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四十九章 主公赏赐美人了,惊喜不?
  姜药听到青凰君的话,极力压抑住心中的惊惧,自我催眠般露出欢喜之色:“原来主公认识家师,那真是巧的很。”
  此时,他强迫自己不去思考,不去心生疑虑。
  青凰君的目光,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灵,让他如芒在背,如临深渊,倘若稍微露出一点破绽,对方立刻就会知道自己冒充药圣弟子。
  可不冒充也不行,不然无法解释自己年仅二十就是乙等药师的事实。
  谁知,姜药忽然感到身上一轻,那种无形的压力顿时减弱不少。
  却听青凰君有点感概的声音传来:“八百年前,寡人有缘见李药圣一面,那也是李药圣最后一次公开露面,说是要大隐山林,新编一门药典,叫什么本草…”
  什么?
  这…
  姜药心中剧震,下意识般不假思索的说道:“主公真是好记性,家师五百年前新编的药典,名叫《本草纲目》。”
  青凰君呵呵一笑,“不错。正是《本草纲目》。如此说来,你自是李药圣弟子无疑了。仲达,这《本草纲目》可有编成?”
  李时珍虽然是一位药圣,却是八百年前就隐退的人物,早就淡出了天下人的视线。这么多来,再也没有李时珍的任何消息。
  少年一代,几乎没人再知道李时珍的存在。而这姜药能说出李药圣的名字,以及当年准备编纂的药典,足以说明他的确和李药圣关系匪浅。
  “回主公话。”姜药克制心中极度的惊讶,煞有其事的回答,“家师已经不再继续编纂药典了,《本草纲目》只完成大半。”
  青凰君露出一丝遗憾之色,“这是为何?”
  姜药回答:“近年,家师已经暂时放弃药道,转修武道。因为只有在武道上突破,才能延长寿命,才有机会研究至高药典,造福天下。”
  青凰君微微点头,“寡人记得,八百年前,李药圣是武真修为。如今武道上可有突破么?”
  药师的武道修为,几乎都不会太高,武真就算天花板了。哪怕药圣,修炼到武神就已经非常了不起。
  难道,李药圣竟然在武道上也有了大成?
  姜药眼都不眨的说道:“家师在武道上,得到一位大隐武圣之助,两人结为至交好友,是以家师有幸突破到武仙境界。只是,家师也没有出山的打算,一直大隐不出。”
  既然撒谎,姜药就干脆再拉上一张虎皮。
  武仙!
  青阀君臣无论信不信,都面露惊愕之色。
  武仙,那是超越武神,仅次于武圣的大高手!
  药道上是药圣,武道上还是武仙,又有一位大隐武圣为挚友,这是何等存在?
  这种人的弟子,哪怕只是记名弟子,也算身份尊贵了。
  为何如此落魄的来到西域,到青阀来混饭吃?
  青凰君见过李时珍,知道李时珍在武道上的资质也很不俗,和绝大多数药师有所不同。这么多年,他不是没有可能打破常规,修炼到武仙。
  可一位家臣却完全不信的提出了质疑:
  “仲达先生,你既是药圣弟子,又是武仙弟子,所谓前途无量。令师一份举荐信,就是甲等武阀也不会拒绝。为何仲达先生舍近求远,从东域来到西域,谋取我青阀的家臣之位?”
  此人青袍高冠,样貌儒雅,正是青阀一等家臣蓝晟,也是明月天的东主,赫然是武宗高手。
  当然,此时他还不知道,干女儿蓝兰已经和这蛇杖少年起了冲突,接了梁子。
  姜药露出苦笑,“说起来实属意外。晚辈本非来西域历练,乃是在东域带舍妹游玩时,触发了上古传送阵,被传送到西域,积蓄花光,只能靠自己谋一条出路。”
  原来如此。
  众家臣虽然半信半疑,但也找不出什么破绽。蓝晟也不再追问。
  因为如今的青阀,的确需要一位乙等药师。
  相对而言,青凰君反而更相信姜药。因为他是这里唯一见过李时珍,也知道李时珍的人。
  “这么说,你来我青阀,只是权宜之计,一旦有了足够的积蓄,还是要回到东域?”青凰君淡然说道。
  “回主公的话。”姜药神色恭敬,“臣下惭愧。说句对家师不恭之言,家师希望门下弟子远离功名富贵,一心研究药道,并不支持我等出山为武阀效力。”
  “我等师兄弟,没有一人得到家师的举荐信出仕武阀。就算臣下还在东域,家师也不会为臣下谋取家臣之位。”
  这下,众人是听明白了。
  这姜仲达有功名富贵之心,愿意为武阀效力。奈何其师一心归隐,妨碍了弟子的出仕之道。
  这么说,姜药既然阴差阳错之下来到西域,那应该是不愿再回东域了。他还有幼妹要养,当然是求安稳,而不愿当个散修颠沛流离。
  起码几十年之内,他不会再回东域。
  考察到这里,青凰君已经有了决定。
  一位药圣弟子,乙等药师,哪怕武道低微,做家臣也足够了。
  “仲达,真愿替我青阀效力?”青凰君露出温和的笑容。
  姜药肃然顿首,“臣下能为我大青效力,为主公分忧,乃是心甘情愿,求之不得!”
