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四十七章 为我大青效力啊
  姜药已经复制过七清正魄丹。他取出一个药盒,里面是三颗原丹。为了以防万一,他决定还是用原丹。
  “将主大人,贵人,这就是晚辈亲自炼制的七清正魄丹。”姜药将药盒献上。
  这位丽人,就是阀主青凰君的左夫人韩芪,虽非正室夫人,却是青凰君最宠爱的侧夫人。
  左夫人拿起药盒,感知了一下,没有发现问题,就将药盒递给下方一个中年武尊,“曾药师,你虽然炼制此丹失败,总还知道此丹真假吧?”
  那武尊神色惶恐的站起来,拿起药盒看了看,神色微微激动,“不错,正是七清正魄丹,可惜不才炼制两次都未成功,惭愧之极。”
  其他几个药师听说这是合格的药丹,顿时都对姜药投以或敬佩或感激的目光。至于嫉妒之心,反而没有。
  要是韩将主的毒解不了,他们也不好过。姜药等于是帮他们度过了难关。
  曾药师将药丹献给韩苍:“此丹乃是合格的七清正魄丹,还请韩将主即刻服用,三颗皆服,噬魄毒立解。”
  韩苍神色轻松了很多,他拿起药丹,看向姜药。
  姜药立即说道:“将主大人放心,正如曾药师所言,三颗皆服,魄毒立解。”
  韩苍对姜药很是放心,当下连接服下三颗药丹。
  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,韩苍就感觉身体的不适消散一空,神识真元也畅通起来,浑身的气势也开始恢复。
  与此同时,几缕黑气就韩苍身上飘出,瞬间消散。
  “哈哈,好!痛快!姜小先生不愧是药圣弟子,某家已经解毒了。”韩苍很是高兴,神色愉悦之极。
  这几日,好几位药师,包括主公君府的药师,都炼制七清正魄丹失败,他已经等不及了,每日焦虑不安,饱受噬魄毒的折磨。
  他甚至派人去远方延请知名药师,却知道缓不济急。
  对于姜药,他其实也没有报太大希望。
  谁知,竟然还是姜药出手解了他的毒,厄运迎刃而解了。
  左夫人见到弟弟解毒,心中也重重松了口气,春风满面的说道:“想不到,姜小先生如此年少,药道上就有如此造诣。若非药圣弟子,焉能至此?”
  几位药师一起站起来,对姜药行礼:“姜药师,还请多多指教。”
  他们都是武尊修为,但年纪都在百岁以上,都是丙等药师。可如今,却对一个武士修为的少年药师行礼。
  这是因为,药师们绝大多数武道资质有限,不以修为为重,而以药道为本,所谓达者为师。
  他们推测,姜药如此轻易的炼制出七清正魄丹,应该是乙等药师。
  这么年轻就是乙等药师,可见其人在药道上极有天赋。倘若药道天赋一般,就算有药圣为师,也很难做到。
  姜药也拱手行礼:“几位前辈客气了,晚辈愧不敢当。”
  能不回礼么?人家毕竟是武尊。还一把年纪了。
  虞嫃也松了口气,终于过关了。
  接下来,就是按照两人商定的计划,最大限度的谋取好处了。
  “姜小先生,你解了某家的毒,某家可要好好谢你。说吧,你要什么赏赐?”韩苍笑道,“灵玉,洞府,道侣,盔甲,良马,你最想要什么?”
  姜药很恭敬的说道:“晚辈安敢要赏赐?晚辈敬佩将主大人,举手之劳,分内之事尔。再说,将主大人是主公肱骨之臣,为将主大人解毒,就是为我大青效力啊。”
  什么?我大青?
  这说法好生古怪,可是听起来感觉很不错。
  “我大青?”左夫人露出动人心魄的笑容,“这大青用来称呼我青阀,倒也令人耳目一新,不错。姜小先生,可是有心入青阀么?”
  她当然听的出来,姜药不要赏赐,要的是青阀的家臣之位。
  家臣说起来是臣仆,可其实不是那么好得的。在各家武阀,家臣之位都很抢手。
  在一阀辖地,家臣只需要忠于君府一家即可,却可以得到君府的庇护,掌握一定的资源权势,成为君府的左膀右臂。
  等级高或者功劳大的家臣,甚至还能得到一块小封地,成为封臣,作为君府的屏障。
  可以说,家臣之位不但是散修最好的出路,就是有底蕴的家族,也会重视。
  姜药赶紧顺杆就爬:“晚辈很愿意为我大青效力,只是苦无机会。今后,君府和将主府但有所用,晚辈召之即来。”
  韩苍看着自己的姐姐,“阿姐,君府的家臣董药师,不是失踪了么?小弟估摸,多半是外出时被孟阀的人暗算了。”
  “孟阀自从笼络了毒山部,用毒的频率越来越高。为了对付我大青,他们就掳走了君府的乙等药师。姜药师刚好补缺,君府也急需一个好药师。”
  不知不觉间,他也说起了“我大青”。
  他不知道,这三个字传染性很强,但其实侮辱性极高。
  左夫人心中已有计较,她有些期待的问道:“姜小先生,是丙等药师,还是乙等药师?”
  她希望姜药是乙等药师。因为君府不缺丙等药师。
  倘若姜药只是丙等药师,那么就给予一趣÷阁厚赏,家臣就算了。倘若姜药是乙等药师,那么就对青阀很有用,一个二级家臣之位,还是马上就能办下来。
  乙等药师,绝对算是很有用的人才了。
  姜药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回贵人话,晚辈是乙等药师,能炼制大多数四级药丹,治疗大多数四级疾病。”
  现在,他急需要靠山和身份,不是藏拙的时候。
  他的确喜欢无拘无束,可必须先苟起来活下去,才能有野蛮发育的机会。
  忍一时,风平浪静啊。
  “那就好。”左夫人放心了,“不过,家臣之位不是小事,不像家吏我一句话就能决定。你还是要拜见主公之后,由主公亲自定夺。”
  家臣和家吏是不同的。家臣已经属于阀主的僚属,有身份有地位。而家吏,只是供职于君府和君府所属产业的执事。
  “谢贵人!”姜药整衣下拜,“倘若能蒙主公不弃,晚辈必将兢兢业业,为我大青效力,为主分忧。”
  “咯咯,好个我大青。”左夫人被逗乐了,觉得姜药越看越顺眼,“姜小先生可有字号?家臣清贵,一般都有字号。若是没有,倒是可以取一个。”
  姜药微加思索,“晚辈字仲达,号冢虎。”
  “仲达,冢虎。”左夫人点点头,“不错。仲达,今日就可随我去见主公。主公求才若渴,多半会给你一个身份。”
  韩苍也哈哈大笑,“仲达先生放心,你药道精湛,又是药圣弟子,主公怎会拒绝?天下武阀,没有不爱惜人才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