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四十六章 姜小先生举止清奇
  同时对一群人使用慈悲咒,被咒者的人数越多,效果越差。
  所以,四人仅仅十来个呼吸的功夫就反应过来,又惊又怒的追击上去。
  蛇杖少年一路狂奔,带起一股疾风。
  姜药现在最怕的是,路上冲撞上某位武修,引来麻烦。
  毕竟,街道上的人实在太多。要是遇到一位武尊,必定一巴掌拍过来。
  情急之下,姜药召唤出令箭,高高举起:“紧急军情!借过!紧急军情!借过!”
  街上熙熙攘攘,没人喜欢横冲直撞的人。
  本来看到姜药在闹市上肆意狂奔而心生不满、准备出手的武修们,顿时止住了动作。
  其中,还有一位武尊!
  毕竟,此人手中持有令箭,又高呼军情紧急,还是应该让开,放他过去。
  姜药冲上被人让开的街道,速度更快,同时也出了一身冷汗。
  他感知到,就在刚才,一位武尊准备对他出手。
  还好自己机智。虽然,谎报军情也后果堪忧。
  等到姜药有惊无险的背着虞嫃冲到韩府门前,明月天的追兵也追到数里之外。
  “在下姜药,受将主大人传见,前来拜会!”姜药站在韩府门口的台阶下,手持令箭高声喊道。
  只见台阶上空间一阵波动,随即凭空出现两个青衣高冠少年,衣襟上带着韩氏的家徽。
  这两个青衣高冠少年显然只是门子,可修为已经是武士圆满。
  这是封臣家的家吏,也不是一般散修能得罪的。
  青衣少年看看姜药手中的令箭,点头道:“道友请进。”
  说罢,打出一个手决,一道若隐若现的阵门就在空中浮现。
  这就是防护阵门了。
  只有进入防护阵门,才能进入府邸大门。
  黑衣人追到附近,不敢再追,只能眼睁睁看着姜药进入韩府,气的直跺脚,一边传讯给少东主蓝兰。
  姜药一进入韩府,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,不但占地极大,而且亭台楼阁富丽堂皇,水榭花廊精巧雅致。很像是华夏古代王公贵族的宅院。
  更兼元气浓郁,草木润泽,烟雾缭绕,鸟兽呈祥,又像是仙家福地,海外洞天,不似人间景象,令人见而忘俗。
  其中,更有衣冠楚楚的武修,神色静穆的来往穿梭草木亭台之间。尤其是那些轻迈莲足,步步生香的女修,个个都似玉骨冰肌,秋水为神,而她们,不过是韩府的女家吏,却都有着武士修为。
  韩府极大,当真侯门深似海,处处都是加持了阵法的洞府。这些洞府要么是华阁,那么是精舍,天地元气都非常浓郁。
  一路上见到的人,光是武修就有数百。
  甚至,还有穿着盔甲的家兵!
  韩府的底蕴和豪富,由此可见一斑。
  这就是真界的权贵么?当真不同凡响。
  姜药大开眼界,可他背上的虞嫃,心中却不屑一顾。
  就这小小的破院子,还韩府?
  真是笑死人了。
  这都叫府,那她家岂不是要称为仙宫?
  一路上,韩府中人皆对姜药投去好奇的的目光。
  这少年…拄着蛇杖,背着孩子,当真有些怪异啊。
  蛇杖少年不过区区武士后期,为何竟然直入内府?难道,竟然是家君亲自传见的客人么?
  有女家吏停下莲步,凝睇而望,目光微亮。
  嗯,这个小丫头,粉团也似的人儿,模样好生可怜呢。
  蛇杖少年,倒也生的好看。
  这也不怪众人好奇。实在是姜药拄着蛇杖,背着孩子的造型太过怪异,想不引人瞩目都难。
  姜药为人低调,不喜被人关注。
  但他没得选。
  虞嫃才三岁,除了自己无依无靠,须臾离不得他。阿九是一大帮手,关键时刻能救命的,当然也要随身带着。
  “姜小先生,请在此静候片刻,在下即刻回禀家君。”青衫少年将姜药带入内府的一间客厅,很有礼貌的请姜药坐下。
  接着,一个凡人女奴送进来一盏灵茶,很恭敬的跪下,谨小慎微的说道:“大人请用。”
  她的身躯微微颤抖,显然面对武修仍然心生恐惧。
  大人?
