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吾儿坑爹啊 > 第16章 爹,咱们现在起飞么?
  江无道疯了,真的要气疯了。
  刚刚他睡得正好,都做起了美梦,可是突然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,顿时他从梦中惊醒了。
  他多么希望那也是一个梦,可是那不是,系统的提示音还在他耳边回荡。
  是谁在自废修为!
  江炎?
  不可能,这家伙修炼都不愿意修炼,好不容易有了后天七阶的修为,怎么可能自废修为。
  那只能是江六道了。
  好家伙,老子刚刚才觉得你孺子可教,你转眼就给老子来这一套。
  我他妈好不容易成为天人,这还没有暖热和呢,你就又给老子干到了蜕凡境。
  这算啥,一天的天人境界体验卡?
  你牛,你真的牛逼坏了。
  气冲冲的出了门,江无道直接闯进了江六道的房间。
  “说,你为什么自废修为?”
  江无道脸色冰冷,真的恨不得一掌劈了这个孽子。
  自废修为,这他妈是人干的事情么。
  “爹,你都知道了,果然一切都瞒不过你。”江六道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此刻竟然还有些得意,“我为什么自废修为,这不是爹您授意的么?”
  “我授意的?”
  江无道傻眼了,我他妈除非是脑子坏掉了,才会让你自废修为。
  江六道微微一笑,解释道:“爹,您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啊。您传授给我的功法叫做八九玄功,而这门功法是一门炼体法门,真气什么的也全部融入肉身之中,根本不需要丹田练气。而我之前修炼的金阳功等级低,与这门功法也有冲突。所以您交给我八九玄功的时候就暗示我要有舍弃一切的勇气,这舍弃的是什么,自然是金阳功修炼出来的那不入流的真气了。”
  江无道听后眼睛瞪的老大,你确定我是这个意思?
  你这是什么脑回路?
  “而且我询问了我们帮主,他也说了不破不立,您应该就是让我自废修为,重新修炼,只有这样我才能变的更强,然后才能挑战我舅舅,救出我母亲。”
  江六道颇为得意道,他就是厉害,竟然完全猜透了他爹的心思。
  “不错,是这样的,我看家主您也没有反对,想必也是默认了。不然以您天人境界的修为,少爷这点动作怎么瞒得住您。”朝大树这时候从外面走了出来,一副已经看穿了一切的样子。
  江无道无语了,什么叫怎么瞒得住我,意思是我晚上睡的太死了么。
  老子又不用修炼,不睡觉干嘛。
  “等等,你为什么叫我家主?”
  江无道反应过来,疑惑道。
  “爹,是这样的,您昨天不是杀了三个天岚宗的人么,您现在一走了之,我们帮主肯定也不敢在龙山县继续待下去了。他也没有一个什么亲戚朋友,于是就决定投奔咱们江家,以后成为咱们江家的客卿。我一想我们帮主怎么也是蜕凡境的修士,这要是到了我们江家,不是正好可以提升我们千山县江家的实力么,所以就私自做主答应了他。”江六道微微一笑。
  “你做主,你做主个屁啊!不对,你刚刚说我杀了三个天岚宗的人,杀了谁,我怎么不知道?”江无道有些迷糊。
  “爹,您怎么忘了,你不是刚刚杀了李乐平、刘一刀以及韦九爷三人么,他们都是天岚宗安排到龙山县的人。没想到爹你这么霸气,那可是三个蜕凡境啊,说杀就杀,简直是我的偶像,我以后一定向您好好学习。”江六道有些佩服道。
  “家主可是天人,杀几个蜕凡境还不是杀鸡屠狗。”朝大树拍马屁道。
  江无道此刻已经怔住了。
  李乐平他们三个人不都是黑涩会么,怎么这就成为了天岚宗的人。
  完犊子了!
  三个蜕凡境啊,在天岚宗也不是小喽喽啊!
  再加上之前江炎退婚打了天岚宗的脸,这天岚宗会不会以为自己是在针对他们啊!
