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三十八章 药圣李时珍,正是家师
  两个武宗的大战,简直是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。漫天大雪都被巨力挟裹,犹如银龙惊舞。没有阵法加持的大地,满是百余丈的刀痕。
  武士境界的人,甚至看不清打斗两人打斗的身影,只能感知到纵横的杀意,炸裂的真元。
  姜药看的心中惊骇。武宗的一刀,怕是丑国的福特号航母也挡不住。就这样一个武修,就能灭了整个丑国海军舰队。
  而他们恐怖的速度和防护力强悍的战甲,以及强大的神识感应,要想用飞弹击中他们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  核弹单凭威力,倒是足够干掉武宗,可要想击中,那又很难了。
  此时,两军顶尖战力还在激战,而以武士为主的两军,则完全陷入一边倒的局面。
  仅剩的青军,被孟军围杀,完全没有逃生的机会。
  只是,因为他们都穿着盔甲,所以一时半会也没有全军覆没。
  轰!
  青军的将主焦虑之下,分了心神,终于被孟军将主一刀劈斩在盔甲上,连护心镜都粉碎了。
  青军将主的身子顿时从空中跌落下来,头盔都掉了。他顾不得伤势,一看寥寥无几的部下,眼睛都红了。
  此战,要全军覆没啊!
  斩!
  空中一道闪电般的刀光纵横而下,真如雷霆之威,直劈青军将主没有头盔防护的脑袋。
  杀!
  青军将主再次跃起,双手持刀一横,一道烈日般的刀晕爆起,炙热的刀气犹如火山迸发,喷薄而出。
  两人打斗的一方空间,顿时扭曲起来,万千雪花倏然消失。烈日和乌云异相突现,忽明忽暗。
  轰!
  受伤在前的青军将主,再次狂吐鲜血,跌下尘埃。将大地砸出一个一丈深的人形深坑。
  异相顿时散去,大雪继续飘散,孟军将主手持漆黑的长刀,目光冷漠的看着跌落尘埃的对手,冷喝道:“韩苍!降了我家主公,不失富贵!”
  韩苍飞出深坑,战甲残破,兀自气势惊人,“有死无降!再来!”
  孟军将主冷哼,“既然你要为青禄这样的主公效忠,那就去死吧!”说完黑刀劈空一斩。
  可正在这时,孟军将主忽然脸色一变,收刀喝道:“撤!”
  话未落音,他就落在万里马上,激射而出。虽然御风更快,却很耗费真元神识,不能持久。
  有万里马当然要骑马。他的万里马不比普通骑兵的万里马,一日一夜能奔出两万余里。
  上千骑兵放弃最后的青军残兵,呼啸而去,转眼间就撤的干干净净。
  几个呼吸之后,北边出现了数千骑兵,打着青字战旗,洪流般而来,并无片刻停歇,而是直接追击孟军而去。
  附近就只剩下一群散修,以及战死的青军尸体。
  还有重伤的青军将主韩苍。
  散修们不敢多待,唯恐招惹麻烦,很快纷纷散去。附近只剩下姜药。
  姜药看着疗伤的韩苍,目光闪烁一会儿,就慢慢上前,将蛇杖插在雪地,孩子换到背上,对着韩苍叉手行礼:“晚辈姜药,拜见将主大人!”
  大人一词,在真界是“上位”、“尊者”之意。
  他有心巴结这位武宗,还是觉得用本名为妥,免得到时有测名法宝露了馅。
  “你有何事?”韩苍虽然受伤颇重,可那气势仍然让姜药心惊。他要是想杀姜药,也就是动动手指而已。而姜药却没有丝毫反抗的可能。
  “将主大人应该是中了一种毒,孟军将主的黑刀,带有一丝毒道之气。”姜药大着胆子说道,很小心也很恭敬,“将主大人,晚辈可为大人分忧。”
  “咦?”韩苍硬朗如岩石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惊讶,“你是药师?还是毒师?”
