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三十章 大人,小人叫华夏…
  “这是什么?”虞嫃见到姜药喜滋滋的翻阅着《药师佛经》,不禁出言问道。
  她一个字都看不懂,别提多讨厌了。这个遗址的东西怎生如此古怪?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。
  “这是一门上古药经,和我学过的《本草纲目》差不过。这上面的文字都是外语,你看不懂正常,要多学外语啊。”姜药头也不抬的说。
  外语?难道是魔域妖域的语言么?学它作甚?
  虞嫃很不高兴,心情好差。
  哼!
  真的生气了。
  姜药是药灵体,虽然这《药师佛经》非常深奥,可他看起来竟然毫无压力,越看越是惊喜。
  各种各样的药材,各种各样的药方,丹方,病症,伤势,都讲解的明明白白,姜药只要思索片刻,就能看明白。
  药灵体,真的是药道而生啊,这体质太逆天了。
  那位神农大帝姜隗,不会也是药灵体吧?
  更让姜药惊喜的是,不但有各种有利于修炼和治病疗伤的良药,还有不少毒药!
  没错,药经中的毒药,专门记载在《解毒篇》,对各种毒药的毒道也阐述的很详细,本意是识别毒药,从而解毒。
  可是,反面来说,要是“心术不正”也能用毒药毒丹害人。
  也不知道姜药肺腑如何,反正他见到还有毒道之学,就显得很是高兴。
  好得很,这条小命的安全系数,又提高了哦。
  能不能学着制作一种适合的毒药,来对付即将到来的敌人?
  可姜药正在考虑间,忽然外面就传来一声大喝:“薛显!你死哪里去了!”
  敌人来了!
  姜药和虞嫃的脸色,顿时变得惨白。
  两人还没来得及找到对付敌人的法子,敌人竟然突然杀到。
  此时已经是夜晚,月光之下,一个黑魆魆的人影站在那里。即便姜药是武修,也看不清来人的长相模样。
  似乎此人被一团浓郁的黑雾包围,连今夜的圆月,也化不开他身上的黑影。
  而且他身上的气息波动很是诡异,竟然不是武修该有的气息。可那气势却很是惊人,显然修为很高。
  起码也是武宗的高手。
  “嗯?薛显竟是死了么?”黑魆魆的人影在月光下犹如自言自语的说道,“哼,人族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约了我过来,他自己竟然死了。”
  姜药听到他的话,顿时心中雪亮。
  来者必非人类!
  虞嫃早就明白,来人是一个魔族,实力比薛显只高不低。
  看他的魔气,也是非同小可。
  可是,魔域远在极其遥远的西北之地,魔族怎么会来到人域?难道是,人族五大域今年的岁供没有缴纳足够?导致魔族对人域用兵了?
  忽然,黑魆魆的人影脸上,一只竖起的血眸透过魔气冷森森的亮起,锁定了姜药和虞嫃。
  三眼魔族!
  虞嫃小小的身子一颤,三眼魔族可是魔域血脉最高贵的种族之一。他们额头上的一只竖眼,一旦张开,就能摄取人的精魂。
  薛显勾结的人,原来是魔域贵族,难怪不怕激发她体内的魂影珠,引来虞阀通缉。
  因为魔族根本不怕虞阀通缉,他只要逃回魔域,难道虞阀还能杀到魔域么?他必定也有快速回到魔域的法子,比如秘密传送阵。
  虞嫃也明白,为何这魔族要对付自己了。因为自己不仅是虞阀未来的阀主,还是武道神宫未来的大天师。
  只怕,各大武阀之中,都有人族替魔域当卧底吧?薛显这样的败类,必定很多。
  由于多少万年来,强大的人族相互争霸,一盘散沙,导致西北的魔族和东海的妖族越发猖狂。
  大概三万年前,魔域贵族和妖域贵族趁着人族大分裂,连年对人族用兵,动辄出动上千万大军征伐。
  人族虽强,可大小势力一盘散沙,面对外敌虽然能暂时勉强团结起来,可彼此勾心斗角,保存实力,谁也不敢出死力,甚至还有势力勾结敌人,可笑有一任抗魔大将军,竟然都是魔族的奸细,这仗还怎么打?
