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四十五章 就这?为什么啊!
  韩苍的令箭,这次不好使了…
  真是不走运啊,在去韩府的路上被明月天的人找上。
  姜药心思急转,他猜测,明月天的东主一定和韩苍不对付,应该是政敌,不然对方不会这么放肆。
  换句话说,对方要是看见韩苍的令箭就知难而退,就是跌了蓝氏的脸面。
  姜药猜的没错,明月天的东主蓝晟,的确和韩苍不对付。
  不过即便如此,有韩苍的令箭在,两个武士圆满也不敢当街行凶杀人。
  他们改变了杀人的主意,准备以赖账为名,拿下姜药和虞嫃,带到明月天秘密干掉。
  这样,韩苍也不会为此事彻底撕破脸。
  那武士圆满再次凛然说道:“道友,先去明月天再说吧,我等自然会向韩将主道明原委。韩将主是非分明,也不会包庇于你,公道自在人心!”
  “你仗势白嫖白睡,对那些花钱捧场的道友来说,太不公平!”
  这武士圆满脸色铁青、大为愤慨,他说的义正言辞,还巧妙的给姜药拉了一波仇恨。
  起码在很多不知内情的围观者看来,姜药可能真的是拿着令箭白嫖白睡了。
  “好!”人群中爆出一阵喝彩。很明显,都是曾经在明月天消费过的客人。
  这些个风流场上客,百花丛中人,眼下皆是对姜药起了同仇敌忾之心。
  仗着一支令箭,仗着一张小白脸,就能白嫖白睡?
  而我们就得花钱买快活?
  这公平么?
  那不成。
  大家都是男人,谁比谁少一点。
  姜药一头黑线,虞嫃气的小脸通红。
  草泥马…虞嫃想起姜药特有的骂人话。
  而那三个在姜药令箭下吃过大亏的散修青皮,此时都幸灾乐祸,畅快万分,表情十分陶醉。
  拿个破令箭,你不是很牛么?可惜这次是蓝晟的人,看你怎么办。
  哈哈哈哈。
  眼见话也说到位了,两个武士圆满就要上前拿下姜药。
  然而就在这时,忽然姜药嘴唇动了动,似乎说了句话,可是围观者都没听清。
  接下来,令人惊讶的一幕就出现了。
  两个正要出手的武士圆满,忽然露出友好的笑容,对姜药拱拱手,“原来是个误会。道友请便,改日请道友喝酒,交个朋友。”
  说完,两人一起让开街道。
  姜药也友好的微笑:“既是误会,在下岂会介意?两位请便。”
  然后,姜药就旁若无人的背着虞嫃,拄着蛇杖,大摇大摆的往韩府的方向而去。
  什么?
  就这?
  没好戏看了?
  怎么突然双方和好,成了什么误会?
  不嫌事大的围观者们,顿时大失所望。
  最郁闷的就是那三个青皮,三人憋得差点吐血。
  就这?!
  为什么啊?!
  眨眼间,众人都扫兴的散了。原地只留下两个蓝氏的武士圆满。
  “不对啊,我们为何要放他走?”一个武士圆满恍然大悟般说道。
  另一个武士说道:“是啊,为何要放他走?刚才突然觉得,他很可怜,他是被冤枉的,我们不能这样对他,就放他走了?”
  “对,就是这样!刚才竟然心生怜悯,大为不忍,这才放他走。”
  “不好!这小子很邪门,我们中了他的邪术,快追!”
  两人如梦初醒般,风一般向着姜药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  事实上,从他们放姜药离开,到重新追上去,前后不到半柱香的功夫,过程很短暂。
  此时,姜药早就不是那种不疾不徐的状态,而是背着虞嫃大步如飞,急速赶往韩府。要不是城中有禁空阵法,不许御风,他早就御风飞翔了。
  姜药虽然在逃,可是脸上却带着欢喜之色。
  就在刚才,他第一次使用了佛门战技《大日伏魔经·无妄真言》中最简单的、唯一学会的咒术:慈悲咒。
  他也是没了脱身之计,无奈之下才使出从未用过的“慈悲咒”,想不到竟然奏效了,那两人当时目中流露出来的惭愧和怜悯之色,令姜药想起来都想笑。
  没错,慈悲咒的神奇之处,就是让被咒的敌人心生慈悲,忽然间不忍动手。
  这是一种愿力之术。
  但,只能让敌人在片刻间心生慈悲,很快就会反应过来。
  如果被咒者不是敌人,效果就会很隐晦,但时效也会延长。
  而且,被咒者修为越高,效果越小,心越善良,效果也越小。相反,修为越低效果越大,心越恶毒,效果也越大。
  倘若对一个心性善良的高手使用,几乎无效。
  对同一个人第二次使用,效果也会大打折扣,第三次使用,效果更小。对同一个人最多只能使用三次。
  同时,慈悲咒只能短暂的让人生出慈悲之心,却不会减弱被咒者的实力。还有,使用慈悲咒时,自己也要慈悲,不能萌生袭击被咒者的意念,否则慈悲咒就无法激发。
  不过,慈悲咒也不是随意使用的,也要付出代价。其代价是,会消耗自己的愿力。
  没有愿力之人,也无法修习《无妄真言》。姜药之所以能学会慈悲咒,他猜测是自己之前在华夏时,每年都捐助几百万扶贫。
  他们师徒三人都有钱,也都有秘密搞慈善的习惯。尤其是师父姜隐,每年花几个亿扶贫。
  姜药隐隐明白,师父搞慈善的目的,应该不会那么简单。
  他自己现在已经得到回报了。
  身上加持的愿力越多,《无妄真言》的神通越大,就更容易领悟其他更高等的咒语。
  包括《娑婆指》和《大悲印》,靠的也是愿力催动,而不是真元。
  所谓愿力,当然不单是佛门独有,同样也是道门所有。
  只是,道门和佛门都已经灭绝,如今武道为王,无人修习愿力功法了。
  姜药猜测,很多失传的神通战技,应该是愿力属性。不然,不会大量失传。
  “姜药,你这一招慈悲咒真是厉害。”虞嫃在姜药背上小声说道。
  通过帮助姜药感悟《无妄真言》,她终于相信了古籍中记载的愿力真的存在。但她也知道当今天下,根本没有人修习愿力功法。
  “他们快要追上来了,我们赶紧去韩府!”姜药心中焦急起来。
  青凰城很大,又不许御风,随时可能被明月天的人拦住。
  果然,距离韩府还有数十里时,前面街道上突然涌出四个黑衣武士,堵住了姜药的去路。
  这四人,是收到那两人的传讯,就近拦截姜药的。
  竟是铁了心阻止姜药去韩府避难,要将他拿回明月天。
  看到蛇杖少年出现,四人不容分说,就要动手。
  可紧接着,四人就忽然停住动作,一起面露惭愧友爱之色,“…道友,请便。”
  “借过。”姜药吐出两个字,拼命飞奔起来,引得街市上的路人纷纷侧目。
  等姜药的身影消失,四人面面相觑,都露出惊怒之色。
  “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