  为我大青效力?
  这说法,颇为新奇啊。
  不过听起来,很是不错!
  “如此甚好。仲达先退下,稍后,寡人自有安排。”青凰君很满意姜药的表现。
  “诺!”姜药行了一礼,就倒退着离开大殿。
  姜药知道妥了。他和虞嫃的安全,已经有了保障。
  直到出了青凰殿,姜药心里封禁的惊愕才敢慢慢释放出来。
  想不到,东域竟然真有李时珍这个药圣存在。
  而且似乎,那李药圣也编纂了本草纲目。
  这太诡异了。
  到底怎么回事?
  天下真有这么巧的事?
  不可能!
  我不信!
  ……
  “青凰君令:任姜药姜仲达为二等家臣,兼药令使,此令!”
  当姜药再度被传入青凰殿时,家臣的任免终于下达了。
  “臣下谢主公隆恩,万岁万岁万万岁!愿我大青千世万代!”姜药喜不自胜的叩谢高高在上的青凰君。
  家臣们都露出一丝鄙夷之色。
  什么主公隆恩,万岁万岁万万岁,千世万代?哪有这种古怪说法?这也太过了吧?
  此人无耻。
  青凰君却不以为意,反而对这种话有些受用。
  就是武圣,最多也只有五千岁的寿命啊。
  修为到了武真,往后每突破一个大境界,难度就暴增十倍。
  他卡在武真境界两三百年了,一直突不破武神。倘若一直突破不了,他也就是两千多年寿命而已。
  离万岁,差距甚远,更别说…万万岁!
  “仲达免礼。你是乙等药师,药圣弟子,这二等家臣之位,其实是委屈你了。只是,你武道修为不高。等你突破武尊,寡人就升你为一等家臣。”
  武士境界,能得到一个三等家臣就算是运气。而姜药却得到二等家臣的任命,这待遇已经是破格了。
  青凰君虽然是阀主,又是武真圆满,可是在招揽人才时,还是很有诚意的。
  一切为了利用!
  这几乎是所有武阀之主共同的特点,为了吸引人才和周边势力争霸,他们对待人才一向是比较客气的。
  你对不爱惜人才,人才就会跑到对手那里,与你为敌!
  大争之世,资源决定一切。人才,就是最重要的资源之一。
  “董药师应该遭遇不测了。他的洞府就赏赐给你,里面的药园,仲达可要管理好,那是我青阀几大药园之一。”青凰君果然把董药师的洞府,转送给了姜药。
  那处洞府,距离君府很近,是一个中上等的洞府,而且因为里面有药园,所以洞府的面积很大。
  很多家臣,都对姜药投以羡慕的目光。
  那么好的洞府,竟然归了这初来乍到的蛇杖少年。
  真是好命啊。
  “臣下谢主公…”姜药又是一番表忠心之后,就被一个家臣带下去办理身份。
  先去了一个名叫忠魂殿的地方,登记了魂纹牌,记录下姜药的魂魄气息,再用忠魂印,给姜药打上青阀的波纹。
  其实就像后世的填档案。
  倘若姜药陨落,青阀立刻就会知道,他陨落在哪里。
  当然,倘若背叛青阀,那么魂魄也会受到损伤,但也仅此而已。
  之后,一面青郁郁的玉牌就交到姜药手里。这玉牌刻着青阀的武徽,反面刻着姜药的字号和职务。
  这不光是身份牌,还是开启青阀各处防护大阵的阵钥。有了这个,就能自由出入防护大阵。
  除此之外,还有一套青色花纹真衣,绿色高冠。
  没错,是绿色的冠带。
  这也是青阀家臣的标配。
  还有五百灵玉,那是姜药一个月的俸禄。
  很多散修,辛苦一年都挣不到五百块,却是他一个月的俸禄。
  还有洞府的阵钥。
  工作,房子,一起解决。
  最后,那家臣又带着姜药来到一个美女如云的洞府,和里面一个似乎是女家臣的女子说了几句话。
  之后,两个明眸酷齿、宜喜宜嗔的少女,就含羞带笑的来到姜药面前。
  “妾身见过仲达先生。”两个少女一起盈盈施礼。
  两人的声音,一个软糯柔媚,一个悦耳动听。一个绿裙環髻,容貌甜美。一个粉衫云髻,清丽温婉。可谓春花秋菊,各擅胜场。
  她们的年纪最多二十岁,雅姿妍丽,容貌出挑,修为都是武士中期。
  “两位…”姜药明白了。
  果然,那家臣笑道,“仲达先生,这是主公赏赐的道侣和助手。仲达先生若是不喜,大可更换。”
  姜药心中苦笑,脸上却只能做出欢喜之色,“请道友回禀主公,臣下感激涕零,必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”
  虞嫃瞟瞟这两个女子,闭上了清冷的眸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