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二十四章 谋划杀招
  虞嫃皱着小小的眉毛,小嘴巴拉巴拉:“姜药,你那一刀辉煌,是一种很厉害的刀技,你的刀意应该对了七八分,但还有欠缺。不过,就算刀意完整,以你的修为,这一刀也绝无可能杀掉薛显。”
  “此人资质本就很好,又是武尊圆满,他都不需要使出拿手的战技,就能像碾死蚂蚁那样碾死我们。”
  这一番话从一个看似纯真的婴儿口中道出,委实怪异的很。
  姜药点头,“要想智取也是很难。在绝对是实力面前,一切阴谋诡计都无济于事。”
  虞嫃道:“你学过阵法么?”
  姜药摇头:“没有。我师尊教我考古之道,阵法从未涉及过。别说我没学过,就算我学过阵法,也没有布阵的材料来对付薛显。”
  他很是犯愁。薛显的实力太强了,一般的阴谋诡计根本没用,只能死的更快。
  而且薛显约的人也随时会到。他只感到头上一把剑悬着,随时会落下来。
  虞嫃暗叹一声,“你把你所以的东西拿出来我看看,看看有没有对付薛显的法子。”
  姜药没有储物袋,当下把身上所以的东西拿出来。
  姜菜送的灵石灵米肯定用不上。他只拿出了刻着“玄凤军主”的黑印、诡异小人的骨笛、两个指环。其中一个指环,还是虞嫃的。
  其实他还有一件东西,就是那双鱼玉佩。但姜药没有拿出来,也不认为那是一种武器。
  虞嫃一看那方黑印,便是眼睛一亮。
  “这是军魂印。”虞嫃奶声奶气的说道,“蕴含着战士的战意愿力,是很高级的法宝。只是,不知道魂念之力还剩多少。但,只要还剩下一分力量,就足以杀掉薛显。不过…”
  “以你的修为,要想激发军魂印实在太难,连军魂印的禁制你都破不开。”虞嫃又露出失望的神色,接着看向那根骨笛。
  “咦?这是…那把它拿近给我看,我没有神识。”
  姜药将骨笛递到虞嫃面前。
  虞嫃萌哒哒的眼睛好奇的盯着骨笛上的符文,慢慢惊讶起来:“这,这东西,你从哪里得来的?”
  姜药回答:“从一个诡异小人的尸骨上发现的,两尺高的小人。”
  虞嫃道:“那应该就是了。这可能就是往生幽笛。古籍上说,是幽媾族的一种厉害法宝,用幽媾族强者的骨头炼制。你说的两尺高的小人,应该就是幽媾族。”
  她很是渊博,虞阀藏书又多,所以知道很多人不知道的事情。
  “所谓往生幽笛,其实也没有那么玄乎,而是能吸取一方死气,腐蚀对方生机。而且,此笛用神识意念演奏,却没有声音,非常适合偷袭。”
  “传说等到对方发现,生机已经被一方死气腐蚀,元神寂灭了。当然,这只是古籍上的记载,究竟怎么回事,我也不敢确定。”
  姜药一喜,“那此物能不能偷袭薛显?”
  虞嫃道:“倘若真是往生又笛,你用意念锁定他的气机,倒是有可能暗算他。但是,你们修为差距太大,当你锁定他的气机的时候,他已经发现了,根本无法偷袭,就算偷袭到,也只能伤到他而已。”
  “唉,我的指环有顶级的毒药,可惜你打不开。”虞嫃也无法可想。
  毒药?姜药闻言心中一动。
  他现在是药灵体,那些东西具有药性,那些没有,具有药性的东西属于什么药性,是毒性还是其他属性,他竟然能感知的清清楚楚。
  这个本事,当真厉害了。
  那,能不能找到一种适合对付武尊的毒药,再配合这骨笛干掉薛显?
  “我能知道哪些东西有毒,毒性如何。只是,不知道能不能找到。”姜药也不抱太大希望。能毒害到武尊的厉害毒药,哪里这么容易寻找?
  “当真?你真的精通毒药?”虞嫃露出惊喜之色,看着很是可爱。
  姜药既然已经知道她不是真正的婴儿,哪里还会坦诚,斟酌着说:“我的确精通药性,学过《本草纲目》这部奇书,跟着李时珍神医学过一段日子。只是,哪里去搞毒药呢?”
  “你真要精通药理,那事情就好办的多。你不是拿了我的发簪么?拿出来。”虞嫃笑道,不由自主的咬着指头。
  发簪?
  姜药取出那支五彩玉簪,皱眉道:“此物并无药性。”
  虞嫃道:“捏开。”
  姜药运转真元,捏开五彩玉簪,这次发现里面有一颗黄豆大小的绿色药丸。他的药灵一感知,几个呼吸之间就明白了。
  这绿丸无毒,却有药性。药性为幻阴寒凉,能治疗绝大多数阳毒。而且此物不是死物,乃是一种卵,具有生命,所以不能藏入虞嫃的指环。
  “你既然说精通药理,那你说说,这是何物,药性如何?”虞嫃问。
  姜药故作沉思一会儿,“如果我没有记错《本草纲目》,此物乃是幻阴寒蚕卵,药性寒凉滋阴,乃是治疗阳毒之物。”
  虞嫃顿时露出惊讶之色。
  厉害啊。
  那李时珍神医,医道究竟到了什么境界?《本草纲目》又是何等药典,竟然从未听说?
