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 留言: 站内短信
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南宋游记 > 第三千三十二章 生路
  “这他吗的都什么乱七八糟的!那个李掌柜跟贼子们扯上关系了你们信吗?
  他吃多了找人夜袭爵爷府?”
  与此同时临安府一处府邸内,胡志忠瞪着一只独眼咆哮道:“信不信又能如何?
  关键的问题是那些人进入了临安府,而且还是全副武装的,不管这事的幕后黑手是谁,陛下都会老羞成怒的!换句话说就是我等最近办事不力,尤其是我们提出来的几个建议,大有打断陛下仁政之意了,就算陛下当时看不出来过后也能够想明白的,所以陛下玩命的扶植爵爷府咱们能说什么!”
  崔文辉说道:“李掌柜不可能跟那些人有关系,并且那些人出现的地方是袁清平府门外面,他们从那里去袭击爵爷府?
  好长一段路要走呢!这怎么可能!”
  秦桧说道:当然了他知道这事是无稽之谈,可问题是他抛开众人单独去算计袁清平,这事他也不能明着跟眼前这几位说不是吗!“秦相这话说的在理,其实老夫合计,弄不好那些人是冲着袁清平去的,之前我们都想着去弄他售卖掉的那些土地了,而现在想想啧啧啧,那袁清平才是一只大肥羊好不!可现在呢!出了这样的事情了,袁清平又不是傻子不管那些贼子真正的目的如何,他都会有所防范的,况且这一次他帮祝大人剿匪有功,还被封赏了,哪怕就是闲职也是有官职了不是吗!以后我们想要动他就更难了!”
  刘清泉说道:“这不是最关键的,陛下没有收回那杜雨柱手里尚方宝剑的意思,诸位想想陛下这是何意啊!”
  万俟卨说道:是的他的腿好多了,所以这种事情他也掺和进来了!“……陛下的意思莫不是用爵爷府制衡我们吧!”
  崔文辉说道:“看来是这样了,以往招讨院是闲职,杜雨晖他们两兄弟也不会参合到正事中来,而这段时间,招讨院可是没轻忙活啊!并且这还不算眼瞅着龙旗节也越来越近了,若是今年让杜雨晖再出够了风头的话……我等的好日子恐怕就要到头了!”
  秦桧说道:“半个多月了吧!不知道李大人那边如何了!希望这一次能够扳倒爵爷府吧!”
  胡志忠说道:“关键的问题是这种事情靠谱吗!李大人他们跟爵爷府本来就不对付,他说的话……要知道爵爷府在草原建立了自己的势力,而且光兵力就有数万人,这……他们哪里来的那么多人跟随啊!”
  万俟卨说道:“是否靠谱咱们也不知道,等等看吧!另外这段时间,我们还是以静制动吧!杜雨柱手里有尚方宝剑,听犬子说他那天真的想砍了张子正来的,接下来没有把握的事情就不要弄了,反正朝廷剩余的精米不多了,到时候……”胡志忠说道:“嗯并且我们偃旗息鼓了,呵呵呵那秦掌柜要么自己出头,要么……呵呵呵我们也没辙啊!”
  秦桧说道:“其实相爷啊!也不是完全没辙,爵爷府招了不少的随从了,若是想的话……”刘清泉说道:“对啊此仇不报怎么成呢!而那些人……只要我们不出面,爵爷府就算怀疑又能如何?
  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吗!现在恨爵爷府想让他们全家死光的人有的是好不,而他们刚刚拿走了崔掌柜等人的土地,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去联络崔掌柜他们,因为我们这边一动爵爷府一定会知道,但是用随从给他们搞点事情的话!不是不可以啊!”
  胡志忠说道:“土地跟银票一样,现在归爵爷府又能如何?
  将来咱们一并拿回来即可,这个就跟玩梭哈一样不是!只要最后一把赢了就都有了!可是这随从搞事情……有几分把握?”
  秦熺问道:“这样此事交给老夫了,老夫仔细核计核计,还有啊!那个杜雨柱若是将来跟老爵爷他们分开住了,其实我们反而更加方便行事了,因为他们分散了之后,估计府里保护他们的人也会分开了……”刘清泉说道:“?
  ?
  刘大人的意思是?
  各个击破吗?”
