧海,一串晶莹的水花被他带起。朗朗月光之下,他的身体似乎无拘无束,不着一缕。
  ……
  三个多月之后,当姜药第八十一次睁开眼睛时,体内就传来只有意念才能感知到的“咔咔”声,几乎刹那间,元气和灵气就化为真元,填充为原本空荡荡的紫府。
  一股时而极度清凉,时而极度炙热的感觉流遍全身九大灵穴九大玄脉。姜药身子一轻的同时,就感受到一直从未有过的澎湃力量。
  这种力量澎湃的强大感觉,让姜药恨不得霍然站起,一拳轰向苍天。
  他知道,自己成功了。
  伴随着这种力量孕生的,是突然增长多少倍的五识感知之力。就是地上树根上的细密纹理,也能看的清清楚楚。
  还有突然多出来的神识,让姜药能感知到他背后的事物,眼睛看不见的事物。就算是这青雾,也和肉眼所见迥然不同。
  这,就是武士境界的体验么?
  这种全新的感觉…真好。
  姜药很是激动,刹那间有点想哭。
  我不用再当奴隶了?
  师父,师弟,我不用当凡奴了。哈哈,哈哈哈!
  “药儿,你终于成功开拓玄脉了,我儿子也是武修了!”卫容高兴至极的说道,同时一个玄妙的清水诀,就洗去姜药身上因为洗筋伐髓、超凡入道而产生的污垢。
  四双亮晶晶的,带着炙热的眼神一起看向姜药。不知为何,这眼神令姜药更不舒服,甚至让他修炼成功的喜悦,都变淡了一点。
  他已经是武修,感知力更甚往昔。四人的眼神,让他越发觉得有些怪异了。
  PS:蟹蟹大家今天的鼎力支持,让我非常感动!不说了,写好故事才是最好的回报,蟹蟹!晚安!求火力支持!我想看看,从不刷数据的我,能不能以真取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