  看来,姜药绝非自己想的那么简单。
  这幻阴寒蚕卵极其稀有,产自虚空寒池,绝大多数人听都没听过,更别说见过了。
  可这姜药跟着李时珍学过一段时间,竟然知道此物!
  她不是没听过药灵体。但她只知道药灵体能炼制太上忘情丹,却不知道药灵体还有这种本事。
  事实上,能知道药灵体这种本事的人,世间不知道还有没有。毕竟药灵体本就微乎其微,而且往往药灵一觉醒就被炼丹了,根本没有成长的机会。
  “不错,你果然知道。”虞嫃眼睛一弯,抬起有圈的可爱胳膊,白胖的小手拿过幻阴寒蚕卵,“这东西无毒,但只要找到药性大泻大枯的高级灵药,就能配置成一种奇毒,无色无味。只要吃下去,武宗以下都会腹泻不止。”
  “这里是梵山深处,高级灵草很多。要找到药性大泻大枯的高级灵草不难。”
  姜药皱眉:“大泻大枯的高级灵药,这附近未必不能找到。也可以用金刚果哄骗薛显吃下去。可即便他中了毒,也只是腹泻不止,还是能杀了我们。”
  虞嫃摇着小脑袋,“哪里是腹泻这么简单,真元神识也会因为中毒大泻,当时很难动手的。等到他不行了,再用骨笛重创,最后再用那一刀杀掉他。这三步,一步一步来。”
  “现在,我们应该出去散散心了。”她的意思,当然是找大泻大枯的高级灵草。
  “好吧,也只能这样了。”姜药将幻阴寒蚕丹藏在身上,带着虞嫃离开石殿。
  两人一离开石殿,二三十里外的薛显,立刻就发现了。
  薛显一个御风诀,转眼间就出现在两人面前。
  “小娘子,可是召唤臣下么?”薛显看似恭敬的说道。
  虞嫃道:“在这里转转,看看个废墟外围之地,有什么风景。”
  姜药感觉说道:“嫃师姐,不是说好了就在附近转转么?为何要去外围?太上天师和我师尊叮嘱过,不能出这遗址,不然必定有死无生。”
  “是啊小娘子,臣下觉得华兄说得对。还是不要来开遗址所在。”薛显也“好心”谏言。
  “好啦,你们俩还真啰嗦。本娘子不出遗址,就在边上看看。好不容易来到梵山深处看看,总要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对了薛显,你找到什么东西没有?”虞嫃小脸蛋上满是不耐烦的神色。
  “回小娘子话。”薛显回答,“还没开始找,这遗址地方太多,废墟也多,一时半会真找不到。”
  “你是我大兄派来的吧?他就是多事。既然你来了,就不要闲着,赶紧去找。此地我们能来,其他人未必不能来,不要浪费捷足先登的机会。”虞嫃拜拜小手。
  “诺!”薛显放心了。心道,先让你再当几天主上,等到那人一来,就不用害怕激发你们的影魂珠了。到时,我还能大摇大摆回到虞阀,完成最后的任务。
  薛显再次离去。不过他的神识有数十里之遥,只要两人不出这个遗址,就逃不过他的神识感应。
  他也不认为两人敢离开遗址范围,那是找死。
  梵山深处极度危险,这里就是靠着遗址残留的结界才安全。一旦离开结界的保护,有死无生。
  姜药背着虞嫃,不紧不慢的闲逛。他无心研究经过的一处处废墟,而是向着边缘靠拢。
  四五十里后,姜药终于来到古寺遗址的边缘地带。在外面,就是茫茫荒野山林了。
  一片片灰色的雾气在山林中弥漫飘忽,看上去很是诡异,似乎充满了无尽的凶险。
  姜药努力放出神识,用药灵感应附近的百草,发现高级灵草还真是不少。很多灵草就在遗址之外的地方。
  仅仅数丈距离,姜药再也不敢轻易靠近。就是真元爪,也不敢轻易使用。因为此地空间错乱,真元爪很容易触发到未知的危险。
  姜药小心的靠过去,沿着边缘地带寻找。这么近的距离,倘若是大泻大枯的灵草,他一定能感知到药性。
  一炷香之后,一株开着灰色花朵的灵草出现在眼前。
  姜药用药灵感知几个呼吸之后,笃定的说道:“这是灰心兰,大泻大枯的毒草。不过,只是二级毒草。”
  虞嫃露出遗憾的神色,“二级不行。起码要三级。”
  姜药只能继续寻找。
  又是半个时辰过去,感知到数十种灵草之后,姜药终于找到一株长着透明果实的毒草。
  “三级毒草,空空莓。”虞嫃说道,她也认识,“毒草本就不多,上三级的就更少。这个能用。”
  姜药当然也感知到这是空空莓,是一种罕见的三级毒草。
  他将虞嫃放下,靠近空空莓,然而认出一颗石子。
  石子一扔出去,还没有落地,忽然一条裂缝突兀出现,吞噬了石子。
  姜药顿时一声冷汗。
  倘若刚才他上前去采摘毒草,多半也被这突然旋生旋灭的空间裂缝吃掉了。
  PS:今天非常忙碌,只能更新三千多字了。蟹蟹大家支持。有人向我发起秘密PK,赢了就会踩着我晋级,我都不知道是谁。相当于打擂。所以下周只能靠大家多支持。很讨厌被人盯上当擂主的感觉,我不是擂主!晚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