  崔文辉愣了一下问道:“然!并且此事让老夫看到了另外一个办法,我们能不能找个由头,也给小爵爷弄一套府邸出去呢!表面上咱们这么做可是要向爵爷府示好啊!他们一门三爵不说,而且还都有了自己独立的府邸了!可对于咱们来说呢!他们手里就那么多能打的人,呵呵呵!若是他们将来都去自己的府邸生活的话,人不够了要重新招,况且哪有那么多能打的人呢!而若是通过粮食之事,我们先重创他们一下子,然后……”刘清泉比划着说道:“此事甚妙!我们对爵爷府示好,就连陛下也不能说什么不是,将来他们要是出事了嘿嘿嘿!”
  胡志忠说道:“哎!老夫总想着以静制动,可各位若是想动一动不是不可以,但切记切记别把自己搭进去!”
  秦桧说道:“相爷放心……”几个老家伙说道:“二少爷衙门口差役说牢里的李逢春说想见见你!他说他有话要对你说!”
  第二天中午,顺子来找杜雨晖道:“找我……也好走去会会他!”
  杜雨晖点了点头说道:随后众人去了大牢,是的经过几天前的事情之后,衙门口的人对爵爷府的人,自然是恭敬的不得了,毕竟杜雨柱可是送给他们不少好处了对吧,这年头呵呵呵了,吃官粮的为了什么啊!而且他们也都受伤了,虽然是自己弄的,可是杜雨柱让人给祝大人送了不少的肥羊鸡鸭鹅等等,反正他们现在呢顿顿各种肉食是少不了了,所以杜雨晖是被一路恭迎着来到大牢的!“杜爵爷杜爵爷,小的什么都没干的杜爵爷,小的听他们说要被斩首了?”
  不管李逢春跟杜雨晖谈什么,有人单独将李逢春给弄到了一个单间,毕竟大牢里面还有其他犯人的,这些话牢头们都知道不能让外人听的,李逢春看到杜雨晖后说道:“是啊!”
  杜雨晖淡淡的说道:“小爵爷啊!小的真的什么都没干啊……既然小的让小爵爷来了,想必也不想听到的都是废话是吧!只不过小爵爷,若是小人能够提供出来一些有价值的东西,小爵爷能不能想办法放小的一条生路啊!”
  李逢春想跟杜雨晖哭诉,可是说了两句后他自己都打住了,随后又说道:“难道李掌柜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跟本爵爷交换吗!”
  杜雨晖问道:“有,小人手里有有价值的东西,只要小爵爷承诺拿到了那些消息就将小人给放了的话,小人把知道的秘密都说给小爵爷听如何?”
  李逢春说道:“呵呵呵!李掌柜别告诉我,你跟刘一手,其实都是阿勒别古速大人的手下,而他是西辽的重臣,以及他所谓的女儿,其实根本就不是他的女儿,而是西辽的公主呢?
  若是这些的话,那就别说了!”
  杜雨晖说道:“啊……”听了杜雨晖的话后李逢春的眼睛都直了懵逼的惊呼道:“其实从在绍兴府跟阿勒别古速打交道的时候,你们的底细本公子就都摸清楚了,并且当年你那个所谓的女儿,也就是嫁给二哥当我二嫂的那个呵呵呵!其实根本就不是你的亲生女儿,你们之前跟薛成平他们一直在算计我们爵爷府,只不过你们一直是躲在幕后而已,本来呢这一次的事情没有想要将你李掌柜给拖下水的,可问题是……你们一直不遗余力的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上了,要知道好歹本公子也是你们西辽王的座上宾吧,可是你们在干什么?
  哪怕你们表面上敷衍秦熺他们,暗地里面帮我们也好啊!可是这么多年了你们没有,一点都没有!本公子一直都在纳闷,你们西辽王到底是怎么想的呢!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,是我们要互相防备,但问题是这共同的敌人还那么强大,现在就互相防着然后给对方下绊的话,若是李掌柜你,试问你以为这样的结盟关系能够牢固吗!而我们自己内部的问题都解决不了,呵呵呵何谈将金人击败呢!”
  杜雨晖说道:“可……既然小爵爷什么都知道了,你难道猜不到小的要说什么吗!而小的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对小爵爷有用的东西了,那小爵爷还来干嘛?”
  李逢春懵逼的问道:“呵呵呵李掌柜不是蠢人,也许是要被斩首了,所以病急乱投医了吧!只要李掌柜通过狱卒找了本公子,而这个消息一旦泄露出去了,呵呵呵也许有些人恐怕就要着急了吧!而若是本公子稍微运作一番,在后头斩首的人群之中没有李掌柜的话,那么李掌柜猜猜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?”
  杜雨晖嘴角上扬的说道:“嘶……刘一手他们将会以为小的说了什么!以此为交换才保住了性命……”李逢春不是蠢人,他马上就明白了杜雨晖的意思了随后说道: