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长夜国 > 第五十六章 师姐师弟三分险?
  姜药仰望山峰上扣着脚丫子的白衣少女,绽放出一个友好的笑容。
  蛇杖少年的笑容温暖而又干净,在大雪中显出一抹动人的风采。
  白衣少女看见姜药的笑容,似乎也受到感染。她先是弯唇微笑,而后露出雪白的贝齿,笑得畅意洒脱。
  接着她身子一晃,就出现在姜药面前。
  “倒是巧得很,原来是你们。”落拓居的店主笑吟吟的说道,打量了姜药和虞嫃一眼,又看看附近的两匹万里马。
  姜药顿首,“药原以为,萍水相逢落拓客,后会无期两飞蓬。还疑神女山头见,竟是故人药谷逢。”
  “不想,竟在大药丘邂逅故人,心生欢喜。药,见过店主大人!”
  女店主大笑,“妙哉!姜药,你说话大有异趣,洒家越来越喜欢你了。看你模样,倒是有了出路?”
  姜药笑道:“承店主大人福缘,入青主幕府,做了二等家臣。”
  “你?二等家臣?”女店主轻摇螓首,“青禄并非庸主,为何用你为二等家臣?莫非,你有过人显学在身?”
  入幕府做家臣,没有过人之处怎么可能?没有哪个阀主,愿意养庸才。
  “店主大人聪慧过人。晚辈正是乙等药师,家师乃东域药圣。”姜药直截了当的“承认”。
  他能看出,这女店主是少有的心如明月之人,性情豁达,举止洒脱,毫无架子,应该可以结交一番。该彰显自身价值的时候,就绝不能藏着掖着。
  “你是药圣弟子,乙等药师?”女店主眼神一亮,随即又微微一黯。
  之后,她干脆一屁股坐在雪地上,再次扣起脚丫子。
  自从被人下毒暗算,她的脚时不时奇痒无比。就算修为也大幅下降。不到两年功夫,竟然从武宗初期跌到武尊后期。
  丢人现眼还是小事。更要命的是,再这么下去,不要多久她就会变成废人。
  甲等药师都帮不了她,别说乙等药师了。
  那毒下的极其诡异。一般药师,甚至说不出是中了什么毒。
  她只能每日运功压制毒气,却造成双脚奇痒难当,连鞋袜都穿不得。
  因为经常忍不住抠脚丫子,她从受人仰慕受人嫉妒变成受人嘲讽,丢尽了脸面,处处遭当初的那群嫉妒者落井下石,只能一走了之。
  到处求医不得,花光了积蓄,又身患奇毒,修为大降,成为落魄之人。
  此来大药丘,也只是碰碰运气罢了。
  “姜药,你我也算故人,你也不必生分,称呼我师姐即可。”女店主很随意的说道,自称都改了,“我叫商萱,比你年长十岁,你就叫我商师姐,不用称我大人。”
  她看姜药很顺眼。也因为姜药是个乙等药师。
  虞嫃听得商萱这个名字,心中一动。她肯定,自己听说过这个名字。
  这个商萱,绝对出身不俗。可是,若真是如此,为何她的毒解不了?
  这又很难说得通了。
  “好。”姜药毫不矫情,“商师姐,你可是中了奇毒?就是这种毒,造成你脚趾奇痒无比。”
  哼,师姐师弟三分险。虞嫃心中腹诽。
  商萱不由有些讶异。只有甲等药师,才能在不诊断的情况下,就能看出自己中毒。
  姜药只是乙等药师,修为又很低微,竟然一眼就能看出自己中毒?
