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三十五章 西毒欧阳锋
  此时已经是冬季,寒风凛冽,似乎随时会下雪。
  姜药看着灰蒙蒙的落风川,不禁想起在古寺遗址的日子。
  两年多来,找不到离开途径的姜药和虞嫃,一直窝在古寺遗址。
  直到姜药修为突破到武士后期,他才终于召唤出双鱼玉佩。
  只能试试了。双鱼玉佩将把两人带到不可测的地方。可是姜药已经没有任何办法,总不能一直窝在古寺遗址吧?
  他用完了姜菜送的灵玉,用完了薛显留下来的灵玉和灵米。虞嫃也吃完了遗址所有能吃的凡食。
  她如今听见蜂蜜就想吐,就是姜药烤给她吃的虫蛹和蚂蚱,也不香了。
  她受够了。
  她要回家。
  果然,这次双鱼玉佩似乎重新积蓄了能量,在他的神识激发之下,一道红光闪出,将两人带出了梵山。
  直到出了梵山,姜药才研究出双鱼玉佩的作用:空间传送甚至界域传送。
  红光是空间传送,白光是界面传送。上次在昆仑山,发的就是白光,而这次只能发红光。
  怎样能让玉佩发出白光,姜药仍然不清楚,他隐隐感知到,似乎需要更高等级的能量。
  可是,姜药还没有研究出定向传送的法子,只能撞大运般的随机传送。
  而且,激发玉佩发出红光要花费两三个呼吸的时间,还要耗费很大的神识,用来逃跑也不靠谱。因为有这两三个呼吸的时间,敌人足够干掉你了。
  但,这个玉佩绝对不是鸡肋。
  因为姜药竟然发现了另外一个极其重要的作用:复制!
  这个阴阳双鱼玉佩,似乎带着阴阳对偶法则!
  只要把一件比玉佩小的东西放在玉佩一侧,用神识激发,就会生出青光,然后几个呼吸之后,玉佩另一侧就会出现一模一样的东西。
  可惜的是,每件东西只能复制一次,暗合阴阳双数。而且,只有比玉佩小的东西才能复制成功。
  幸好,灵玉刚好比玉佩小一点!
  这个发现,简直让姜药欣喜若狂。
  这个玉佩,简直就是一个聚宝盆啊。
  不过,复制东西也是要消耗神识的。便宜的东西,复制起来也不划算。
  姜药用剩下的仅有的三块灵玉,又复制了三块。
  他复制指环,结果没有成功,应该只能复制单个物品,指环中储藏的有东西,就无法复制了。但没有储藏东西的指环应该可以。
  这两年,姜药将那一招刀技“辉煌”的刀意又完善了不少,威力更大。
  不但如此,在虞嫃的指点下,他还学了薛显留下了的刀技《五行斩》和拳技《轰天锤》。
  这两种战技都是三级,已算不错的功法了,姜药如今已经练到小成境界。
  《大日伏魔经》是顶级战技,真意非常深奥。可姜药本就领悟力强,资质应该也很不错,加上自称惊才绝艳的虞嫃悉心指点,竟然让他领略到皮毛。
  《大日伏魔经》共有三种战技:无妄真言、娑婆指、大悲印。
  无妄真言五句咒语,越到后面就越艰深,他已经学会了第一句最简单的咒语“慈悲咒”,但威力到底如何还没有尝试的机会。
  娑婆指只有一式指法,却有五层境界,他已经入门第一层境界,算是第一境初期。这一指的威力,姜药倒是试过,让他底气大增。
  大悲印同样只有一式手印,同样五重境界,姜药也已经入门最简单的第一层。
  他还研读了虞阀三大兵书之一的《太穆兵法》,对军阵已经有了初步了解,结合华夏古代的军阵,竟然颇有心得。
  当然,两年就修炼到武士后期,还掌握了这么多战技,除了姜药本人资质悟性不差之外,更重要的是虞嫃的指点。
  虞嫃的确在修炼上具有无可比拟的天赋,哪怕她修为尽失,指点姜药修炼也是绰绰有余。
  除此之外,她还教了姜药很多真界的常识,都是看似普通却很有用的知识。
  可以说,两年多时间下来,姜药已经脱胎换骨,早就不是那个啥都不懂的野路子菜鸟武修了。
  他已经比较“渊博”。
  一个好的老师,是极其重要的,即便这个老师是婴儿。
