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四十一章 我来我看我征服
  别看这落难三兄弟样子凄惨,可都是百年橡木打造,就是拆木头卖废铁也能值不少钱。
  要是还能修好的话,那就更赚大发了。海警舰队起步太晚,家底太薄,需要巨舰镇场子的地方又太多。短时间内建造不及,能缴获一些大船都是极好的补充。
  比方当初俘虏的葡萄牙大帆船加雷拉斯号,现在已经编入了耽罗警备区的直属舰队,巡航于日本海域,震慑蠢蠢欲动的日本和李朝水贼。
  另外一艘同期被俘的卡拉克大帆船佩纳号,则编入了台湾警备区,被金科大方的下放给了占城水警局,用以威慑野心勃勃的安南人。
  至于那艘跟镇倭号卡在一起的果阿公爵号,船体受创十分严重,几乎要更换半套龙骨,唯一有能力修复它的江南造船厂,又没有工期排给它。推来推去,只能用桨帆船拖到安不纳岛修理,这都两年了,还躺在干船坞里……
  这三艘烂菊花的大家伙,若是能修好入役,对集团巩固在南海的地位有极大的帮助。
  甭管它们操控有多烂,但千吨巨舰就是威慑,一片海域有这么一艘,域内各国的态度就会格外柔顺。它还专治各种失忆症,让各国能迅速回忆起,给爸爸当儿子时的美好岁月来……
  ~~
  晚餐后,各舰接收俘虏完毕。此役海战舰队近乎毫发无伤,便基本歼灭了西班牙的菲律宾舰队,俘虏了包括两名上校船长在内的一千余名海军和水手……当然,大部分水手都是南洋土著,海军士兵也以墨西哥人为主,只有一百多名军士和军官是红毛鬼。
  不过都没差的,现在海警已经不需要师夷长技了,管他是红毛还是老墨,统统都会送去挖矿。
  唯一的遗憾是,俘虏中没有菲律宾舰队司令巴孟德少将,这让王如龙们感到很心痛。因为他们已经知道,红毛鬼的高官都是很值钱的。而且西班牙人可比葡萄牙人有钱多了,那可是个少将啊,还不得花个十万给他赎身?
  所以他们此刻的心情,就好比妓院老鸨子白白放走了红牌姑娘一般……
  感觉亏了十万两银子的王如龙,留下两艘护卫舰看守俘获的舰艇。又连夜率海战舰队直扑桑格莱海岬,想看看能不能趁对方大败之际偷个鸡,顺势拿下敌方的海军基地。
  还真就让他偷着了……
  翌日拂晓时分,当一艘探路的护卫舰,小心翼翼驶入桑格莱海军基地那狭窄的港湾入口时,便见两岸的炮台要塞哑巴了一样,没有丝毫反应。
  护卫舰继续深入,发现里头已经乱成一团。到处是光着屁股或裸着上身的土著,从西班牙人的营房和仓库中,欢天喜地往外搬东西。各种各样的军用物资散落一地,显然基地的西班牙人已经逃光了。
  原来巴孟德少将已经吓破了胆,决定连夜回宿务去。又怕路上被明国舰队或者海盗拦截,横竖基地已经不剩多少人了,索性便放弃了这处位置紧要、易守难攻的军港,带着全部手下登上剩下的几艘帆船,仓皇逃出了马尼拉湾。
  为了加强自己的实力,路过科雷希多岛时,他还将驻岛的那个连队也带走了。大大的减轻了海警舰队的任务量。
  当然,他对海警舰队的最大贡献还在后头,而且是居功至伟的那种。
  ~~
  比起王如龙在海上大杀特杀、风卷残云,陆上攻势的进展就缓慢多了。
  因为这边面对的是坚固的马尼拉王城,和一座高大石头堡垒,而且都在舰炮射程之外。内河支援艇的大佛郎机打在城墙上就像挠痒一样,只能从长计议了……
  武达登陆后,便与唐保禄还有侨领们商议,是不是将侨民们迁离涧内,在北面海滩上设置临时营地。
  这样非但可以避开王城中西班牙人的火炮袭击,还能将侨民们置于舰炮的保护之下,而且物资补给各方面都方便。
  侨领们把海警官兵视为救命稻草,自然言听计从。于是第一第二陆战大队两千陆战队员,便开始在侨民的协助下,设置滩头阵地和营房。
  下等人们身强力壮,又有专业设备,干这种活十分拿手。天黑之前便与侨民们齐心协力,在营地周围挖好了壕沟,拉好了铁丝网。
  不当班的海警们也没闲着,他们划着小艇,将一捆捆包扎整齐的物资,从大帆船转运到滩头。
  陆战队员们找到写着‘帐篷’字样的包裹,打开后,取出一顶顶喷涂了编号的油布帐篷,在营地中架设起来。
  帐篷油布上的编号以‘泾’字打头,后面是八位数字,比如‘泾05103711’。除了便于物资统计,减少贪污浪费之外,还可以清晰溯源生产它的厂家和工人,
  其中‘泾’字表明,这些帐篷所用的油布,都是由徽州宁国府泾县所产。
  江南集团对帐篷的需求量极大,无论海警还是工程队的施工大军,都急需一种能遮风挡雨的帐篷。
  海警总装备处搜集了市面上的防雨材料,经过比对研究发现,泾县用来制造油布伞的油布,防水性好,牢固、抗风、经久耐用且绝缘防雷,完全可以满足目前对野外设营的需求。
  于是集团与‘泾开司’合资成立了江南防雨材料公司,并拨付专项资金,鼓励传统作坊向手工工场转型。再以海量订单刺激,短短几年工夫,泾县的油布产业规模便扩大了百倍,一跃成为全县的支柱产业。泾县眼看就要从一个山区里不起眼的穷县,变成了江南闻名的富裕县了。
  泾县的例子为江南各县上了生动一课,让他们明白了‘江南一体化’到底是什么意思。原来就是让各县在江南集团的统一调配下,找准自己的定位,专精发展,深耕细作,共同富裕!
