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三十七章 两军交锋
  这蓝裙女子看着很是明丽端庄,可不知为何,又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蚀骨媚意。她的眼睛只要看你一眼,就能令人心生旖旎。
  什么?姜药听到此女竟然要买虞嫃,顿时愣了一下。
  他按捺住心中的怒意,不卑不亢的叉手行礼:“晚辈和舍妹相依为命,长兄如父,实在不忍分离,还请大人见谅。”
  蓝裙女子也没有生气,仍然笑吟吟的,“也罢,我是明月天真姬楼的少东主,就在青凰城。要是你走投无路,还是可以找我卖人,价格不变。”
  她说完再次扫了虞嫃一样,就转身离开。
  众目睽睽之下,她也不好强买。
  但是这个小女孩,她吃定了。
  这小女孩一看就是绝品的美人坯子,十几年后必定是颠倒众生的红颜祸水,当真奇货可居。
  只要教她修炼合修之道,足可取悦天下男子,到时就是真姬楼的一棵摇钱树。
  姜药听到真姬楼,哪里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?
  他也不是菜鸟了。那真姬楼就是青楼!
  只不过,里面接客的女子,都是女修,客人也是武修男子。真姬楼的妙女,其实就是表子。
  姜药神色如常,心中却一片阴沉。
  草尼玛的。
  真欺少年穷啊。
  这如何忍得?
  他肯定,这女子不会罢休。老鸨子相中的“好苗子”,一般不会轻易放弃。自己如果按计划去青凰城,暂时对方还不会动手。可要是改变计划不去青凰城,对方立刻就会尾随上来动手。
  以自己目前的实力,绝非此女对手。就是加上阿九也不行。何况,对方的帮手更多。
  还是直接去青凰城吧,这样反而安全些。
  原本以为,成为武修就能好过很多,想不到还是如此难熬。没有实力没有势力,压根狗屁不是,势力大的随时会决定你的命运。
  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王法,只有最粗放最基本的简单秩序。
  姜药突然前所未有的渴望起实力、权势!
  虞嫃却是闭上眼睛,掩饰自己目中的杀意。
  奇耻大辱!
  她虞嫃,竟然被一个老鸨子盯上了!
  她不能露出杀意,她要和姜药忍辱负重活下去。只要她不死,就一定要报今日之仇。
  她也断定,对方不会就此罢休。
  虞嫃拉起姜药的手,在他掌心写道:去青凰城。
  姜药点点头。虞嫃和他想到一样,去青凰城反而更安全,起码暂时更安全。
  虞嫃再次写道:先治疗道基。
  ………
  下船之后,天上已经下起大雪,西域的雪季到了。
  西域每年的雪季长达三个月,这次刚刚开始。
  姜药是武修,倒不怕冷。可虞嫃却冻得脸蛋通红。姜药只好抱着她,一手拄着蛇杖,在大雪中踽踽独行。
  为何不御风?因为御风会消耗真元神识。姜药不敢随便耗损力量,不然遇到敌人就危险了。
  呼啸的寒风吹过,少年长发狂舞,鹑衣翻飞。但是他的眸子,却坚定无比。他毕竟是武修,脚程极快,半个时辰就走出近百里。
  天地远大,长路漫漫,雪地之上的背影,分外渺小。
  一群赶往青凰城的散修,都是三人成团,两人成伙儿。那个蓝裙女子已经先走了,但是她却留了眼线,时刻盯着姜药和虞嫃。
  倘若姜药不去青凰城,她立刻就能收到消息。
  “药哥,青凰城还要走多久。”虞嫃呵出白色的雾气说道,瓷娃娃般漂亮的小脸蛋因为寒冷而瑟缩着。
  姜药道:“还有两千多里路,两日内必到。”
  虞嫃忽然叹了口气,“姜药,去了青凰城,要是那女人买我,你就把我卖了吧。”
  姜药脚下不停,“说什么疯话,就是死,我也不能卖了你。”
  虞嫃道:“你听我说。我现在三岁,还不能修习武道。就算她买了我去,起码要等两年后才能修炼那些下流的功法。这两年功夫,我一定是安全的。”
