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五十章 你更不干净,滚!
  眼见蛇杖少年没有拒绝,那家臣很是满意。
  两个少女也松了口气。
  还好,虽说这姜药师武道修为低微,又是个没有底蕴的外来户,可胜在年轻俊美,也算不错的人选了。
  嗯,应该不难吃。
  “明夕,清尘,你们二人今后就是姜药令的道侣和助手,要悉心照料姜药令家务,协助他研究药道,修炼武技。你们也要勤学苦练,为姜药令分忧,可是明白了?”那家臣吩咐道。
  明夕和清尘一起行礼:“诺。”
  她们都是寒士(贫寒武士)之女,虽然是武修,比凡人高贵太多,可在武修中也是底层出身。
  因为姿色出众,她们被选入君府,成为“花容使”,其实就是青阀用来吸引笼络人才的玩物。也有少数人,还负有特殊使命,打入其他武阀。
  她们这样的“花容使”,君府养了好几百人,精心培训过,按照修为分为三等。两人作为武士修为,其实是三等。
  君府不光养美女,还养美男。那些俊美男子也是寒士出身,为了不想当散修进入君府成为“青郎”。
  所谓青郎,和花容使的使命一样,只不过服务对象主要是女子,少数人也可能潜入其他武阀。君府养的青郎,也有百余人之多。
  两女现在分给姜药,也算是“有了归宿”。
  明夕和清尘带着姜药离开君府,走了不到十里地,就来到一座精致优雅的院落之前。
  院门上题写着三个字:药令府。
  听起来似乎是一个衙门。但其实并非衙门,没有僚属机构,单纯就是药令的洞府。
  所有武阀,麾下都没有真正的衙门设置,管理非常粗放简单。
  往往一个家臣,本人就担负着职权衙门的功能,没有官署,没有僚属,不开府建牙,当然也不会有排衙升堂。
  这种管理制度,在姜药看来远远落后于华夏古代。更像是草原上的部落政治。所谓阀主,与其说是诸侯国君,还不如说是部落首领。
  阀主的家臣班子,绝无国君朝堂那般精细严密,制度斐然。而是和草原部落的牙帐差不多粗放。
  制度相对完善健全的,只有军中。
  想想其实也能理解。这个世界武力为尊,大小势力习惯了暴力法则,对于制度建设当然不会上心,也不会认为制度文明能有助于争霸。
  他们在意的,永远只可能是资源和武力。
  就像匈奴和秃厥,包括早期的契丹和蒙古,都不是愚昧无能的民族,可他们的制度却非常粗放简单。
  可汗对贵族臣僚的约束,也无法和中原王朝的君主相提并论。
  这对姜药来说也算好事。起码他的自由度更大一些。只要不干背叛青阀的事,他就不必担心什么伴君如伴虎,更不用像“我大清”那样,战战兢兢的当奴才。
  “仲达先生,洞府到了。还请先生打开阵门。”粉衫云髻的清尘神色温婉的说道。
  姜药拿出阵钥,打出一道阵纹,意念中感知到咔的一声,一扇青郁郁的大门就凭空出现。
  几人一起进入正门,这才打开院门,进入洞府。
  一股浓郁的元气夹杂着灵草的气息扑面而来,姜药顿时心旷神怡,舒服的浑身毛孔都张开了。
  洞府中只有几处建筑,要么是雅致的精舍画堂,要么是正堂所在的华屋广厦,要么是花木扶疏的茅舍草庐,点缀其间的水榭亭台。
  更有青山妩媚,绿水潋滟,云雾如带,烟锁花树,犹如画卷,端的是一处世外桃源般的幽雅之地。令人见而忘俗。
  这些还不是重点。重点是小山脚下、小湖之畔的一个大药园!
  那药园占地足有一里大小,种植着争奇斗艳般的各种灵草,上方形成了晚霞般的灵气之云,在微风中萦绕流连,如诗如画。
  这就是青阀四大药园之一的药令园,由药令亲自管辖,也是唯一不在君府的大药园。
  姜药看到这个洞府,心中很是满意,得意之下不禁开口吟道:
  “我山我水自在天,草葳木蕤药生烟。一方洞福一世界,一眸云霞一少年。才薄难承君恩重,为报春风泣杜鹃。爰有大青照大域,此心常在明月间。”
  吟罢,兀自叹道:“臣下初来乍到,寸功未立,主公何厚于我焉。惭愧啊,惭愧。”
  他背上袋中的虞嫃,闻言忍不住将头缩回去,心中疯狂腹诽。
  清尘和明夕二女,却是听得眼眸一亮。
  仲达先生这吟诵的八句话好生奇怪,听起来却是朗朗上口,美妙难言。这种言辞,倒是从未听过,当真新奇的很。
  更难得的是,仲达先生的话,显露出对主公的感激之情。这才是最重要的。看来,他应该会对主公忠心不二。
  这就好。
  只要他忠心,她们也不用为难了,大家都好做。
  她们不知道诗词歌赋,却能感觉出这种文辞的优美动人。
  这个仲达先生,还真是与众不同。
  或许,会更好吃呢。
  不像有的姐妹,当了一些“老东西”的道侣,对方不解风情,言语无味,难吃死了。
  “仲达先生,这个药园,还有上百个凡人药奴,要不要让他们过来拜见?”长相甜美的環髻少女明夕问道。
  姜药摇摇头:“不必了,让他们继续捉虫便是。”
  药园灵气浓郁,各类灵虫层出不穷,为了灵药不减产,只能每天都捉。这些事情武修当然不会干,那就只能征发凡奴来干了。
  姜药很同情这些药奴。但是很抱歉,他现在帮不了他们。
  姜药在足有数里方圆的洞府心满意足的转了一圈,就来到自己的正堂“药鼎堂”。
  药鼎堂是洞府中最高大最华丽的建筑,不但是炼药之所,也是待客理事之所。
  姜药进入宽敞华美的药鼎堂,一个年约四旬的中年男子立刻跪下:“奴才季旺,拜见大人!”
  这中年男子没有修为,就是一个人凡人。
  “起来吧。”姜药淡淡说道,放下背包,让虞嫃出来。
  少女明夕居高临下的看着季旺:“你是这里的凡奴管事吧?这位就是新来的药令姜药师,是你们的新主上。”
  季旺立刻朝姜药重重磕头,磕的砰砰响,“奴才季旺,拜见主上…”
  “好了,起来说话。”姜药眉头微微一皱,他是真不喜欢凡人动不动给自己磕头。
  季旺这才战战兢兢的爬起来,头都不敢抬起。
  “季旺,小娘子饿了,你去准备一些上好的凡食,做给小娘子吃。”姜药摸摸虞嫃的头。
  “诺诺…”季旺偷偷看了虞嫃一眼,忙不迭的答应。
  “阿兄。”虞嫃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,“我要吃烤小鱼。”
  姜药点点头,“季旺,有烤小鱼么?”
  “回主上,有有!”季旺没那么紧张了,他觉得这位新主上,比上一位温和可亲的多。
  “算了。”清尘说道,“我亲自捉,亲自烤。以后小娘子的吃食,就由我亲自负责。这些凡人做的吃食,不干净。”
  虞嫃对着她咯咯一笑,“姐姐真好。”
  可是她的心中,却又是另外一番话:“谁要吃你做的东西?你更不干净!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