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皇后她富可敌国 > 第37章 你这儿可有浴房?
  方书成听沈涧附和他,简直是悚然,一时摸不准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暗自噤声;
  方书瑶却是天打五雷轰。殿下他七窍玲珑心,怎么也不会看不出此事利害吧?怎突然顺着方书成的话说了?
  她一时有些犹疑,难道沈涧比她看的更远一步不成?
  方老爷知道女儿说得有理,也知道女儿极不乐意,可是就是心里发痒,那股子毛头小伙的劲又窜了上来。忖度片刻,他拍拍方书瑶的手背,柔声劝道“既然曹家送上门的盐路,咱们便取而用之。那就,书成去忙运商,书瑶帮着我做引窝这边,可好?”
  方书瑶一点也不愿和运商沾上关系,更不愿方书成跟运商沾上关系。可是因为沈涧的态度,她一时反对的也不那么坚定了。
  犹豫间,那边方老太太终于咽下了糖,斩钉截铁道“不行,咱们家正经家业是总商,运商捎带手做着也就罢了,你把书成这孩子派过去做这分支,岂不是杀鸡用了宰牛刀?”虽说这孙女婿王爷是个嘴甜的,可终究是外人,绝不能让家里引窝跟着方书瑶嫁出去了。
  方书成心知祖母是为他谋利,可是生怕祖母咬的太死,最后这运商一事又不成,只得违心劝道“孙儿才疏学浅,在哪里都是学无止境。”
  方祖母挥挥手,不容置疑道“这样吧,也不分什么总商运商了,咱们方家全部家业混在一块,两孩子一个主理一个做副手。至于谁主谁副,就看谁先打通一条运商盐路,如何?”
  她想着大孙子已然打通了滨海盐路,定然比毫无门道的方书瑶快上许多。况且就算方书瑶这还孩子命好,还是抢了先,到时候书成能当副手,也比现在的地位高得多。
  方老爷尚在犹疑,却听沈涧笑道“祖母,这不太好吧?您这样安排,瑶瑶岂不是赢定了?到时妻兄可是没面子啊。”
  方书瑶对沈涧肚子里卖的什么药一头雾水。这比拼荒诞无稽又毫无公平可言,可沈涧看着胸有成竹,仿佛是有旁的精心安排。
  她只好继续当她锯了嘴的葫芦。
  方老太太觉得沈涧这莽孩子忒傻,拍手笑道“殿下到底是年轻,雄心万丈呀!那,既然殿下都这样说了,那肯定是没异议了。书成,你愿意吗?”
  方书成心里都快放鞭炮了,竭力稳住,沉声谢恩。
  方老爷满目忧虑地望了望女儿,又道“书瑶,你”
  方老太太的大嗓门盖过了儿子“今晚已然宵禁了,殿下恐怕得在府上凑活一晚了。”
  沈涧笑嘻嘻捧场“瞧祖母说的,方府这神仙宝殿似的,怎么能叫凑合一晚呢?”
  两人在方书瑶未出阁时候的绣楼歇下。
  下人刚退出去,沈涧还在四下张望,方书瑶已蹙了眉头,认真道“殿下为何想妾做运商?”她真真是想了一路,也没明白他这样做的原因。
  沈涧假装欣赏她房里摆满珍奇的博古架,心却跳得极快。
  当初娶方书瑶,他就是为了获知方家作为总商行贿众官的证据,继而彻底掀掉盐务引窝之制。在他看来,此制名为惠民,实则成了官员贪腐的血脉,自产盐、运盐、售盐,各个环节无一不将民脂民膏搜刮殆尽。
  可是掀掉引窝,对于靠其为生的方家,堪称泼天大祸,灭顶之灾。好歹有这段露水姻缘在,他不忍心方书瑶受此大难,只盼着在他发难之前,方书瑶能打通盐路,经营运商。
  这样,即使引窝被废,她和家人也有所谋生。
  至于这次比拼的输赢,沈涧巴不得把方家家主这位子输给方书成,到时正好由他担负引窝之制的所有不堪,简直免去许多麻烦。
  可是这些自然不能让方书瑶知道。沈涧转过身,对上方书瑶温和分明的眼睛,肃容低声道“我的母亲是朔方人。”
  方书瑶不意他突然说起这个,黛眉一动。
  “朔方有一湖泊,藏语念作茶卡。湖水极咸,周围土壤俱为盐碱侵蚀,人称‘回乐峰前沙似雪’。那里的盐与滨海出产的海盐不同,除去风味极纯,更有养肤之效。”
  方家历据江南,方书瑶从未听过塞北还有这样的地方,不由听入了神。
  沈涧的声音温和又宽厚,让人觉得安心又可信“我有心让你打通朔方盐道,将茶卡的盐传遍四方,这不仅利润无极,更能造福百姓。我娘在朔方是个风云人物,我也认得不少叔伯,打通一条盐路应当不难。”
  方书瑶很是心动,不过还是蹙眉道“可若是我输了,我哥哥当了家主,岂不是要把盐业搞得一团乱。”
  沈涧心道,那正好拿他顶罪喽。
  但也只是笑道“就算咱们输了,方书成那作甚甚不行,败家第一名的样子,还真依他不成?到时家业自然还是归你操持的。”
  他手指拨过珠帘,响起一阵清泠玉声“况且谁说咱们会输的?”
  方书瑶心里有点乱,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,却也说不上来。
  不容她再琢磨,沈涧问道“你这儿可有浴房?”
  “在二楼,妾带殿下上去。”
  沈涧奇道“为何设在二楼?叫水岂不费劲?”
  方书瑶笑而不语,袅袅婷婷引沈涧上楼。
  竹门一推开,看着房中设置,沈涧立时便悟了。
  这二楼由镂空的雕花扇分为三间,正中是雅致黑檀的妆台衣柜,右侧放了张胡榻,左边则是极大的半个椭圆小池,一半深,一半浅。
  深的那半就挨着窗边,冬日里坐浴池中,凭窗远眺,看那暮雪阵阵,渺钟遥临,岂非仙境。
  沈涧朝方书瑶竖起大拇指,由衷叹道“方姑娘好雅兴啊。”
  方书瑶领着沈涧来到浴房,站在浅池里,指给他用墨绿丝线编织的一条绦带“殿下一拉这带子,便会有温水从天花板上的竹筒中流下来。”
  她略略解释了如何借屋外水渠将水运上二楼屋顶水箱,听得沈涧再次竖起大拇指“富可敌国,穷奢极欲,果不其然。”
  方书瑶不爱听他这话,别过了头,温声道“殿下试试水,若是温度不合适”
  她话音未落,就觉一股温水冲头而下,把她淋得倒抽了一口气,呛了不少水。
  不敢置信地睁开眼,看着对面拉着丝绦,一脸无辜,同样浑身湿透的沈涧,她简直无言以对殿下,容妾先从池子里出来,您再拉绳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