  “你拿了一百块卖我的钱,就能复制成两百块,就能开个药铺子,很快就能赚到钱,买到治疗道基崩溃的灵草。等你解决了道基隐患,再想法子来救我出火坑。”
  “这样做,你也不会受我拖累。两年功夫,你也能想办法去中域,通知虞阀的人来救我。”
  姜药摇头:“我不会卖了你。我过不去心里那道坎。真的,真的做不到。”
  虞嫃笑了,笑得很开心,“你不够理智,也不够心狠。不过,听你这么说,我还是很高兴。唉,这事要是传到中域,不知道那些天才少年会怎么想。”
  姜药微微一笑,“怎么想?无非幸灾乐祸而已。”
  虞嫃摇头,“哼,你去中域打听打听,我的人缘有多好?提到虞嫃小娘子,谁不心生敬慕?在少年一代中,我就是凤凰,我跟你说…”
  姜药紧紧抿着嘴唇,不再说一个字。阿九也闭上碧绿的眼睛,盘在蛇杖上睡觉了。
  虞嫃顿感无趣,一对黑宝石白了姜药一眼,也闭上眼睛睡觉。
  嗯,姜药的怀抱,还是暖和的。
  虞嫃做了一个梦。梦见自己突然长大了,恢复到武真初期的修为。她带着一帮铁杆追随者,气势汹汹的杀到青凰城…一个拄着蛇杖的少年站在她身边,一脸恭敬的说道:“原来嫃姐真的这么厉害啊…”
  正在此时,忽然一阵马蹄声响起,顿时惊醒了虞小娘子的美梦。
  数以百计的骑兵,骑着万里马,风暴一般狂飙而过。
  “可恶!孟军竟敢偷袭我青军!等回禀主公,定要报仇!”一个气势惊人的将领一边纵马驰骋一边怒喝。
  这将领赫然是武宗后期修为。按道理,这样的修为会统带上千兵马。可他麾下只有三百余骑,很多还带着伤,显然是吃了大亏,损失惨重。
  众人赶紧一个御风诀,躲的远远的,唯恐被这伙残兵败将迁怒波及。
  这数百骑兵,必定就是青阀所属的青军了。
  青军…想到这个词,姜药就有点想笑。
  我大清啊。
  姜药正想到这里,忽然后面又是蹄声如雷,上千骑兵滚滚而来,一杆‘孟’字战旗迎风招展。
  孟阀的追兵到了!
  万里马的速度快逾疾风,而且孟军的万里马显然马力更足,很快就将逃跑的青军包围。
  孟军将主也是个武宗,他哈哈大笑着拉开万石强弓,就射出一支长箭。
  长箭射出,空气一阵波动,大雪忽然停顿,紧接着一个武尊修为的青军百长,就轰然落马。
  他的盔甲被破开,不但肉身,就是元神也被这一箭湮灭。
  “结阵!”青军将主大喝,手中令旗一挥,三百余骑兵在军魂牌的感应下,瞬间就结为一个立体方阵。
  有的骑兵在空中悬浮,有的骑兵在地上。三百余骑兵刀枪一举,一个防御性的军域便生了出来。
  百人以上的兵马才能生出军域。兵马越多,军阵越高明,生成的军域就越强大。
  “主公已知,援军即刻出城!顶住!杀!”青军将主暴喝一声,令旗再挥。
  轰!
  一把巨大的刀影瞬间幻化出来,带着战意和军魂意念,劈向孟军。
  几乎同时,孟军的进攻大阵也转眼间结成,一个更加强大的军域生出,顿时压制了青军的军域。
  咔咔咔…
  青军的军域在孟军军域之下咔咔作响,似乎下一刻就要崩溃,一旦军域崩溃,那就是被屠杀的局面。
  而孟军因为兵多,其军域顿时掌控了一方空间。
  就是观战的姜药等人,都感到行动困难,似乎被禁锢住了。
  轰!
  两道巨大的刀影在空中相撞,青军的刀影顿时消散一空。而孟军的巨大刀影却余力未衰的轰击下去。
  咔的一声,青军的军域崩溃,悬浮在空中的骑兵纷纷坠落,立体方阵顿时瓦解。
  孟军骑兵纷纷拉开千石强弓,射杀青军。
  “啊—”
  “该死—”
  孟军的箭如流星陨落,轰杀的青军纷纷落马,非死即伤。
  “攻!”孟军将主一扬战刀,率先攻杀。
  青军将主顿时迎上,两人大战起来。
  轰!
  两人一个交手,巨大的真元炸出,天地变色,风云激荡,整个空间都在颤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