  想想,也许会吧!
  不对,应该是肯定会,这尼玛完蛋了啊。
  天岚宗那是什么势力,那可是与他们山河郡主家一个级别的,门派里面不知道有几个天人呢。
  甚至超过天人境界的都可能都有。
  这对方要是报复起来,以他这个蜕凡境大圆满境界的修为也顶不住啊!
  “爹,你怎么了?”
  “爹可以骂人么?”
  “爹,你人都杀了,骂人就算了,不太好,与你的家主形象不符。”
  “呵呵!”
  江无道心里想说,你以为我想骂谁,我他妈想骂的就是你们两个坑货。
  他娘的,别人穿越都是牛逼的不行,为什么自己穿越,感觉全世界都像是在针对自己。
  随便杀了三个黑涩会成员,怎们就是天岚宗的人了呢,见了鬼。
  “爹,我们帮主要给我们江家当客卿这件事情,你看?”
  “我同意了。”
  我得罪了天岚宗,还不是因为你朝大树,天岚宗要是来报复的话,你朝大树还想置身事外。
  到时候你他妈先给我顶住。
  ……
  “走,回去。”
  “爹,你不是说咱们飞回去么,现在起飞么?”
  江六道满心期待道。
  “飞个头,走起来,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多走走有益于修行。”
  “是这样么?”
  说好的飞回去,难道是现在多一个人飞不动了。
  江无道心里想骂娘,你还有脸提这个。
  我为啥不飞了,还不是你这个孽子自废修为,导致你爹的修为跌出了天人境,根本没办法御风而行。
  我现在恨不得锤死你个孽子。
  朝大树这时候却是立即道:“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家主说的真是妙啊,我听闻此言只觉犹如醍醐灌顶,整个人都是豁然开朗了。家主的文采和天资,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天不生家主,玄阳万古长如夜啊!”
  江无道怔住,这么不要脸的话怎么感觉那么熟悉呢。
  江六道眼睛泛起了小星星,这话好像是我说的啊,这朝大树竟然剽窃。
  ……
  出了城,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商队。
  “江家主?”
  “赵四?”
  江无道怔住,这么有缘的么,竟然回去的时候又碰上了。
  “江家主,你现在要回千山县么?”
  “嗯,回去,我看你这也是要回去吧,这不是刚来的么,怎么就回去?”
  “别提了,昨天晚上鱼龙帮、大刀帮、永乐帮三帮大战,整个龙山县到现在都是人心惶惶的,我看这龙山县最近肯定是不太平了,于是就把货给便宜出了,就是少赚点也不能把命搭在这里了。”
  说着,赵四还有点唏嘘。
  怎么他一来到这龙山县就碰到了这事情,这次可是少赚了不少。
  “是啊,这龙山县的治安真的太差了,我也是怕遇到危险,所以提前回去,正好咱们一起。”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上了马车。
  江无道和赵四在前面随便聊着。
  “赵老板,你这跑一次龙山县能挣多少钱?”
  “不多不多,一次大概小万两白银。”
  听到这话,江无道一个咯噔,这商队这么挣钱的么。
  万两白银?
  他们江家一年的净收入也就二三十万两吧。
  “对了,我看后面多了一辆车子,里面是什么人?”江无道指了指后面,来的时候他可没有看到这辆车子。
  “那是龙山县的花魁,现在龙山县不是不平静么,所以她打算去千山县发展,也是顺路跟车的。”
  “哦,这样么。”
  江无道说着,这时候那后面马车里面的人似乎听到了,缓缓地打开了车帘。
  只看到里面是一个抱着琵琶的绝美女子,女子笑意盈盈,身姿妖娆,让江无道和赵四都是怔住了。
  ……
  回到了自己车厢。
  江无道忍不住啧啧道:“这赵四老板走货看起来不咋地,没想到这么挣钱,一次竟然有万两白银。还有那后面的花魁,真是长得不错,是个美人。”
  他随口自言自语,可是旁边的朝大树却是眼睛一亮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