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四十四章 白嫖少年?
  姜药手一挥,滚烫的药鼎盖子飞了起来,鼎中赫然出现一团急速转动的青影。
  姜药一个静止诀打出,那团急速转动的青影顿时停住,赫然是五颗淡青色的药丹。五颗药鼎落入药鼎,滴溜溜打转,一股独特的药香味淡淡发放开来,令人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舒适。
  少年药师右手一招,五颗滚烫的七清正魄丹就飞出药鼎,来到他的手心。
  药力内敛纯正,青色透明,是合格的药丹!
  姜药感知着五颗七清正魄丹,心中一片喜悦。
  这是他第一次…
  炼药!
  不想首战告捷,犹如神助啊。
  姜药此时信心大涨,他自信,自己比起甲等大药师,应该只差实践经验了。起码,也能当的起一位乙等药师。
  神洲药师,并无机构认证等级。虽然分为好几等,却是武阀给的头衔,依据就是能炼制什么级别的药丹,治疗什么级别的疾病,解什么级别的毒。
  姜药在药道上起步很高,他自我评估,完全能炼制四级药道,治疗四级疾病,解四级真毒。
  按照药道造诣,他就是妥妥的乙等药师。
  虽然,他从未想过只做一个药师,可他的饭碗,是不愁了。
  在武阀混口饭吃,还是不难的。
  “走!我们这就去韩府,给韩苍治病。要是被其他药师捷足先登,那就麻烦了。”姜药说道,直接站起来。
  今日已经是第四天,姜药不敢再耽误了。
  随即,姜药就背着孩子,拄着蛇杖,出了落拓居,目标韩府。
  ……
  明月天真姬楼,是青凰城最大的几家真姬楼之一。
  青凰城的“合修生意”,大半都是君府和各家权贵的产业。小半,也是各种各样的关系户。
  总之,真姬楼这种销金窟般的暴利买卖,没有背景是绝无可能染指的。
  明月楼的东主蓝晟,就是青阀一等家臣,所以才能开明月天真姬楼。
  不过,由于蓝晟一心侍奉其主公,加上修炼武道,所以无暇经营真姬楼。明月天就交给其干女儿蓝兰打理。
  这干女儿也真是能干,将明月天经营的红红火火。
  此时,蓝兰正坐在明月天的东主阁,听取属下汇报消息。
  “少东主,那个蛇杖少年,住进了落拓居,显然是山穷水尽了。不过,他应该不会主动卖自己的妹妹。”一个武士圆满的男子说道。
  蓝兰蛾眉一皱,“落拓居,这名字还真是少见。落拓居的店主,是什么来历?”
  “不清楚。”武士圆满的男子回答,“只知道是个外来的女子,修为是武尊。其他不详。”
  蓝兰摘下头上一朵精致的珠花,拿在手中把玩,语气温和而又淡漠,“你们打探消息的本事,是该涨涨了。”
  “不要在落拓居招惹那个武尊,等到那蛇杖少年出门,直接说他欠了明月天的风月债三百块,拿了他妹妹抵账。那个小丫头皮相极佳,就是一棵摇钱树,一定要抢到手,别让其他真姬楼抢到了。”
  武修圆满的男子问:“那杀还是不杀?”
  蓝兰温婉的一笑,“不杀了灭口,等他以后报仇么?”
  “是。”武士圆满的男子领命而去。
  傍边一位绿裙女子忽然笑起来,她一笑就似乎满室生辉。就像墙壁上挂的一副画突然活了一般。那种媚态,可能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怦然心动。
  “少东主,到底是什么样的小丫头,让少东主势在必得呢?难道,她的皮相,比我还好么?”这女子柔柔说道,声音如黄莺出谷,清脆软糯,煞是动听。
  “比你?”蓝兰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眯,“欢心,你是明月天头牌,也是青凰城第一妙女。可是…”
  她手中的珠花一抛,语气充满极度的肯定,“你的皮相,还真比不上那个小丫头。将来的青凰城第一妙女,必定是她。”
  “如果她能修习《极乐心经》,合欢之道大成,甚至可能成为天下名姬,令万千男子趋之如骛,那可是一棵大大的摇钱树!”
  欢心立刻不笑了,她原本宛若天成的媚态,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,神色变得说不出来的清冷、端庄。
  “蓝兰,你不要忘记给我的承诺,倘若有比我更出色的妙女,就解除我的欲毒,恢复我的自由。我希望,你不要食言。”
  蓝兰很温和的一笑,“你放心就是,我蓝兰说话算话。不过,在下一任头牌接客之前,你不许离开。客人们你还是要一如既往的服务好。很多人,都是认你才来。”
  她虽然是少东主,脾气却是出奇的好,从来都是温和可亲的模样。
  ……
  蛇杖少年姜药刚刚出了落拓居所在的小巷子,就被两个身穿同样黑色真衣的武修圆满堵住了。
  姜药脚步一停,他哪里还不知道对方的来意?
  这两人,多半就是坐船过河时,那出言购买虞嫃的蓝裙女子派的人。
  就是真姬楼的老鸨。
  想不到他们这么快就到了。
  这几天,姜药已经打听到明月天真姬楼的底细,竟然是青阀一等家臣开的,地位绝不在韩苍之下。
  就凭韩苍的令箭,只怕不容易让对方知难而退。
  两个武士圆满也有点愕然,怎么一天不到的功夫,这小子就换了一身行头,变得人模狗样了?
  这还是那个土鳖一般的寒酸少年么?
  “小子,你竟敢赖明月天的风流钱,白嫖我明月天的妙女?”一个武士圆满冷冷说道。
  路过的行人看到这一幕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没事做的散修,都是不嫌事大的看了过来。
  另外一个武士圆满也大声说道:“小子,仗着长的不错,就可以白嫖白睡了?天下没这个道理!今日不偿还五百二十一块风流债,就别怪我们出手了!”
  本来,说好的是姜药欠了三百块风流债。可是他看到姜药竟然换了一套崭新的真衣,起码能值上百灵玉,怕姜药真能拿出三百块,就直接涨到五百二十一。
  姜药气的脸都绿了。
  尼玛,好无耻啊,这风流债还说的有零有整,煞有其事。
  姜药一句话都不说,直接取出韩苍的令箭,“你们认错人了,某是韩将主的药师姜药!从未去过什么明月天,再敢胡言乱语,后果自负!”
  两个武士圆满乍看到韩苍的令箭,也是吃了一惊,他们想不到,姜药竟然能拿出韩苍的令箭。
  将主的令箭不止一支,而是有好多支。但是毕竟代表了一位将主的脸面。
  可是想到东主的身份不在韩苍之下,两人的底气又足了。
  “你有韩将主的令箭,那也不能赖账,不能白嫖白睡!就算闹到主公那里,也是这个道理!”
  一个武士圆满“怒”道,“上次就是你拿着韩将主的令箭,在明月天赊账,我们就是看在令箭的份上,才赊欠与你!”
  “可是想不到,你再三拿出令箭白嫖白睡,仗势欺人!今日竟然翻脸不认账,天下焉有是理?!你这是给韩苍将主丢脸,韩将主倘若知道,岂能饶你!”
  姜药有点惊讶的看着这两人,差点气笑了。
  我去,你们诬陷抹黑的口才,还真是不错啊,没少干吧?
  围观的人群之中,正有三个武士散修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一幕,赫然就是之前敲诈姜药不成,反而被姜药反敲三百块的三个青皮。
  这三人看见姜药要倒霉了,顿时好整以暇的抱起了胳膊,一副看好戏的陶醉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