  姜药心中复杂。他想不到,有朝一日自己也会被人称为大人。
  这是真界的规矩。可他心中对这一声“大人”,却殊无半分自喜。
  同是人族,相煎何急。
  “免礼,请起。”姜药和颜悦色的说道。
  “诺。”凡人女子又恭恭敬敬的站起,弯着腰不敢抬头,就这么慢慢倒退着出去。
  简直卑微到极致。
  姜药很不喜欢这种感觉。阶级社会,当然应该有等级。可等级再森严,也要有个度。超过这个度,那就是有违天道。
  姜药收起心绪,喝了一口灵茶,立刻心旷神怡,遍体通泰。
  好东西啊。
  他看着这间奢华精美的客厅,看着一件件不似人间之物的瓶鼎案几、锦幄珠帘,不由心生唏嘘。
  看来,这个世界的修士,追求的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长生不死、天地大道,而是权势富贵。
  他们苦修武道,只不过是为了获得权势富贵,长久享乐罢了。
  这种道心,仙气不足地气有余。白发红尘三千丈,清秋大梦几千年,只为了人间至乐,一方大权。
  或许他们并不相信,世间真有仙道。
  “姜小先生,家君传见,请随我来。”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,却是那青衫少年回到客厅。
  “劳烦道友带路。”姜药将灵茶一口气喝光,跟在青衫少年身后。
  青衫少年在一个大殿前停下,对一个盔甲武修说道:“禀祁兵长,姜小先生带到。”
  那祁兵长赫然是一位武尊,他如电的眸子扫了姜药一眼,又看看怪蛇阿九,眉头一皱。
  “姜小先生?这是什么蛇?为何要带进来?”盔甲武尊声音淡漠的问道。
  姜药顿首,“兵长大人,这叫鸡冠蛇,很通人性,是我儿时的玩伴,是以不忍相离。”
  “一条古怪的凡蛇而已,姜小先生何须如此。”祁兵长露出冷硬的笑容。
  他既不认识这条蛇,也看不出这条蛇的等级,也就当成了凡蛇。
  “姜小先生到了?既然来了,还不请进来?啰嗦什么?”大殿中传出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。
  正是韩苍。
  姜药进入大殿,发现韩苍竟然坐在下首,气势仍然很是萎靡。坐在上首的,是一个风采照人、雍容华贵的美丽女子。
  她竟然是武宗圆满的高手,比韩苍还高一个小境界。
  除此之外,还有四五人坐在两侧,不知是何身份。
  “晚辈姜药见过将主大人,见过贵人!”姜药长揖行礼,不卑不亢,端出“姜药师”的架势。
  他不知道这坐在首位的丽人是谁,只能口称贵人。
  “阿姐,这就是小弟提起过的姜药师,他说他是东域药圣的弟子。”韩苍指着姜药对丽人说道。
  丽人微微颔首,露出一丝笑容,清眸略带好奇的打量姜药一眼,珠落玉盘般的声音缓缓响起:“姜小先生手持蛇杖,举止清奇,果是一派药圣弟子风范。”
  药师的厉害就在此处了。哪怕武道修为低微,也能当地起上位者一声先生。
  换了一个普通的武士,哪里有如此超然的待遇?
  就是一般武尊,在武宗面前也没这个待遇。
  姜药拄着蛇杖,身姿卓然的微微行礼,“贵人过誉了,晚辈惭愧。”
  丽人点点头,“给姜小先生看座。”
  等到姜药坐下,丽人问道:“小先生既来韩府履约,该是已有祛毒药丹了吧?”
  她的声音很好听,可姜药却听出了丝丝杀意。
  倘若自己说个不字,怕是走不出韩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