  姜药和虞嫃无师徒之名,却绝对有师徒之实。
  同样,虞嫃也是姜药悉心照顾喂养的。
  反正,关系复杂的不得了。
  两年多了,两人早就彼此熟悉,似乎都习惯了对方的存在。就是那条蛇,也和虞嫃混熟了。
  两人一蛇,在寂寞无比的古寺遗址,相守了八百多个日日夜夜。
  姜药还研读了出自《神农药典》残篇的《药师佛经》,在药灵体的逆天作用下,竟然掌握了《药师佛经》的大半内容。
  可以说,虽然姜药还是个二十岁的少年,可他仗着药灵体和《药师佛经》,在药道理论上已经有了很高的造诣,差的只是实践了。
  只要条件允许,他立刻会是一个大药师。这不光是天赋给饭吃,还有《药师佛经》的大机缘。
  所以,姜药虽然只是个武士后期,此时却自信满满,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憧憬。
  他现在最大的心病,就是随时可能道基崩溃的隐患。
  姜菜曾说,他两三年内,道基就很可能崩溃,轻则成为废人,重则丧命。两三年内就算道基没有崩溃,那三五年之内必定崩溃。
  也就是说,他随时可能完蛋,最多还有两年完蛋。
  要不是姜药屡经大变,心智通透,性格豁达,他心态早就垮了。
  他此时最担心的,反而不是自己随时没命,而是担心要是自己没命,虞嫃怎么办。
  作为一个事实上的药师,他已经知道怎么治疗道基崩溃。
  可是,他需要三种灵草配置药液,其中一味是高达七级的灵草,价格非常昂贵,一般武修一辈子都买不起。
  但双鱼玉佩给了他在金钱方面的底气。
  两年多的勤学苦修,加上一条九头元虺,让他已经有勇气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了。哪怕随时会死。
  虞嫃虽然三岁了,可按照武道修炼规则,只有满五岁才能开始修炼。不然的话,就会损害根基。
  还要两年多时间,她才能重新修炼。
  她也知道了姜药道基快要崩溃,可她也没有办法。
  他们被传送到了西域,离中域太远,她无法回到虞阀,也就帮不到姜药。不然的话,别说七级灵草,就是八级顶级,她都有办法快速搞到手。
  她也很害怕,要是姜药没了,等待自己的会是怎样的下场。
  虞嫃趴在姜药背上,看着蛇杖上的毒蛇,心中满是忧虑。
  九头元虺是听得懂人言的,它也知道主人道基即将崩溃,所以它碧绿的蛇眸,此时同样一片忧虑。
  少年就这么背着小女孩,拄着蛇杖,来到渡口。
  无论如何,先过了河,去青凰城再说。
  “两人过河,四块灵玉。”船上的少年水手冷冷说道,看他修为,是个武士中期。
  本来,面对姜药这个武士后期,他应该露出笑脸才对。可是姜药的样子如此落拓,让他心生轻视,也就冷脸相迎了。
  再说,他是丙等武阀的人,是吃俸禄的在编武修,不是自己讨生活的散修。
  而这个蛇杖少年,明显是个无依无靠的散修。
  散修很多,但混成这副鬼样子的,却又很少。哪个散修穷的连一身真衣都没有?
  姜药听到四块灵玉,顿时暗自咬牙。
  真特么狠啊。
  带着一个小女孩过河,竟然要四块灵玉!
  他全身只剩六块,其中三块还是复制的。
  “道友,她还是个孩子,可不可以省了船费,你看,我是背着她,不占地方。”姜药陪着笑脸说道。
  钱现在对他们很重要。
  “不行!没钱就不要坐船。你大可用御风术过河,说不定你运气好,没有被空中的裂缝吞掉。你也可以游过去,说不定运气好,河妖放你过去。”
  那身穿武阀公服的水手冷言冷语。
  姜药不再废话,他默默取出四块灵玉,递给对方就要上船。
  “慢!”水手止住他,“这可是本阀的商船,坐船者都要登记姓名。姓名!”
  姜药神色淡漠的说道:“欧阳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