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五十二章 青阀大败
  虞嫃扳着小指头,“第一,我是个三岁的孩子,需要可靠的人照顾才成。你放心把我丢在这里?”
  “第二,你是武修,背着我有如无物,轻如鸿毛,其实并不影响你战斗。”
  “第三就是重点了。我虽然没了修为,但见识还在,我能帮你,我能帮你,我能帮你。三遍了,懂?”
  姜药点点头,“你说服我了,我带着你。不过我有言在先,要是我在外面被人干掉,你也会死,你认命就行。”
  虞嫃摇摇小脑袋叹息,“少年,珍惜和姐在一起的日子吧。等到两年后我开始修炼,立刻就能还原出我大兄的通讯符文,他们就会来接我了。哼,到时,我就是你不可仰望的存在。”
  姜药当然不会和她认真,哈的一笑,“行,我珍惜着呢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“什么?那个蛇杖少年,竟然治好了韩苍的毒,得到主公赏识,成了新一任药令?”
  明月天的东主阁之内,蓝兰不敢相信的听着属下的汇报。
  很快,蓝兰就发出一道飞讯给干爹蓝晟。
  下一瞬,干爹蓝晟的飞讯就回传过来。
  没错了,主公果然当殿任命了蛇杖少年为药令,二等家臣!
  原来,那少年不叫欧阳锋,而是叫姜药,还是一位药圣和武仙的弟子。
  蓝兰立刻就出了一声冷汗。
  “还以为还是个土鳖,想不到竟是走眼了。”蓝兰笑道。
  “少东主,接下来该怎么办?要不要属下亲自上门,去给他赔礼道歉?”之前负责对付姜药的武士圆满问道。
  蓝兰温和的一笑,“不用了。就算得罪了他,他又能把我们怎么样呢?不再出手对付他,已经对得起他了。”
  一边的欢心蛾眉一皱,“那就这么算了?那小丫头你不要了?”
  蓝兰很温柔的拢拢秀发,“横竖一个皮相好的小丫头,值当什么?不过…我就不信这少年没有出错的时候,要是他恼了主公倒了霉,再出手捏死他也不迟。”
  “既然得罪了他,那就莫要忘记他,这种少年最是记仇。你们要经常盯着他。他是药圣弟子,就算弄死他,也要找到最好的机会,不能让人知道和我们有关。”
  “诺。”武士圆满领命。
  “少东主,还有一事。方才韩苍派人送了一匹中等万里马给姜药。姜药和韩苍也搭上了关系。”
  蓝兰冷笑:“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。姜药真要出了事,韩苍是不会太在意的。不过,姜药只要还是家臣,还在青凰城,你们就不要再招惹他。要是见到他,还要客客气气的。”
  她已经彻底惦记上了姜药。
  只是不再是为虞嫃,而是要掐灭姜药报复自己的可能。
  既然得罪一位药道天才很不明智,那就想办法灭了他。不让他有成长起来的机会。
  至于主动赔礼道歉化解恩怨这样的法子,不是她不想,而是蓝氏的脸面不允许她这么做。
  蓝氏是老牌豪族,世代家臣,怎能对一个外来少年示弱?
  蓝氏得罪的人很多,都要一一道歉么?
  不可!
  ……
  药令洞府内,姜药摸着韩苍派人送来的中等万里马,目中满是喜悦。
  中等万里马!
  肩高九尺,重逾千斤,高大神骏,眼如铜铃,肌肉似铁,浑身充满了可怕的力量。
  每个时辰能驰骋一千多里,可连续奔驰两日两夜,行程三万里!
  价格两千灵玉,大多数武士都买不起。
  豪!
  除此之外,还有韩苍送的一千灵玉现金。
  这使得姜药的所有现金,达到了一千七百块!
  姜药看着高大的万里马,拍拍自己的储物袋,环顾自己的洞府,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全感。
  我的,我的,都是我的。
  “喂。”姜药微笑着摸摸虞嫃可爱的小脑袋,“哥有钱了。你直接告诉我,去中域的远航飞船,多少钱一张票?”
