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十六章 古老荒殿(第一更)
  清晨的太阳升起,大日普照天下,可却照不透茫茫梵山。
  姜药一夜狂奔了上千里,终于真元耗尽。这一路上,竟然没有遇到凶兽的攻击,还真是运气。
  姜药不知道的是,梵山中的夜雾,对武修和凶兽的神识感应都有轻重不一的影响,凶兽几乎都昼出夜伏。
  可到了白天,那就不一样了。
  此时,他已经置身于一个巨大的瀑布之前,两边是高耸如云的山峰,峰下乱石林立,烟雾缭绕,原来是到了一处峡谷。
  这瀑布往上一眼望不到源头,似乎高不可及。水势也是巨大无比,犹如天上之水,银河倒卷,看上去气势恢宏,雄伟壮观,充满一种骇人的震撼。
  金色的阳光照在倒卷的大河之上,流光溢彩,云蒸霞蔚,气象万千,趣÷阁墨难言。所谓洋洋大观之本意,概莫如是。
  姜药驻足而望,不禁惊叹道:“好大的瀑布!”
  就是地球上最大的尼亚加拉瀑布和维多利亚瀑布,和眼前这瀑布一比,也是溪流之于大河,不可同日而语。
  可姜药还来不及欣赏,就感到一种不对。
  为何,听不到瀑布的声音?如此壮观的瀑布,应该水声如雷才对啊。
  姜药踩着峡谷中的鹅卵石,慢慢往这古怪的大瀑布走去,手中紧紧握着姜菜留给他的长刀。
  很快,前面就霍然出现一道巨大的地裂,而瀑布水流,就是往地裂之中飞流直下,似乎真有三千里。
  地裂在水雾中一片迷茫,不见牛马,根本看不见底,完全不知道有多深。
  天水般的瀑布洪流滚滚倾泻,竟然溅不起一丝水花,就这么无声的流淌,似乎永远也到不了头。
  姜药只看了一眼,就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渺小。这似乎深不见底的神秘地裂之下,到底隐藏着什么不可知的事物?
  他因为专业的原因,向来好奇心极强。可眼下他没心思再想,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恢复真元。只有恢复了真元,他才能继续逃命。
  姜药左顾右望,只能往一片乱石林而去。只有那里,似乎能找到容身之所。
  姜药的不知道的是,他离开原地也就两三个呼吸的功夫,原地突然凭空出现一个诡异的黑洞。黑洞一闪即逝,似乎吞没了那一处空间。
  姜药精疲力尽的来到乱石林,立刻感到一种阴沉沉的死气。神识一放,发现石林中竟有好多骨骸。
  有人类的,有凶兽的,白骨累累,令人触目惊心。要不是姜药生来胆大,仅此就足以让他望而却步。
  一根根石笋,犹如巨大的犬牙,密密麻麻、杂乱无章的分部在数十里的区域。石笋之上,缠绕着巨蟒般的藤萝,藤萝看似枯死,却肆意开放着殷红的花朵。
  脚下出现了一具尸骨,尸骨穿着盔甲,化为白骨的手中,还抓着一方黑印。
  武修的盔甲可是真器,当然是好东西。姜药虽然不知道这具盔甲的等级,可看这盔甲很是华丽,而且过去了这么久,仍然毫无损坏,就知道比那些骑兵武士的盔甲等级高。
  姜药伏下身子,就在弯腰的刹那间,只听“嗤”的一声,他的一缕头发突然被某种无形的利刃斩断。
  直到此时,姜药的神识才捕捉到一闪即逝的杀意。
  姜药呆呆看着慢慢飘落的一缕头发,感知到那道旋生旋灭的无形利刃,顿时出了一身后怕的冷汗。
  刚才,要是自己不弯腰会如何?应该脑袋搬家了吧?
  这就是邓九说过的空间风刃?邓九说梵山越深之处,空间黑洞、空间风刃、天然杀阵等危险就越多,简直防不胜防。相对凶兽,这些危险更加可怕。
  姜药哪里还敢丝毫犹豫?他三下两除二就剥下骨骸身上的盔甲,迫不及待的穿在身上,就连头盔也戴上了。
  这盔甲看上去很是威武,胸前绘着玄鸟徽章,头盔上是不知名的华丽鸟羽。可拿起来才知道分量很轻,最多七八斤重,看其材质,不似金属,而是一种姜药不知道的材料。
  姜药刚刚披挂完,就听到咔的一声,一道神识都难以捕捉的无形风刃斩在自己的腰间,将这等级不低的盔甲划出一道淡淡的划痕。
  好厉害!
  姜药忍不住双腿哆嗦,一股尿意突如其来。
  这要是盔甲穿的慢一点,自己刚才就被腰斩了啊。
  好在,这盔甲很是有效,可惜没有面甲,要是再来一刀斩在脸上…还有,这盔甲的主人是怎么死的?
  姜药立刻蹲下来,查看盔甲主人的尸骨。
  姜药这次不是因为好奇,而是想通过检查盔甲主人的死因,来防备同样的威胁。
  盔甲的新旧主人,总不能死于同一个危险吧?
  然而令姜药不解的是,骸骨上没有损伤,无法得知死因。只能肯定,他不是死于空间风刃。
  姜药刚要站起来,眼睛瞥见骸骨手中的那方黑印,便老实不客气的扳开骨指,先是用神识扫了一遍,没察觉危险这才拿起黑印。
  黑印入手极重,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炼制。约莫三寸立方,印的侧面纹着一只玄鸟,地步是四个大篆:玄凤军主。
  玄凤军主?