  人族大军连连兵败,只能割地赔款。
  而妖魔两族劳师远征,又无力真的灭掉人族,同时害怕人族在灭族压力下彻底团结起来,所以也见好就收,不敢过于逼迫。
  人族在经过长期的争吵之后,拼凑了一个勉强代表各家利益的使团,和妖魔两族签订了《三族停战合议》。
  《三族合议》规定,割让人族西域北域两百个郡给魔域,每年纳贡灵玉一百亿。割让人族东域南域两百个郡给妖域,每年纳贡一百亿灵玉。
  另外,还要“送给”两族大量的灵草,真材等物。
  除此之外,每年还要挑选二十万人族美女,一家十万的送给妖魔两族。
  不过,没有人族允许,任何妖族魔族也不得踏入人域的地面。
  可这魔族竟然能来到人域的地面,这是怎么回事?
  姜药看到那魔族竖起的血眸,顿时感到魂魄一股被拉扯的痛苦,他再也无暇多想,立即举起襁褓中的虞嫃,大声道:“大人!虞嫃在此!”
  虞嫃立刻两只小脚在空中踢蹬:“华夏!薛显!你们这两个狗东西竟然叛主!华夏,你背叛人族投靠魔族,不得好死!”
  来人是魔族么?姜药立刻明了。
  “闭嘴!”姜药怒了,在虞嫃屁股蛋儿上拍了一巴掌,“什么人族魔族!与我有何分别!我在虞阀又得到什么了?我只要富贵!”
  姜药暗赞虞嫃聪明,说完就举着虞嫃跪了下去,神态恭敬卑微的说道:“大人,您要的人在此,小人替你抓到了!”
  他乖乖跪在那里,犹如一条狗,就差摇尾巴了。
  那魔族本来是要杀掉姜药的,可见姜药如此,立刻暂时止住了杀意。否则,姜药转眼间就已经是个死人。
  他的面目在月光也也清晰起来,看上去竟然还很英俊,就是额头上的一只竖眼,此刻也闭上了。
  他通身的气质也有几分高贵。长长的紫发无风飘动,一袭墨绿长袍衬映着苍白的肤色,显得诡异而清冷。
  “哼,薛显没有撒谎,虞嫃果然变成了一个婴儿。”那魔族冷冷说道,“你又是谁?薛显怎么死的?”
  “大人,小人叫华夏,是薛显大人的属下。薛显大人在此地寻找宝物,大有所获,可他自己不小心,陨落于一个上古困杀阵。”姜药很是恭敬的说道,心里却方的一匹。
  薛显之前给这魔修发飞讯,不会在飞讯过提过自己吧?眼下,只能拖住对方,不让对方马上杀了自己。
  好在,薛显并没有在飞讯中提起姜药,只提起虞嫃变成了婴儿。
  “真是废物,寻宝把自己的命都丢了。”魔修冷笑,并不怀疑姜药的话,毕竟一个小小的武士,绝无可能杀掉武尊圆满的薛显。
  “你个奴才,把虞嫃给我。”魔族男子命令道。
  姜药感觉点头哈腰的说道:“怎敢劳烦大人?小人抱着她,跟着大人走就是。大人,这是薛显的储物袋,他找的东西都在里面,有法宝,功法,还有灵果。这里应该还有很多好东西,只是小人修为低微,找不到而已。”
  “叛徒!”虞嫃兀自奶声奶气的大骂。
  只能想办法转移这魔族的注意力,让他先寻宝,这样自己和姜药才能拖延时间,行缓兵之计。
  “哈哈哈!”魔族男子看着虞嫃这个婴儿向成年人那样骂人,顿时乐了。“想不到名满中域的虞娘子,也有今日。”
  姜药刚要“敬献”储物袋,他腰间的储物袋就飞到那魔族手中。魔族男子从储物袋中拿出两种梵文经典,神色凝重的看了一会看不明白,但还是露出笑容,显然也知道是好东西。
  接着,他又看到金刚果,顿时面露厌恶之色。原来,魔族从来不吃金刚果,甚至很讨厌。金刚果对人族是好东西,可对魔族不但没有好处,还有坏处。
  所以,姜药竟然惊愕的看见,魔族男子将金刚果全部扔了,“华夏,这些金刚果就赏赐给你吃吧。”
  既然这奴才乖巧懂事,那就暂时用着,说不定还能让他回到虞阀,接替薛显的任务。一个武士修为的小喽啰,不值得自己带回魔域。
  赏赐金刚果,就当是给狗一根骨头。
  姜药顿时一脸懵逼。
  啥?
  赏赐给我吃?
  竟是我自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