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西游:开局获得万倍增幅 > 121、和我一起去赔罪!
  ……
  踏入逍遥洞。
  坐夏蒲团,孙空取出了从敖广手中得来的法宝——遮隐玄玉,一块本是纯黑,却参杂着一抹玄白之色的先天极品灵宝。
  遮隐玄玉散发出一缕缕柔和黑芒。
  黑色光滑的玉面内,篆刻着复杂至极的先天阵纹,一丝丝先天灵宝灵韵从刻画的先天纹路上散发出来。
  孙空双眸一关,体内三股不同属性的力量驱动起来,流出体外,快速覆盖在半空的悬浮的遮隐玄玉。
  开始炼化。
  势如破竹,短短几个呼吸,遮隐玄玉上的先天禁制就被孙空初步炼化了。
  一道使用方法以及功效涌入心田。
  遮隐玄玉,重在于隐,侧在于遮,催动之后,可使人进入隐身状态,非圣人、混元大罗金仙不可见。
  亦可遮掩自身气息,只是该效果不佳,准圣初期修士即可察觉到。
  “遮隐玄玉用来隐身,造化玉牒用来收敛气息,十二爻黄莲用来推演,这……这不是让我主动去搞事吗?”
  孙空脸上露出一丝坏笑,心中已有了一番算计。
  沉吟一阵。
  摒弃杂念,收回遮隐玄玉,孙空心神合一,运转起体内的三门功法,开始‘主动’修炼。
  不绝于耳的冰冷提示声频率骤然加快许多。
  【叮,修炼获得一缕黄庭法力,激发万倍增幅,获得一万缕黄庭法力】
  【叮,修炼获得一缕九转肉身之力,激发万倍增幅,获得一万缕九转肉身之力】
  【叮,修炼获得一缕开天元神之力,激发万倍增幅,获得一万缕开天元神之力】
  ……
  金鳌岛。
  碧游宫旁边角落的草棚里,躺着一位病怏怏的中年男子。
  中年男子面相憨厚,柔顺黑发炸成了一个鸡窝头,脸色极其苍白,双目紧闭,神情狰狞好似很痛苦。
  身上还冒着一缕缕黑烟,时不时,紫色雷光还会在周身上乍现,他身躯也会跟着颤栗一下。
  “他大爷的,这个紫霄真人到底是何方神圣,炼体比我厉害就算了,还掌握紫霄神雷这种大杀器!”
  男子脸色发苦咒骂道。
  话落,一道极速白芒从天边飞来,瞬息之间,便来到了自家师弟夔牛所在之处。
  她手中还抓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娃,望着夔牛的濒死伤势,庄严面容上有一点担心,将小女娃轻轻放下。
  关心询问道:“夔牛师弟,你的伤势到底是何人所为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”
  呆萌的小女娃站在自家师父身后,眼神怯弱的张望着身受重伤的夔牛师叔。
  “无当师姐,这便是你刚收的新徒吗?资质果然不错,小小年纪,就已是天仙修为了。”
  夔牛听到声音,眼睛一睁,脸上装作很是轻松的样子,温声说道。
  “自从封神量劫结束之后,截教分崩离析,为了记住这次大仇,我就改名了。”
  “我现在不叫无当圣母,还请师弟称呼我为黎山。”
  黎山老母神色肃穆说道。
  顿了一顿,目光温柔看向抱着自己大腿的小徒弟,轻声道:“素贞,还不赶紧拜见你夔牛师叔。”
  小女娃听到老师之言,神色紧张,但还是脆生生道:“师侄白素贞见过夔牛师叔。”
  “哎,素贞师侄真乖,师叔见你本体乃是一条白蛇,那这柄雄黄宝剑就赠予你了。”
  夔牛祭出一柄后天极品灵宝,强忍着身体的疼痛,嘴角含笑道。
  “这~~”
  小白素贞听到雄黄二字,小脸上闪过一丝惧意,不敢上前去接,只好将目光求助自家师父。
  “没事的,这雄黄宝剑可以让你不再惧怕雄黄,克服自身天性,你接下便是。”
  黎山老母摸了摸小白素贞的小脑袋,温声说道。
  “谢谢师叔。”
  得到自家老师的肯定,她小脸带起了一丝笑意,接下雄黄宝剑,连忙不标准的躬身行礼道。
  “素贞,你先在碧游宫一旁玩耍,我与你夔牛师叔有点话要谈。”黎山老母淡淡笑道。
  “嗯嗯!”小白素贞轻点脑袋,小脸有些高兴,跑去捉蝴蝶、抓仙鹤去了。
  见小师侄离去。
  夔牛终于再也承受不住身躯内的痛苦,脸色骤变,哇的一声,一口黑红色的淤血吐了出来。
  黎山老母看见夔牛如此情形也不惊讶,好似早有预料。
  寒声说道:
  “夔牛师弟,你这伤势到底是何人所为,这伤势可不轻啊,离身死道消可就差着半步距离了。”
  “黎山师姐,你就别问了,是一个东海小散修,此人修为虽然低下,可是这一身实力直逼大罗金仙圆满。”
  “师弟一个疏忽,这才遭了他的道。”
  夔牛对着黎山老母撒谎道。
  他哪是什么一个疏忽,分明就是和孙空硬碰硬,然后他碰输了,输得一败涂地。
  若不是当年通天教主赐他的一道护身符,恐怕他早就身死了。
  不过这种丢人的事情,夔牛当然不可能说出来。
  “这是我仿照太上师伯的九转金丹炼制的造化玄丹,八境上品丹药,治疗你的伤势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  黎山老母丢出一个玉瓶,继续问道:“那个东海散修叫什么?在哪里?还有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  “多谢师姐。”
  夔牛接过丹药,道谢一声,“那个东海散修叫什么紫霄真人,所在渤海区域,至于处理就不用了。”
  “不用处理?”
  黎山老母眉头一挑,神色有些诧异,旋即,好似想到了什么,又问道:“师弟你不会是夺人机缘吧?”
  夔牛服下造化玄丹,不敢出声。
  这夺人机缘,好比毁人大道,修行便是修行大道,这毁人大道简直就是比杀人父母还有深的仇恨。
  成功了,还好说。
  这不成功,可就遭人诟病了。
  “走,和我一起去赔罪!”黎山老母脸色板起,神色极其认真,上前提起夔牛胸口衣襟,严声说道。
  “师姐,你这是做甚?”夔牛被提了起来,他感觉到黎山老母的不对劲,急忙问道。
  “走,向那个东海散修赔罪!”
  “当年截教遭此大难,不就是门下弟子良莠不齐,而且还是莠者居多,这才导致诛仙四剑无法镇压不住截教气运。”
  “想不到师弟你今日居然又重蹈覆辙,走,我们必须去向那个东海散修赔礼请罪。”
  黎山老母眼眸中一滴泪光闪烁,拖着夔牛,化作一道白芒,就向着渤海方丈岛原先的位置飞去。
  一路上,夔牛脸色唯诺,不敢多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