  这是哪家势力的军中大将?名头听上去很有权势,修为不可能低,怎么会死在这里?这里还不是梵山深处啊。
  连这样的强者都死在这里,那自己呢?
  姜药用长刀就地挖了个坑,将骸骨埋在一座石笋之下,刻上几个字:玄凤军主之墓。
  姜药小心翼翼的在诡异的石林中走出数里,终于猜到玄凤军主的死因了。
  因为,他看到了一具两尺多高的尸骸,这尸骸绝非婴儿的尸骸,就是缩小了几倍的成年人。
  是那种梵山中特有的诡异小人!
  小小尸骸之上,插着一柄华丽的长刀。姜药拔出长刀一看,宝石刀柄上赫然刻着四字:玄凤军主。
  尸骸傍边,还有一枚长满了苔藓的华丽指环。姜药拿起指环,擦除上面的苔藓,果然又是四个小字:玄凤军主。
  这指环看着只有一寸大小,可很是压手,怕是有小半斤沉。
  这个指环,当真古怪,难道是小说中写的储物指环?这世界的武修,不是用储物袋的么?
  小小尸骸的手上,还有一根小小的笛子,似乎是某种骨骼制作的,上面布满诡异的图案,看一眼都令姜药心神不适。
  他的神识扫视骨笛,竟然感到一种眩晕,赶紧收回神识,不敢再探视这玩意儿。
  这诡异骨笛应该是小人的武器了,不知道有何名堂,但必定是一种很厉害的邪器。
  姜药的神识再次扫视小人骨骸,发现它的骨龄起码有上千岁。这是一个活了一千多岁的小人,修为肯定不同凡响。
  事情经过不难推理。玄凤军主被小人用诡异的骨笛杀死,指环也被小人抢走。可是这小人也被玄凤军主插了一刀,死在这里。
  同归于尽啊。
  姜药毫不客气的拿起华丽的军刀,将那指环和骨笛也收了。
  不要白不要。
  姜药刚刚收完东西,神识就捕捉到一头巨大的老虎。
  这老虎体大如象,正站在不远的石山之上,眯着眼睛看着自己。它的虎毛犹如牦牛,长长的拖在地上,霜牙如剑,目光如电。
  巨虎嗜血的杀意肆意显露,一股飚狂凶暴的气息散放开来。
  姜药的心脏如同凝固般瞬间停止跳动。下一刻,就拼命冲下一处密集的石林之处。
  那里,或许会挡住巨虎巨大的身躯。
  一阵狂风卷过,巨虎已经腾空而起。就在姜药冲进密集石林的同时,一只巨大的虎爪就拍在外面的石笋之上。
  “轰”的一声,石笋化为齑粉。
  可就在巨虎拍击石笋的下一瞬,一道白光就被激发出来。随即,密集石林中的姜药,突然原地消失了。
  “嗷呜——”巨虎看见姜药蓦然原地消失,顿时仰天嘶吼。
  ……
  姜药醒来之后,才发现自己竟然置身于一个巨大而幽暗的大殿。放眼所及,这大殿已经坍塌大半,到处都是森森古木,以及穿行在古木和殿宇之间的藤萝。
  宏大凄凉的衰败,带着一股久远到极点的历史气息传来,令人心神战栗。
  这是哪里?怎么突然到了这里?
  姜药回想一下才推测出,当时那处密集石林,应该有一个天然传送阵。巨虎的力量激发了那个天然传送阵,他才被传送到这里。
  据邓九说,梵山空间错乱,天然阵法很多,尤其是杀阵和困阵。可不想还有天然传送阵。
  可是传送到这里,姜药反而如释重负。起码,远离了邓九那帮人,算是暂时逃离魔爪。
  这地方虽然荒凉古老,可姜药从来不惧,他反而很喜欢。他是“考古专家”嘛。
  姜药取出姜菜送的灵石,用了两块之后就恢复了真元,这才略微放心的打量这个古老的荒废大殿。
  他的神识小心翼翼的扫出去,很快就露出惊讶之色。
  里面的某处石殿,地上竟然有一个光溜溜的婴儿,只盖着一件小衣,正在地上爬。
  这是小人?
  不是小人。竟然真是一个正常的人类婴儿。
  咦?这里怎么会有一个人类婴儿?难道,是被谁抛弃了?
  姜药小心的提刀走进去,发现这个石殿似乎被谁刚刚破坏过,满地都是破碎的石块瓦砾等物,一片狼藉。
  一套藕色的美丽长裙,静静的落在附近,长裙旁边,还有一双缀着明珠的女靴,以及雪白无尘的袜子。再仔细看,甚至还有一支五彩发簪。
  为何,这里有一套女子的衣物?
  难道是,衣物主人在这里换过衣服?或者,她的肉身被某种凶物吃掉了?
  姜药转头看向那个婴儿,发现那个婴儿正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。
  这婴儿约莫一岁大小,长的粉妆玉琢,极其漂亮。姜药确定,这就是个实打实的人类婴儿。虽然此地出现一个婴儿有些诡异,但姜药还是产生了怜悯之心。
  这婴儿的母亲,多半是死了。
  PS:求支持啊,呜呜~晚上还有一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