  他姓姜,难道真是出自那家低调神秘的势力?姓姜之人,天下可不多。
  “姜师弟,你是甲等大药师?”商萱忍不住问道。
  姜药习惯性的在胸前捻着手指,“药道上,我不比甲等药师差,就是经验不足而已。”
  商萱明白了。姜药其实就是甲等药师。只是他太年轻,病案经验方面欠缺而已。
  “那你快给师姐诊断一下,先说说师姐中的何毒。”商萱一改口,就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,性子非常洒脱。
  姜药蹲下来,“我看看你的脚。”
  “看吧。”商萱毫不为意。
  她的脚犹如美玉雕饰,光洁润泽,肥瘦得宜,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毛病。
  姜药打出一个手决,将手指顶住商萱足底的里内穴,用药灵仔细感知,目中显出讶异之色。
  随即,姜药就收回了手。
  他肯定,大部分的甲等药师,都拿商萱体内的毒没办法。
  因为,这是一种叫“诡变无相蛊”的奇毒。诡变蛊本身等级并不算太高,也就是四级。按道理,四级的病毒,甲等药师完全能手到病除。
  可问题是,这这种蛊毒是在不断变化的,而且变化很快。上一刻还是一种毒性,下一刻毒的属性就变了。
  因为变异极快,而且没有规律,所以根本无法用药。
  没有针对性。病患还来不及吃下药,药就不对症了,病毒的属性也发射了变化,吃药何用?
  倘若修为足够高,也能通过玄功灭杀病毒。但那起码需要武真级别的大高手。
  武宗都不行。
  商萱一双妙目紧紧盯着姜药的脸,眼见他神色忽然凝重,顿时失望的暗叹一声。
  看来,终究是没办法,也不要难为他了。
  好几个甲等药师都没办法的毒,他又有什么办法呢?
  商萱收回玉足,继续扣起来,飒然一笑道:“算了,本来也知道你没办法,哈哈。”
  她言笑晏晏,语气洒脱,可眼底的忧虑还是一闪即逝。
  姜药淡淡说道:“商师姐,你的毒我能解。”
  什么?!
  他说什么?
  他说,能解自己的毒?
  商萱不敢相信的看着姜药,“姜师弟,此言可是当真?”
  虞嫃也抬起小脑袋,很关心的看着姜药。
  姜药坚定无比的点头,“此毒名唤诡变无相蛊,不是神洲人族之毒,而是巫域之毒。”
  商萱心中一松的点头,“不错,之前已经诊断为诡变无相蛊,几个甲等药师都说的一样。可是毒性变化莫测,根本无法用药,也没有其他手段。”
  她见姜药转眼间就诊断无误,还说的如此笃定,立刻有了一点信心。
  姜药继续说道:“本来,小弟对此毒也束手无策。可是数年前,家师刚好治疗了一位中了此毒的武修,专门讲解了医案、药理。”
  药圣…商萱听到这里,信心又多了不少,眸子更有神采了。
  “此毒之所以难治,在于瞬息万变,无法施展医治手段。所以等级虽然不太高,却很让人棘手。我推测,商师姐的修为,之前应该是武宗吧?不然挺不到现在。”姜药说道。
  商萱第一次露出苦涩的笑容,“五年前,我就突破到武宗了。可惜…”
  虞嫃心中一动,暗道五年前她才二十多岁,就突破到武宗?这资质虽然还不如自己,可也绝对是天资卓绝了,不是一般的天才。
  她的资质,最少也是甲上,甚至是道胎资质。倘若真是道胎资质,那距离自己的道坯资质,只差一级!
  超级天才!
  至于自己,嗯,那就是绝世天资了,已经超出天才的范畴。就算她是道胎又如何?我是多少万年一出的道坯!
  于是,小丫头的信心值,立刻拉满。
  却听姜药说道:“商师姐,倘若精通巫族的蛊毒,此毒就不难治,只需要等级不高的三种毒草,外加特殊的治疗手段,立刻就能解毒!我有把握,数日内解除此毒!此毒一解,师姐的修为也能很快恢复!”
  “师弟,你说的是真的?”商萱声音颤抖,语气激动。
  可正在这时,忽然姜药身子剧震,痛哼一声,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如雪。一种突如其来的痛苦,立刻从紫府深处传来。
  生机木做成的蛇杖,也猛然散发出一缕缕玄妙的生机,输入到姜药的体内,姜药的痛苦这才缓解。
  道基崩溃快要爆发了!
  要不是生机木做成的蛇杖,他此时已经没命。
  “姜师弟,你…”商萱哪里不知道他出了问题?
  “阿兄!”虞嫃也惊慌起来,小手一把抓住姜药的手,小脸一片惨然。
  PS:求推荐!第二更晚点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