  毒师和药师虽然很相似,可其实也有分别。药师以治为道,毒师以用毒为道。但,高明的药师绝对会用毒,可高明的毒师却未必会治病。
  药师可敬,毒师可怕。
  “回将主大人,晚辈是药师,东域药圣李时珍,正是家师。”姜药很认真的回答。
  虞嫃将脸埋入姜药的背上,遮掩自己的表情。
  韩苍虽然没听过李时珍之名,却知道药圣是最顶级的大药师,就算武道修为不高,可地位也很尊崇。
  就是偌大的西域,如今能称为药圣的,也只有两三位,比武圣的数量还要少。
  不过韩苍也不管姜药之言是真是假,此时他最关心的,只是自己所中的毒。就算阵亡的将士尸首,他眼前也无心管了。
  “你既是药师,可知本将中了何毒?”韩苍目光烁烁的看着姜药。
  到底中了什么毒,虽然他不知详细,但心中也有数。倘若这小子说谎招摇撞骗,那就立毙掌下。
  姜药的药灵早就感知到韩苍身上的毒气,心中已然明了,但他还是说道:“敢请为将主大人把脉。”
  韩苍就算中毒重伤,也不怕一个区区武士后期捣鬼,他伸出手腕,“你是药师,好生诊治便是。治好了,本将主有赏。”
  “谢将主大人。”姜药其实不用再望闻问切,但不敢表露太过厉害的药道本事,只能装模作样的诊断一番。
  几个呼吸后,姜药再次行礼禀告:“禀将主大人,此毒,规则称为蚀魄,乃是一种阳毒,能毒化七魄,让人元神萎靡,轻则修为退化,重则成为废人。”
  “不过,将主大人修为高绝,对方毒道也并不算太高明,是以晚辈还能治好。只是,越快越好,不能拖延。每拖延一刻,治疗难度就增加一倍。半个时辰内得不到医治,修为就会降低一个小境界。”
  韩苍闻言,忍不住点头,“看不出你如此年幼,竟然真是个不俗的药师,果然是名师高徒。不错,本将就是感觉七魄出了问题。闲话少说,快些拿出你的手段!”
  青凰城中,包括主公府中,都是有药师的。可是缓不济急,眼下只能靠这少年药师缓住毒性。
  这少年一眼就看出他中毒,还能说对,药道上的造诣应该很不俗了。
  “是!”姜药取出四株两三级的灵草,“晚辈身上并无治疗蚀魄毒的现成药丹,但吃下这四种灵草,却足以缓解毒性,控制毒势,确保五日内不会发作。五日之内,晚辈必能炼出药丹,亲自去贵府,彻底为将主大人解毒。”
  韩苍一看,这四株灵草他都认识,并不算很珍贵的灵草,可四株合在一起就能暂时控制蚀魄毒的毒势,倒是他没有想到的。
  姜药将四株灵草的分量也做了配比,因为配比精度不够,效果也会大打折扣,甚至无效。所以,别看只有四种灵草,可却有无数种配置方法,哪有那么简单?
  蚀魄毒,并不算好治!
  好在,他还有薛显留下的一堆中低级灵草,总算派上了用场。
  韩苍不敢耽误,吃下姜药配置好的四种灵草,很快就感觉舒适了很多,简直立竿见影。
  姜药却是极其紧张。
  虽然理论上他足以当的起大药师,又有药灵体,可是他毕竟第一次给人治病。
  而且第一次出手,还是比较棘手的蚀魄毒。
  可感知到韩苍身上的毒气变淡,韩苍的脸色也好看了很多,姜药一颗心才放进肚子里。
  “嗯,你不错,果然是药圣弟子。”韩苍点点头,然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封灵玉,“这是赏赐给你的。”
  一封灵玉,就是十块。
  “姜小先生别嫌少,等到去了青凰城,彻底治好了本将,本将绝不小气。”
  韩苍出手有点小气,因为只是暂时缓住了毒势。
  但是,他言语之间,却对姜药客气了很多。
  原因很简单,姜药是药师。药师哪怕武道低微,实力不高,但因为精通药道,总能当得起一声先生,这也是真界不成文的规矩了。
  姜药心中一松,赶紧说道:“五日之内,晚辈必上门拜访,为将主尽除七魄之毒。晚辈也会守口如瓶,这是药师的规矩。”
  韩苍很满意姜药的表现,他很喜欢守口如瓶四字。要是被对头知道自己中毒,那可是大大的不妥。
  姜药语气一转,“只是晚辈在青凰城人生地不熟,恐怕被人寻衅滋事,误了将主大事。”
  韩苍哈哈一笑,“姜小先生多虑了,这有何难?”他取出一支令箭,“借你一支令箭,在青凰城,一般人不敢招惹你。不过,五日之内,姜小先生要是不来本将府邸…”
  姜药立刻长揖道:“将主放心,五日之内,晚辈必定解除七魄之毒!”
  韩苍站起来,“好,你可随时去将主府找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