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游戏小说 > 我被女友gank了 > 第228章 对单身狗的降维打击【求订阅】
  面对边豫南的好意,周应才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拒绝。
  他不懂拒绝,尤其是来自别人的好意。
  虽然这份好意,看起来的的确确有些恐怖……
  边豫南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  柴火稍大了些,很快,锅里就传出了一阵浓郁的香气。
  煎鱼的香味,蚂蚁的香味。
  周应才耸了耸鼻子,闻着这好似炒牛肉般的香味,一时间有些惊讶。
  边豫南笑着拿了个碗,盛了两勺炒蚂蚁,递给周应才。
  姜瑜曦也好奇地伸长脖子,眼睛瞄着周应才。
  见他皱着眉头,闭上眼睛用勺子舀了一勺蚂蚁放入口中,嚼了两口后,停了下来。
  周应才眉头稍稍舒展,心中有几分讶异。
  说实话,真,还挺不错的!
  看着他咽下口中的蚂蚁后,又很快将碗里的炒蚂蚁吃完。
  姜瑜曦一边举着摄像机,一边好奇地问道:“好吃吗?”
  其实不用回答,周应才刚刚的举动就已经说明了。
  炒蚂蚁确实很好吃。
  而且放了几条鱼一起煎炒,让蚂蚁带了些淡淡的鱼香。
  “非常意外的好吃。”周应才道。
  姜瑜曦眼睛一亮,也拿了个小碗来,小心翼翼地从锅里舀了几勺到碗里。
  看着碗里的黑蚂蚁红蚂蚁,虽然已经知道它们嗝屁了,但这密密麻麻的一团蚂蚁,还是让姜瑜曦有些背后发痒。
  檀口微张,约莫三十多只蚂蚁随着勺子送入姜瑜曦口中。
  她闭上眼,慢慢地嚼了两口。
  随后睁开眼,露出了和周应才那般惊讶的表情。
  谢潮是没吃过炒蚂蚁,此刻见姜瑜曦和周应才都表现得如此,也好奇地要了一碗。
  只有宋启成和李愚一脸嫌弃地站在边上看着他们吃。
  “我说,老鱼儿,真挺好吃的,你来试试不?”
  “不!”李愚非常坚定地道。
  谢潮摇摇头叹息:“那真是可惜了。”
  本就没抓多少蚂蚁,很快,一锅炒蚂蚁就吃完了。
  高端的食材只需要简单的烹饪,就能发挥出食材本身的鲜美。
  虽然蚂蚁这种……特殊食材,不算高端,但也只需要简简单单地炒一炒,就能发挥出本身特有的美味。
  仿佛吃炒芝麻一般,丢进嘴里嚼两口,浓郁的香味在口腔中扩散开来,味蕾被反反复复刺激到去世。
  大冬天本身很难钓到鱼。
  但怀宁村这边环境实在太好,即使是冬天,也有很多鱼在河湖池塘里活动。
  尤其是这几个不讲武德的钓鱼佬,钓鱼前还先把河里的水搅得浑浊不堪,再挖几条躲在泥巴里睡觉的蚯蚓出来当饵料。
  闻腥而来的鱼儿,自然就一条一条被他们钓了上来。
  其中最多的依然是鲶鱼。
  遂了谢潮他们的愿,这回钓的鱼不多,以鲶鱼为主,也有一两条鲫鱼,鲤鱼。
  之前的小白鱼和鲫鱼鲤鱼一起,煎一煎再出锅备用,辣椒丢进煎过鱼的油里爆一爆。
  爆过的辣椒,勾动了谢潮这个纯纯的湖南人的口腹之欲。
  没过多久,一锅鲜嫩浓白的鱼汤新鲜出炉。
  此外,在铁锅旁,他们还新建了个烧烤灶。
  钓上来的小鲶鱼,被处理干净后,撒上孜然盐巴,反复桑拿,感受来自冬季里人类的热情。
  边豫南烤好两条鲶鱼,拿木签子叉好。
  正准备起身,馒头又颠着小尾巴跑了过来。
  边豫南笑着把烤架上一条没撒调料的小白鱼丢给它吃。
  馒头冲他喵喵两声,叼起地上的鱼,跑到包子身边。
  此时包子正吃着猫粮,见馒头叼着鱼过来,非常傲娇地撇过脑袋,继续吃它的猫粮。
  姜瑜曦捧着碗,喝着热气腾腾的鱼汤。
  看着两只小猫咪玩闹,自己也笑得很开心。
  就在这时,一个手持烤鱼的男人在她旁边的石头上坐下。
  “喏,尝尝,我亲自烤的。”
  姜瑜曦嘿嘿笑着接过,在边豫南脸上亲了一口。
  正准备尝尝边豫南的手艺,但那股热气却让她不得不先等一等。
  可是美味在前,如何等得!
  姜瑜曦扯了扯边豫南的袖子,举着烤鱼。
  “呐,帮我吹~”
  “自己吹,我自己也要吹的。”
  “两条鱼一起吹嘛!”
  “你又没事做,自己吹呗。”
  “我要拍视频的!”姜瑜曦理直气壮道。
  边豫南瞥了瞥放在一旁的摄像机。
  “还有多少电?”
  “我换过电池了,还能撑两个小时。”
  姜瑜曦喝完鱼汤,拿起摄像机,冲边豫南嘻嘻笑着,“帮我吹嗷,我去拍包子。”
  边豫南摇摇头自顾自笑了起来,趁她不注意,吹了吹她手里的烤鱼。
  待温度合适后,咬了一口。
  等姜瑜曦回来的时候,发现她的那条烤鱼缺了一块,黛眉微挑,直勾勾地望着边豫南。
  眼神里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  老娘的鱼怎么少了一块?
  边豫南面色如常,若无其事地把鱼递给她。
  “可以吃了。”
  “边豫南!”
  “欸,怎么了?”
  “我的鱼怎么回事?!”
  “你的鱼很好,很健康啊。”边豫南嘴角微微勾起,忍着笑,装作一本正经地道。
  姜瑜曦气得哇呜一声扑在边豫南身上,扒开他的衣服,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。
  随后拿着烤鱼,狠狠咬了一口。
  “哼哼!你咬我的鱼,我咬我的鱼!”
  “谁是你的鱼?”
  “它!”姜瑜曦毫不犹豫地指了指手上的烤鱼,随后又戳了戳边豫南的胸口道,“还有你也是!”
  说完,她又咧嘴傻笑起来。
  望着她明媚的笑容,边豫南心头触动,轻搂住她,吻住了她的薄薄唇瓣。
  姜瑜曦与他亲吻不过三秒,赶紧把他推开。
  红着脸瞪了他一眼。
  “吃东西呢!干什么呀你!”
  边豫南脸不红心不跳:“我也尝尝我的鱼。”
  姜瑜曦小脸‘刷’的一下更红了,宛如秋天熟透的苹果般,可口诱人。
  边豫南见她低下头,楚楚动人的模样,又让他刚刚放下的小念头升了起来。
  手才刚刚环住她的纤纤小腰,旁边就传来了啧啧的声音。
  “辣眼睛真的,辣眼睛。”
  “就是就是。”
  “能不能注意点影响???”
  “算了,别看他们,辣眼睛。”
  “吃鱼吃鱼,芜湖!”
  听到这些话,姜瑜曦低着头轻声啐道:“看吧,他们都在呢,等、等回家了……再……”
  边豫南搂着她的腰,嘿嘿笑出了声。
  顺便朝谢潮他们那边丢去一个得意的眼神。
  收获了六个国际友好手势。
  周应才左右看了看,觉得边豫南这样做对他这个失恋患者也非常不友好。
  于是边豫南又收获了两个国际友好手势。
  不过他对这种程度的杀伤毫不在意,他随便牵牵姜瑜曦的小手,对那几条单身狗都是一万吨暴击。
  秀恩爱归秀恩爱。
  鱼还是要吃的。
  不然就冷了。
  出门时边豫南骑的摩托车带的东西就最多,锅碗瓢盆什么的,还带了几罐快乐水。
  人多力量大,人多饭量也大。
  一锅鱼汤被吃得干干净净,还剩点小鱼仔也都被馒头吃进肚子里。
  吃饱喝足,自然是要搞些娱乐活动。
  为了庆祝大家结识了新朋友,李愚亲自上场,唱了一首《分手快乐》给周应才。
  至于为什么唱这首。
  下午边豫南和姜瑜曦去山上玩的时候,李愚闲着没事,跟周应才聊了会儿天。
  本身他口才就很好,人缘也一向不错。
  周应才跟他聊着聊着,很奇怪地觉得两人像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般。
  虽然很奇怪,但却很自然,矛盾又和谐。
  周应才随口问了问怀宁村的事情,随后又聊到边豫南和姜瑜曦。
  李愚那时可乐呵了,说边豫南能追到姜瑜曦,全靠他们几个好兄弟帮忙,不然那是压根没希望呀!
  李愚说得情真意切,周应才不疑有他。
  两人聊着聊着,从边豫南和姜瑜曦的事情上,聊到了各自的感情问题。
  虽然被婚姻之事搞得意志消沉过一段时间,但李愚已经做好了打算,所以也就不再困扰,很坦然地,像讲故事一样讲了出来。
  离婚什么的,对周应才来说很遥远。
  但李愚这番“倾心交谈”,让他也觉得自己要坦诚一些。
  于是便把自己的故事说了出来。
  周医生其实不是正正经经的兽医,人家大学学的中西医结合,硕士毕业后也有个非常不错的工作。
  但一次手术失误,病人闹得很大,让他也陷入了迷茫。
  因为自己的失误,导致本能活下来的生命就这么逝去。
  那段时间周应才意志消沉,宛如行尸走肉一般,分不清白天黑夜,只知道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闭门不出。
  而就在最需要安慰和陪伴的时候,他那谈了三年的恋爱,也随着女友的离去分崩离析。
  再细节的一些,周应才没有说下去。
  只是那以后,他黯然离开了那座城市。
  考了个兽医执照,开了家宠物医院。
  ……
  李愚一首《分手快乐》唱完,朝周应才挑了挑眉。
  周应才哭笑不得。
  “谢谢啊!”
  “不用谢,哈哈哈,你要不要唱唱,我给你伴奏个!”李愚拍拍他肩膀,道,“不过得是我会弹的。”
  周应才犹豫了一下,没有拒绝。
  “《安和桥》?”他问道。
  李愚哈哈一笑,拍着手乐道:“正好,上次我还唱呢!”
  “来来来,主唱上座!”
  看着他们谈笑欢快的样子,姜瑜曦也浅浅笑着,这样的气氛,欢乐中带着感动,实在珍贵。
  “呐,你来拍,我也会弹哦。”
  姜瑜曦拿起她的尤克里里,坐在打鼓的宋启成旁边。
  周应才站在正中间的位置,两边各有一盏移动大灯,暖白的灯光打在草地上,不远处河面波光粼粼。
  此时此刻,要说听众,也就只有拿着相机的边豫南一个人。
  但周应才却有莫名的紧张感。
  那紧张感,或许是因为,第一次和刚认识不久的“老朋友”们聚会时,激动和开心的紧张。
  “让我再看你一遍,从南到北
  像是被五环路,蒙住的双眼
  请你再讲一遍,关于那天
  抱着盒子的姑娘,和擦汗的男人……”
  随着伴奏声响起。
  周应才带着些许紧张的歌声也随之传入边豫南的耳中。
  看着他那全神投入的样子,显然是带着感情唱的。
  周应才唱歌意外的好听,他声音是比较轻,比较薄的,相比于李愚唱歌时比较沉的声音,周应才算是名副其实的少年音拥有者。
  歌声通过摄像机旁挂着的话筒,同这夜色一起被摄像机录下。
  最后一个音符落下,周应才缓缓睁开眼睛。
  灯光之下,他的眼角有些晶莹。
  谢潮混在伴奏队里,跟着宋启成的鼓声一起打节拍。
  自个没有才艺,也是尴尬得一批。
  此刻周应才唱完,他第一个鼓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  “唱得好啊!好!”
  姜瑜曦翻了个白眼。
  谢潮这货打节拍都打不准,又跟宋启成坐得近。
  她就坐在宋启成后面,谢潮拍掌的节拍声,好几次差点把她带歪。
  谢潮这个活宝,又没什么才艺,打个节拍都打不好。
  自然就被拉出来“献丑”了。
  唱过一首老狼的《虎口脱险》后,边豫南颇为意外地发现,谢潮这货居然没有跑调。
  虽然好几次都快破音,但至少调子在谱上。
  期间姜瑜曦也唱了几次,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,同时边豫南又再收获了国际友好手势。
  没办法。
  长得好看,身材也好,唱歌还好听。
  怎么看边豫南都不该有这种女朋友的。
  时间慢慢流逝。
  不知不觉,已经九点。
  夜里开始起风,待谢潮再次扯着嗓子唱完一首歌后,大家也准备离开。
  不过这时,宋启成却说了句。
  “要不你们两个合唱一首歌呗?你们不是在录视频吗,录一首合唱会更好吧?”
  这话倒是提醒了边豫南。
  之所以没有合唱,是因为怕刺激到这伙老兄弟。
  但既然宋启成提出来了……
  咳咳。
  那就满足他!
  边豫南和姜瑜曦相视一笑。
  “好呀,那麻烦你们咯!”姜瑜曦甜甜笑着,捏捏下巴思索了一会儿。
  没多久,就想好了两人要合唱的歌。
  《好好》!
  作为他们第一首正式合唱的歌,很多粉丝都多次提出想要再听他们合唱。
  这回有机会了,那就再唱一遍吧!
  《好好》这首歌,对于边豫南和姜瑜曦来说,也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