  要是将虞嫃送回中域,虞嫃就会给他天蚕虫草。
  两人相依为命三年,这点信任他还是有的。
  虞嫃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姜药,伸出一只小小的手掌。
  “五千?”姜药问。
  小丫头很无语的摇头。
  “五万?”姜药的神色变了。
  虞嫃点点头,“两人就是十万。”
  “行。当我没问,还是去大药丘碰运气吧。”姜药一头黑线。十万块,吓到他了。他一月工资才五百,已经算高薪。
  这远航船票,实在是太贵了。
  没钱的武修,一辈子也去不了中域啊。
  正在这时,忽然一道飞讯符文在姜药意念中出现:青凰殿议事。
  姜药想不到,当上家臣才第二天,就要去开会了。
  还好,他已经准备好了。
  准备了一把…羽毛扇。
  “我去开会…议事了。你乖乖等我回来就是。”姜药点点虞嫃的鼻子,就换上青绿色的冠带,拄着蛇杖离开洞府,直奔君府。
  当戴上绿色的高冠时,他其实也很无奈。
  姜药拿出符牌直接进入君府,径直到了美轮美奂的青凰殿,却看已经到了十几个家臣。
  “仲达。”一等家臣韩苍笑着点头致意。
  姜药上前行礼,“还没谢过将主大人的赏赐。”
  韩苍哈哈一笑,“那是给你的酬劳,不必谢我。仲达也不必这么客套,你叫我韩叔父即可。”
  “是。”姜药也不矫情,“小侄见过韩叔父。”
  韩苍点点头,指着其他家臣,“这是君府家令蓝晟大人,这是税令丰济大人,这位是陆将主…你可一一拜见。”
  他对姜药还算关照。
  这些都是一二等的家臣,修为最低也是武尊后期。按照实力为尊的规矩,姜药当然少不得一一见礼。
  其他人都好说,还算比较平易近人,甚至很是热情,毕竟姜药是乙等药师。
  唯独家令蓝晟,神色比较冷淡。蓝晟是武宗圆满的高手,身上的气势很是强大。姜药给他行礼,他只是淡漠的点点头。
  姜药心中有数,他装完一圈孙子,就坐在最后面的案席上。
  “仲达,那是三等家臣之位,你换个位置。”韩苍提醒着指指中间一个位置。
  “是,谢韩叔父。”姜药只能换到中间的位置坐下。
  很快,所以家臣全部到齐,总有近百人,有男有女。这些人,就是青阀最顶级的人才了。
  顷刻,家吏送来灵茶献上。一等家臣的灵茶是碧绿如玉,色如翡翠。二等家臣的灵茶颜色稍淡。三等家臣的灵茶颜色更淡。
  仅仅一个灵茶,就显出身份的差距。
  家臣们虽然都戴着象征家臣身份的绿色冠带,可打扮并不完全相同。比如有的人带着古怪的兵器,有的人胸前戴着骨骼挂链,有的人身边甚至带着孔雀飞禽。
  可谓五花八门。
  但,姜药的打扮也不简单。
  只见这少年左手拄着蛇杖,右手一把羽扇,还时不时的在胸前扇着风,一副怡然自得之色。
  很热么?
  就算热,武修也不怕热啊。
  他这条蛇,这把扇,都没啥用,为何要随身带着?
  很多人见状,都是暗自摇头。
  这个姜仲达,还真是举止新奇。
  可不知为何,这蛇杖少年轻摇羽扇,手持蛇杖,倒是显出一种说不来的潇洒和老道,少年人的气质也被冲淡了不少。
  原来是为了…装成熟!
  很多人都是心中明了,认为找到了答案。
  紧急着,一个女家吏喊道:“主公到!”
  所有人一起站起来,对着进入大殿的青凰君行礼,“见过主公。”
  “坐吧。”青凰君坐下来,他脸色凝重的环视一眼众人,单刀直入的说道:
  “寡人刚收到消息,青台关失守,我军陨落四千余人,孟军占据青台关,正在构建关山大阵。”
  什么?!
  青台关失守?陨落四千多大军?
  除了姜药,所以家臣都是骇人色变。
  姜药也是心中一跳,青阀大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