  各县开发公司的思路,一下就打开了……
  ~~
  海警官兵和侨民们安营扎寨的同时,赵公子也来到了滩头上。
  他没有等木栈桥架设完毕,便直接从登陆的小艇上,跳入了齐膝深的海水中。
  一众随行的高级警官,也赶紧有样学样,跳下船来,簇拥着总司令涉水走向海滩。
  ‘吕宋,我来了!’
  赵昊头戴软顶大檐警帽,鼻梁架着一副墨镜,用脚步感受着吕宋的土地,顾盼自雄间,心中大有一种凯撒附体的感觉。
  却又未免有些遗憾,可惜还没搞出照相技术,没法像麦克阿瑟一样,留下一副传世照片了。
  他鼻端还能嗅到浓浓的血腥味,以及挥之不去的腐臭气息,那是东风吹来的涧内的气味。
  “明天会组织人手,用消石灰对整个涧内进行消杀处理。”金科察言观色,马上在赵昊耳边道。
  “注意安全。”赵公子点点头,摘下了墨镜,因为他看到唐保禄和西门青两个吊着胳膊的家伙,率领刘学升等一帮侨领,早就恭候多时了。
  “公子!”一看到赵昊,两人赶紧行礼,唐保禄接着向众侨领引见道:“这位就是我们公子。”
  赵昊如今是当爹的人了,看上去成熟了许多。虽然第一次见到他的人,依然会诧异于他的年轻,却不会再像从前那样,担心他靠不靠谱了。
  “我等海外罪民叩见公子!”众侨领便噗通跪地,泣不成声道:“公子为了我们这些卑鄙之人的烂命,甘冒奇险,千里来援,对我等恩比天高,我等无以为报啊!”
  “出来混,最重要的就是义气!”就连高二爷那种豪横之人,都红着眼圈道:“公子义薄云天,我们这帮福清佬自今往后,唯公子的马首是瞻!若有对不起公子的地方,让天雷殛碎了我们!”
  “哎,诸位快快请起。”赵昊一手扶着刘学升,一手搀着高二爷,将两人扶起来,动情道:“惭愧啊,我们还是来晚了。听报告说,这十天里,有三千多华侨殒命,连陈会长都受了重伤?”
  “唉,真是造孽啊……”侨领们被勾到好大的伤心事,一个个忍不住泪如泉涌。他们哪个没有子侄亲人,在这场屠华惨案中罹难?有人甚至兄弟子侄都死绝了,只剩自己孤零零一个,能不悲从中来吗?
  “要不是唐馆长和西门大官人他们挺身而出,带领我们奋起自卫,怕是三万人都得交代在这岛上……”刘学升擦泪道。
  “主要还是红毛鬼!要不是他们的火炮太厉害,我们早就打退番仔多少遍了,也死不了那么多人!”侨领们纷纷咬牙切齿道:
  “红毛鬼太恶毒了,都是他们在背后捣鬼。他们不光开炮还出阴招,后来见我们不上当,干脆直接下场,这才害死了我们这多人!”
  “其实之前投掷标枪还好,是最后的白刃战上,侨民吃了大亏。”西门青叹息道:“大明承平太久,老百姓已经不会动武了。他们手里拿着刀斧,闭着眼乱砍一气,哪是那些杀惯了人的番仔的对手?没肉搏多会儿,死伤一下就上来了。
  “是啊,幸亏援兵抵达,番仔垮了,不然就是个全军覆没的局……”侨领们满脸后怕,这回是捡回了一条命来啊。
  ps.再写一章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